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3

让白菜叶均匀感受每一份油香,直到白菜油与水的博弈停歇,才加入一勺刚刚炖的提鲜鸡汤。
  再走向另一个小煤炉边,掀开炖了许久的陶瓷锅,扑面而来一股春天的热气,此时汤汁已经白又浓,秦瑜上前用筷子戳一戳白白胖胖的春笋,感受脆熟。
  这春笋是伯伯家特地送来的,很是鲜嫩。
  她掰叶子的时候,只要一个不注意,白黄嫩滑的表皮就会留下一道浅浅的指甲印。
  如此春笋,搭配上东北咸肉的肉香和小半只嫩土鸡,都不用放调味就足以咸鲜。
  感觉已经差不多了,秦瑜带着厚手套拿起整个陶锅,腌笃鲜就此出炉。
  要知道,腌笃鲜在不同的文化地区其实口味也不尽相同,这道算是融入东北的腌,江南的鲜,以及还有一个惊喜的辅料,想必别有滋味。
  其实,在东北是很少有咸肉做法,要不是他们怕车上放不住,也不会特意给秦瑜整。
  将陶瓷锅放到客厅的圆桌上,此时,桌上还放置着一碗东北大拉皮,是秦瑜从东北带回来,非常受家里人欢迎,尤其是秦爸,那酸辣顺滑的口感,格外偏爱。
  起身回到土灶边,掀开刚刚的铁锅盖,放点盐,用着白色瓷碟装上,一盘亮黄鲜香的白菜肉片就完成。
  这样清炒的白菜,还能吃出一股菜叶的甘甜。
  都不用洗锅,秦瑜又在铁锅上放些油,准备再做一个又嫩又香的香椿炒蛋。
  算算时间,这个时间点秦爸和秦妈也该回来了。
  如今,距离秦瑜来这个家里已经过三天,她其实很快就适应新环境与家人,虽然刚来的时候和秦爸秦妈交流还有些生疏客气,但可能因着打从心底的互相关心在做桥梁,现在算是熟悉不少。
  听着大门吱呀开启的声音,她直接扯上了嗓子:“爸,妈,你们回来了呀,快洗洗手吃饭了。”
  虽然是高音量喊着,但或许因为江南的方言,反而带着一些娇俏。
  这是秦瑜最近学会的技能,交流要靠吼,又快又省力,而且还显得挺热情,还不需要特地出门迎接。
  刚好炒完最后一个春天,秦瑜边念叨边上菜,顺便准备碗筷,土灶里的饭早已经温着,这会儿估计都有米锅巴了。
  秦妈赵兰芳在门口换好鞋,略带不习惯地应了句:“好嘞。”毕竟以往这个时候,其实都是她开始做饭。
  不同于秦爸皮肤黝黑,五官极为拔尖,赵兰芳眉眼鼻却较为平淡,体型又偏瘦,白皙的皮肤与古典瓜子脸,让整个人看起来温婉柔弱,但性子其实相当爽利。
  “今天吃最后一顿东北拉皮,日子都要热起来,幸好也要吃完,今天让我爸吃个够。我俩就吃腌笃鲜,白菜肉片和香椿炒蛋,珍珍姐家送来的春笋和香椿都很鲜呢。”
  伯伯家的珍珍,也就是堂姐,嫁的那村靠近山,平日里最不缺山货。
  秦瑜给自己和母亲赵兰芳盛上掺杂着番薯的米饭,又提高音量:“爸,你今天要喝酒吗?”
