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4

气,作为吃过文化亏的人,他觉得上学是特别荣耀和重要的事情。
  “我当时下乡虽然有高中的学历,可如今的高考范畴和我们那时候课程出入不小。何况,在厨艺上我师傅常夸我说我天赋特别好,我爱做也爱吃,甚至还想吃遍大江南北呢。所以这几天琢磨过自己的未来,不如弄个小吃摊,趁着改革开放,买卖也被提倡,就赚些钱积攒经验,等有资本以后再开个店什么,那时候什么时候休息就都是我说了算,还能让你们一起享清福呢。”
  秦瑜是真不想那么大年纪再去读书,而且好几个任务世界,她都在读书,还真有点累了。
  但是让她现在去东南西北旅游也不切实际,不说经济来源,光照顾秦爸秦妈,那线也是要拽在手里。
  虽然秦爸秦妈特别宠爱女儿,基本都依着女儿的,但是秦瑜还是有点虚,毕竟这个年代,读书是很多家庭都希望看到,但是摆摊却未必。
  “小瑜,你的手艺真的不错,但是小吃摊你一个人多累呀?妈看还是算了吧,再说家里你爸和我双职工,养得起你!”秦妈比秦爸到先急着回绝,她觉得女儿呆在家里最好,又不累,到时候再找一个好男人,风风光光嫁出去,就极好,至于读书,既然那么反感也没必要压迫。
  “妈,不会多辛苦,我可以在家里做好吃食,直接到不远的公交站出摊,收钱就好,能有多累?”秦瑜一听,忙笑眯眯的哄着秦妈,瞧着她吃完的饭,忙再给添一碗汤,“再说,我到时候真累了,说明我赚大钱,还可以请人帮忙呀。”
  “兰芳,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挺好,我听着也确实可行,而且早上我们还可以帮忙,问题不大,这些天她不说肯定也是在想这件事。或许到时候真成了呢,毕竟我女儿做饭那么好吃。”秦爸思考了一下,开明回应,“这样吧,你先想想卖什么?本金要多少?总要做好准备,我也去问问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我记得有个工友现在就在开摊位。”
  女儿已经21岁,在他们那个时候早就应该结婚生子,这些年已经够苦了,读书既然她不想,那就顺着她吧。
  “不不,卖早点太累,你们也累,就别帮了。我一开始就卖点小东西,只管收钱就好,也不需要多少成本的,谢谢爸,爸果然最好。”秦瑜略带狗腿回道,赶忙捡点最后的拉皮给秦爸,虽然秦爸总是看起来没什么表情,但是她知道,他最喜欢听好话。
  至于本金,她可不想起步就哗啦啦花钱,而且还是他们两的辛苦钱。
  “哎呦,敢情就我做坏人,你爸爸最开明?”秦妈思索觉得有几番道理,但是看到女儿那么讨好的样子,忍不住招呼几句。
  秦瑜笑笑搂着秦妈不说话,一副我随便说说的样子,这茬才算过去了。
  吃完饭,行动派的秦爸直接动身去串门了解情况,秦瑜则收拾饭菜,三菜一煲,一家三口都吃的差不多干净,就是米饭和腌笃鲜还剩一些,可以明天做粥。
  秦妈赵兰芳一直是个干活利索的,洗洗刷刷,秦瑜本来想帮着一起拿洗碗打扫,但是被她给拦了下来,说她闲了一天要动一动。
  秦瑜无法,只能早点回房睡觉,思索着明天可以早起去看看公交车站的情况。


第3章 油墩子 脆
  第二天清早,晨练的秦瑜沿着河边跑完,才幽幽走向公交站所在的大街。
  这些天她熟悉了一圈家附近,家院子南面,也就是后门对出口就是一条支流,属于宜江下流支流,是平常居民们洗衣的地方,还能看到几艘乌篷船,而沿着这条支流到第一座桥,一共差不多有二十来户人家,有着一条小路串联各家或前门或后门。
  而支流对面,同样也是一片住户区。
  北面,也就是正门对出口就是一条大道,横穿宜前镇,再向西面走个一公里不到,就是宜前镇车站,目前就两条线路,一条直通在更西面的宜市火车站,一条沿着大道绕着宜前镇一圈来回。
  横穿过大道,还是一片居民房。
  东面跟着车流过去,大概几公里,那边有中学、小学,接着过去就算是宜前镇中心,那儿有最大的农贸市场,百货商城等。
  说实话,这个地理环境其实非常好,靠近学校,交通便利,人口也不少,挺合适开小店。
  虽然才六点不到,街道上,大横杠的自行车,步履轻快的工人们都和她擦肩而过,偶尔还能看到轰隆隆的摩托车和滴滴滴的小汽车,不紧不慢前行。
  稍微观察,就能发现来往的路人眼里尽是羡慕,如今自行车早不在稀奇,那轰隆隆的摩托车和小汽车,开始成为新的潮儿。
  公交车站的门口,鳞次栉比的摊位,已经能看到不少驻足排队的人。
  秦瑜这才发现,这儿比她之前下午下车热闹许多。
  有卖包子豆浆的大推车,还有撑起来的馄饨摊子,放着两张简单的桌子和几个小凳子,也有蹬着一辆小三轮车,就一个大锅,上面煮着茶叶蛋,看起来都是寻常早点。
  只是走向公交车站另一边前往市区的方向,好家伙,油墩子、锅贴、拌面,一个没少,还都是贴近江南风味的早餐。
  抽抽鼻子,空气中弥漫各种油香或肉香满满蛊惑力,秦瑜没控住肚里的馋虫,在一家人气最为火旺的油墩子摊位前排了队。
  至于家里做好的粥,她相信秦爸可以多喝点。
  大约三分钟,前一波人都拿着油纸离开,秦瑜这才看清摊位前的大娘,穿着一件白色大褂,只是衣服上已经全是油脂,有些泛黄,袖子挽起,露出两条结实的臂膀,虽然有不少伤疤,但是看着就充满力量。
  她一手拿着一跟细长的黑色圆柱形磨具,一手用汤勺从小面桶里捞起白白的面糊,打底,再加上葱花萝卜丝,又盖上一层面糊,将盛满食材的圆柱形磨具,极为熟练放入一个大油锅。
  油锅最外侧有一个铁架子,上面还晾着两个刚刚出锅的黄灿灿的油墩子。
  一旁莫约七八岁的小女孩看到脸生的秦瑜,将牌子推了一推,脆生生道:“姐姐,2毛钱一个。”
  “好,三个,谢谢。”秦瑜将钱放在了一旁的铁盒子里,听着油锅里里面滋啦滋啦,等着白色的面糊慢慢定性,脱离模型,开始变得焦黄,大娘抓准时机,利落翻面,空中开始弥漫属于面粉特有的焦油香。
  对于刚刚运动过又没吃早饭的秦瑜,下意识咽了一口水。
  其实一大早吃油炸还是有点罪恶感,可以谁叫油炸的东西总是那么诱人。
  带着油墩子,秦瑜回家路上没忍住,趁热一口咬下,外皮香脆可口,内里交融萝卜葱香,还品到了一点鸡蛋香,让她仍不住又咬下去,这一个油墩子就三两下被吃完。
  看着手里2个,秦瑜最终还是忍住,选择加快脚步回家。
  到家的时候,秦爸秦妈已经喝上了粥,看着她手里拿的油纸,秦爸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