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12

都是卤肉香,以及很有可能的家乡味道,怎么还会管人家妹子哭不哭,要不要安慰什么。
  队伍动起来是越来越快,等轮到圆脸女孩的时候,她眼眶还有些红,看起来有几分悲切。
  秦瑜抬头的时候,声音都不自觉变得轻柔:“要什么?葱吃吗?甜酱还是辣酱?”
  女孩刚刚就知道店家是个姑娘,也是看过黑板才排队,她舔了舔嘴唇,眼睛盯着锅里慢慢变得黄嫩嫩的鸡蛋饼,声音清脆而坚定:“吃,一份甜酱卤肉鸡蛋饼,两个绿豆糕再加三颗的糯米枣。”既然来了,就都尝尝,吃不完也可以当午饭。
  说完,她就从自己的小手包里拿出了一张五角纸币和三张一毛纸币,平整放在铁碗。
  秦瑜手里动作越发娴熟,倒面糊,摊均匀,刷酱料,放配菜,一气呵成。
  刚刚看到摊子排起队伍,她就直接在砧板上直接碾碎了不少卤肉,这样所有配料一起放,速度会快许多。
  将鸡蛋饼装好后,她直接从一旁大铁箱里拿出一个长方体的纸盒装,一同放在女孩面前。
  女孩接过两个鸡蛋饼与一盒糕点的时候,并没有急着去吃热腾腾的鸡蛋饼,而是打开了糕点盒子,里面整齐放着四个绿豆糕,旁边则是六颗糯米枣:“老板,多给了,我只要……”
  “夏莹莹同学,是我呀。”说着,秦瑜还把口罩微微下扯,将小脸暴露在空中,等看到夏莹莹的眼睛一亮,她才拉起,“好久不见,谢谢照顾我的生意。”
  夏莹莹虽然和原主不是一个班级的同学,但是两个人曾同为课代表,算是有点头之交。
  “谢谢。”夏莹莹点点头,虽然五年未见,但她很快就认了出来秦瑜,只是并没有表现的特别喜悦,现在也不是急着叙旧的时候,只是握紧手里的纸袋后,走向一旁,极为勇敢地盯着后面的杨大勇,心思那叫百转千回。
  刚刚她其实听到那个馄钝店老板的话,觉得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那种收保护费的流氓,她家人经常叮嘱,遇到这样的人要远离些,不要招惹。
  可现在知道店主还是同学,就不能放任不管。
  夏莹莹觉得自己虽然打架不行,但是气势绝对不能输!而且这种人不管是书上还是现实都是欺软怕硬,要是敢干违反乱纪的事情,她就和他拼了!
  “唉呀妈呀,还真是薄脆,老板,多加一分薄脆和卤肉,我给你双倍钱!还要辣酱,给我使劲整!还有,有大葱可以加么?”
  只是可惜,夏莹莹内心的风起云涌,在杨大勇这里是毫无自觉。
  他像是一只大型的哈巴狗,嗅嗅这儿,咻咻那,口里那是不停念叨,“这个红卤是不是用过黄酒收汁,而且我至少闻到了八种香料,老板,下血本啊。”
  “这个薄脆颜色很正啊,老板好手艺。”
  “这辣酱我能尝一尝吗?”
  杨大勇嘴巴根本不带停歇,语速还极快。
  秦瑜刷酱的幅度都自觉加大,带着一股江南的腔调:“好鼻子,大葱是没有啦,不过不用你出双倍,我直接给你整。”
  在东北,一个整字可以当所有动词。
  “老妹这也是东北嘎啦出来?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生意还是要照顾的。”说着他想到自家老娘最喜欢这种江南糕点,“再给我整十个绿豆糕。”
  “下乡的时候待的就是东北。”一个大份额的鸡蛋饼就此诞生,秦瑜格外热情,“多谢大哥拉巴哈,再赠送您几个糯米枣,祝阿姨笑口常开。”
  “大妹子就是实在。”杨大勇脸都快埋进油纸中。
  他咬开那一瞬间,就感觉到醇厚的卤肉与辣酱在口中绽放,而每一口的口感都是变化无常,有薄脆香甜,又糯软软绵,“不行,再给老子来一个。”
  才两口下肚,他就知道自己又要破财,老婆本又少五毛了。
  “好勒,稍等。”秦瑜抬头手,用袖套抹掉了汗,随着太阳的升起,原本就暖和的煤炉胖温度上升极快,“您运气好,这应该是最后一个面糊了。”
  秦瑜将白色陶瓷盆里最后一点底的面糊放到桌上,空盆又示意了一番,歉意对着身后两个食客解释:“这今天第一天开张,没想到生意那么好,面糊已经卖完了,大家如果还想吃鸡蛋饼要明天了。”
  她就准备了差不多50份的鸡蛋饼,原本都打算如果卖不出多少,中午和晚上就给家里的工人们一起吃来着,确实没想到这里的消费水平比想象要高,最后剩下的卤肉都不够给工人们中午下酒。
  大概杨大勇的气势非常,两个食客也是不敢有什么怨言,笑着摆摆手:“没事,这绿豆糕和糯米枣还有吗?”
  既然肉吃不上了,这甜点也买点吧,总不能白排队。
  “有,我在另外送你们一颗糯米枣,祝大家生活甜甜蜜蜜哦。”秦瑜笑眯眯回应,出来做生意,赠品不能少。
  “那没事,明天还来吧?可得多做点,这才8点不到,有些人也都才上班呢。”
  秦瑜先将两个人的糕点打包好,才摊最后一个饼,和气回道:“会的会的,多谢体谅,明天两位什么时候来,我保管都留两份。”
  杨大勇解决掉手里的鸡蛋饼后,同样笑着招呼:“多谢兄弟们体谅,我饭量有点大。”
  得到秦瑜回应后,他才拎着最后一个鸡蛋饼,付完钱走向一边马哥的摊子,走前还看到刚刚他前面磨蹭的小姑娘一脸纠结看着自己,疑惑道:“干哈子?”
  这东北大喳味,其实已经算温柔了,但声音实在有些洪亮。
  “没,没什么!”夏莹莹原本见自己误会人家,还在琢磨要不要道歉,这下,直接吓回家,都没来得及和秦瑜打招呼。
  秦瑜全程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交流,只是本来还以为夏莹莹想找自己唠嗑,可等收拾完,就看到像小兔子一样急窜的背影,有些担心,毕竟刚刚看夏莹莹眼眶有些红。
  但是又想到记忆里的夏莹莹确实也是情绪丰富的女孩,只能等回去问问情况了。
  秦瑜把摊子上的剩余试菜整理一遍,顺便计算了下收入,这一个多小时里,卖出去的鸡蛋饼,绿豆糕大概二十来个,糯米枣少一点只有十来个,今日收入就有二十五块多,即便扣去食材成本那利润也达到快二十块,这都赶上秦爸半个月工资。
  将这些零碎的钱细心放好,秦瑜在黑板上鸡蛋饼写上售罄,便乖乖坐在摊位前,开始安心售卖糕点。
  直到上午快10点秦妈踏着三轮车过来,期间来问鸡蛋饼倒是不少,可动手买糕点的那是一个都没有,让秦瑜有些无奈,没有诱人的卤肉,这糕点价格也不便宜,也就无人问津了。
  “没生意吗?没关系,你这第一天摆摊,大伙肯定还不知道你的手艺。”秦妈看到有些挫败模样的女儿,赶紧上前安慰,“你是不知道,那几个工人吃了之后都说好,走,咱们还是可以回家当午饭,妈觉得早上那个吃得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