  “喝的!就喝那个你带回来的人参酒。”井边传来秦爸的声音,中气十足,带着哗啦的声音,估计正在冲脚,自从秦瑜回来发现自家老爸的臭脚丫子,便经常督促他洗脚换鞋再进屋。
  “就他花样多,小瑜做饭辛苦啦,我们先吃。”秦妈笑着对秦瑜说到,洗完手,筷子就动起来了。
  秦家日常并没有特别死板的仪式感,不需要人到齐才开饭。
  “这腌笃鲜里的百叶结,就是你说那赵爷爷家买的。”秦瑜往秦妈的碗里夹了一块百叶结,它在腌笃鲜里炖的时间不短,但一点也不烂,只要一入口就能感受竹笋的清香和腊肉的咸美,随即再咬上春笋,豆制品独有的清香就会冲淡独属于春笋的涩味,可谓相得益彰。
  除此之外,咸肉配百叶结,春笋配嫩鸡,当腌笃鲜中各种食材交互而食,明明都是鲜嫩清淡的汤煮出来,可还能感受不一样的滋味,层次感分明。
  当然,最为浓烈的鲜味,是怎么也逃不掉。
  “那是,这赵大伯的百叶结可是祖传,以往是没时间专门绕路去买,现在小瑜在家,终于又吃上。”
  秦瑜无奈笑笑,秦妈估计只是想把鸡肉留给她和秦爸而已。
  不过,说起来,赵爷爷店的豆制品水平确实顶尖,就说这百叶结,薄而沉,柔而韧,如此手艺,没有经历多年苦练和传承绝对做不出来。
  毕竟很多时候美食的魅力,如果没有时间的沉淀,是打磨不出厚重的质感。
  她看着秦妈大快朵颐地吃着,起身给秦爸倒好定量的酒,再给秦妈的碗里夹了块鸡肉。
  秦爸也这才坐下,“小瑜回来这几天,咱们家好吃的就没停过,总算是有口福了啊。”
  因为秦瑜回来,几家亲戚天天都送来时鲜,再加上东北带来的特产,秦家这几天的伙食可以说堪比过年。
  不过秦爸的感叹,倒是让秦妈停下了筷子:“啧啧,感情这几十年都委屈死你了?那你以后自己做呀!我家小瑜可不是你厨娘,姑娘家手可金贵着呢。”
  秦瑜琢磨观察这几天,这对夫妻的感情相当不错,然而当着外人的面,一个老实内敛,一个柔弱单薄,一点也看不出家里斗嘴时十足的气势。
  “爸,别听妈的,我肯定给你们做一辈子,我是有师傅教过才能做成这样,而且我妈做那叫有家的味道,两者不能比。”
  秦瑜笑着打岔,之前,为了往后的美食之旅,秦瑜慌称在东北那里遇到过一位御厨后代的老师傅,他被徒弟出卖下放,而秦瑜经常在生活给予帮助,老师傅就教了很多厨艺技巧。她在东北独立了五年,学会不少菜。
  而且若真要考究的话,当年东北那也确实有过一位御厨后代受过她的帮助,只是后面还来不及教什么,便离世了。
  “听到没,你看我们小瑜学做饭那么辛苦,你还吃那么多哦,来,小瑜,你带来的这拉皮,味道真不错。”秦妈眼疾手快地抢过秦爸刚夹起的拉皮,递到了秦瑜的碗里,心里其实有些酸涩,下乡这些年,自己手心里的小宝贝变成整理家务做饭的好能手。
  “没有没有,其实是我自己很感兴趣,所以也不算那么辛苦,爸,这个给你。”大概理解秦妈的内心惆怅,这几天秦瑜经常述说这些年日子过得不错的记忆片段,还分享一些趣事和美食故事。
  事实上,对乐观的原主来说,这些年过得是真不错,也从不责怪自己的家人。如果不是因为身体癌症,原主也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这个家。
  秦爸没推移,啄一口小酒,吃着他最近爱上的拉皮才回道:“我这叫防止浪费,没听到小瑜说天气快热会变坏么。”
  话语间,是一点也不推辞。
  等差不多吃完,计划了几天的秦瑜,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爸,这些天想了一下,我不想考大学。”
  “恩?”一听秦瑜不想上学,秦爸蹙眉疑惑,语气有点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