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6

厂位置和家一个西一个东,秦爸基本都是骑车上班,平时上班时才顺带秦妈赵兰芳,下班也只是有时间才会接送。
  “好吃,比百货店里卖的都好吃,软软糯糯,还有股特别的香味。你爸……应该快了,等他到了让他去送吧,都晚上了,你我们也不放心。”
  虽然说这话,但是秦妈嘴可没停下来,说完,就听到一旁吱呀推开木门的声音。
  “刚说你就回来,喏,你女儿做的,你去送给大哥家和小妹家,大哥家拿两盒,小妹家一盒,我走着去我哥家哈。”
  秦爸接过三盒点心,咧嘴笑道:“行吧。”
  听到还有给兄弟做的点心,秦爸心里熨帖,对于送礼这种事情他还挺喜欢,虽然很少和自己哥哥妹妹交流,“那我去了,小瑜我们家的有留着的吧?我还没吃呢!”
  即使留着是自行车的背影,那声音依旧清晰。
  秦瑜送父母到门口,继续嘱咐:“有有有,爸爸你骑车路上小心,妈你也是,我会做好饭等你们回来。”


第4章 绿豆糕 绵
  秦瑜的母亲赵兰芳一系,关系也简单,两老还健在,外公是退役军人,外婆曾是有名的裁缝,仅生一子一女,舅舅赵军是卖肉师傅,舅妈也是百货店的售货员,赵兰芳的工作就是他们搞定,还有一子名为赵祥,目前在某部从军,嫂子苗文美则去年刚生一孩子,名为赵雷。
  他们一家现在都住在四合小院里,距离秦家也就走路半小时。
  赵兰芳来的时候,表嫂苗文美正带着儿子在院子里吱吱呀呀的走路学习。
  周岁的赵雷顶着包子脸,圆乎乎的眼睛搭配粉嘟嘟的嘴,正用藕节般的小腿试图迈着步伐学走路,可爱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手痒想上手。
  “姑母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快里面来坐,妈正在做饭呢。”苗文美看到赵兰芳停下身打招呼,直接抱起还在学走路的赵雷,向里屋喊道:“妈,姑母来了。”
  听到外面的喊声,舅妈严小仙赶忙放下手里的刀,迫不及待跑出来,膀阔腰圆的身体甚至让地都带些震动:“兰芳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你哥还没回来,快快,里面坐。”
  严小仙是个好客的性子,“来来来,快进来喝个茶。”
  “哎,不用了不用了。马上就走,是我家小瑜做了些点心,想着给大伙儿分分。”被严小仙拽着的赵兰芳赶忙停下往里走的脚,开玩笑,严小仙可是能磕叨半天的人,到时候可就真停不下来。
  毕竟嘴巴严实赵兰芳,是深受严小仙喜爱的倾诉对象。
  “嫂子,家里还煮着饭呢,我真得先回去了,这个给大伙儿分着吃,绿豆糕小瑜做的很软糯,老人小孩也能吃,不过糯米枣有糯米,雷雷吃还是要看着点。”放下手里的点心盒,叮嘱一番,也没顾上和爸妈打招呼,赵兰芳利落转身回家。
  她又不是来蹭饭,爸妈那又常见,也不太拘泥,当然,吃小瑜的饭可能更重要。
  虽然这些日子没像秦爸表现那么明显,可毋容置疑,现在赵兰芳吃饭很积极。
  “哎呦我说,不留你不留你,怎么走那么快,真是。”严小仙小声埋汰道,对着离开的赵兰芳挥手道别,“那你路上小心呀。”
  转身打开手里的盒子,看到里面花瓣模样的绿豆糕,手脚极其麻利掐了一小瓣放进赵雷的口里,剩下一口塞进自己的嘴里。
  “嗯恩~好吃,哎呦我说小瑜怎么那么厉害,来,雷雷他妈,你也尝尝,等下再给你爷爷奶奶房里送去。”说着把盒子递给了苗文美,又再叼了一颗糯米枣进入厨房继续做饭。
  “让雷儿别吃太多,马上就要吃饭了,也不知道当家的什么时候回来……”边往里走边念叨着。
  “恩,好的,妈。”苗文美也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块花瓣绿豆糕,同样只是掐了一瓣递到赵雷嘴里,绿豆清香让赵雷下意识地又张嘴咬入。
  “哇——吃——吃。”挥舞着他的小藕手想着多抓一些,嘴巴里已经吧唧吧唧,吃得可香,还是感觉不够。
  苗文美感受到嘴里滑润黏连的沙感,甜而不腻,好像还有一点奶香,眼睛忍不住一亮,没忍住又吃了一块绿豆糕,看着儿子一脸渴望的模样,笑着摸摸头:“等晚饭吃完再给你吃点。”
  -
  这边秦爸也骑大半个小时,终于到第一个目的地。
  秦家老大秦国强,与弟弟同一工厂,就住在工厂的筒子楼里,做为机械厂主任,性子比较稳重,妻子金花可能相对泼辣霸道点,因育有两子一女,婆婆在世时也较为宠爱,不过为人其实不坏。
  堂哥秦瑭也是同厂在职工人,娶妻时候秦瑜还在,嫂子名余静,是厂里的会计,暂无孩子。而二堂姐秦珍珍,差不多和秦瑜一起下乡,性子随娘,但更爽快,最后拖着关系下到镇附近的村里,已结婚生子,丈夫是当地村长的儿子,秦瑜只在信里听过只言片语,其余还不甚了解。
  秦国强一家还有一堂弟今年9岁,名为秦璿。
  筒子楼第二楼左右边第一家,门口望进去,除了下乡出嫁的堂姐不在,其他都都整整齐齐围在八仙桌,准备就餐。
  秦国强因为对着门口坐,最先看到秦爸:“国庆,你怎么来了,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有着血脉关系,秦国强的长相和秦爸有些神似,只是因工作环境,秦国强看起来更加有威严些,就是头发不太多,除此之外,肩宽也更甚,一看就是大家长的身份。
  “没事没事,就是小瑜做了点心,让我帮着送来。”说着就把手里的两盒点心递了过去。
  “那真是谢谢小瑜了,既然来了,我们也刚开始吃晚饭呢,快一起吃点?”大伯母金花是个不客气的主,接过食盒就往厨房里走,只是心里想着今天菜做的不是太多,有点丢面子。
  秦爸向来话不多,本身就准备打完招呼就回去,再说,金花什么做饭水平他那么多年还会不知道么,“不了不了,小瑜在家做好晚饭了,我就先回去了。”
  “那好吧,那你路上小心些。”虽然想客气挽留下,但是最终还是放完包裹后,慢悠悠回来坐下,对着满脸渴望的秦璿催促道:“还不快谢谢你二伯。”
  “谢谢二伯。”
  “不客气不客气。”秦爸随意摆手转身走了,毕竟还有一趟要送。
  秦国庆一离开,秦璿就开始跃跃欲试,他实在不想吃这桌上水煮味白菜和咸到齁人的腊肉,随便扒拉了两口饭,“老妈,我可以去吃点心么?”
  “去去去,真是,现在条件好起来这孩子竟然还挑食起来。”刚刚小儿子就在嘟囔不想吃,金花有几分埋怨,“你看看你儿子,最近都饿瘦了,不然明天我去赵哥那割点肉?肉他总爱吃。”
  秦国强原本夹菜的手有几分僵硬,不经意看向了一旁儿子,秦瑭作为大儿子,分分钟收到父亲的示意:“妈,还不如买几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