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16

等四人虽然是地地道道江南人,可是队里还有三个是内陆靠北过来的,昨天他们也吃得很热闹,可这些再美味,也是偏甜菜系,在两个嗜辣的人眼里,也就只是味道尚可又填饱肚子的食物。
  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口味,就美味而言,对胃口的,才算美食,其余的只能称之为食物。
  “你们工作也辛苦,若是还有想吃的菜,都可以和我说。”秦瑜笑得豪爽,说得也直接,“当然,丑话说在前头,要挑的贵的食材那得另外收钱哦。”
  “哈哈哈哈哈哈,我说,你家闺女可真也不像老秦啊。”朱明听到这话,忍不住调侃起秦妈,“看来是女儿比较像你啊。”
  其他几个埋头苦吃的人,还算有些理智,纷纷点头。
  宜市这里有个老说法,女儿都像爸,但对比明显不太会交际,问一句才答一句的秦爸,秦瑜活络开朗的性子,和稍微爽利性子的秦妈更像。
  “是像我,像我好,我在年轻那会儿可是村里一枝花。”秦妈柔柔弱弱的外表,也是有一颗爱美的心。
  “我家女儿就像我,黑不拉几的,还老爱往外跑,成天不着家。”瘦猴看起来不显老,事实上他也有一个二十岁的女儿。
  “可去你吧,你女儿考上大学都吹多久了,还显摆自己聪明?”队伍里其他人听不下去了。
  这一说到孩子,那话题就是热闹的不行,午饭也很快在聊天中过去。


第12章 好孕枣 奇
  在后面的短短二周,秦记鸡蛋饼的名头慢慢稳定下来,虽说还称不上远近闻名,但是每日三四十收益至少让秦家日子不用因为欠债过得那么拮据。
  时间一下来到了五月。
  这天12点多,机械厂技术部的骨干一起走向食堂,随着开放,厂里现在的单子是越来越少,几名核心骨干在马老和新来的高材生大佬广栾带头下,最近都在竭力研发,就在今天,关于先进的热轧机的压缩设计方案却迟迟没定下,选择进口还是自研的决定,倒现在都争执不下,想着大伙这样僵持着也没用,马老就带着一众,准备请大家去食堂吃个饭放松。
  这一进食堂,就闻到一股子奇异的肉香,明明食堂饭香味杂糅,依旧很明显。
  “看来今天咱们运气不错啊,食堂今天这香味,绝了。”马老摸摸自己下巴的胡子,一脸期待,“小栾啊,你应该是第一次来食堂吧?虽说咱们大锅饭水平一般般,但是做点小炒,蒋师傅的水平还是可以的。”
  身边是一个穿着黑色工装的男子,就是广栾,寸头半白,面上褶皱不少,看起来很是苍老,但实际也才三十来岁:“是的,也是今天没带饭盒,有这个机会尝尝了。”
  广栾媳妇昨天感冒了,也不想她累着,本来就准备今天来吃食堂。
  只可惜众人在窗口从头找到尾,也是没找到蒋师傅,更别提那个混在饭菜香中极为突出的卤肉香。
  “马老啊,蒋师傅在那呢。”打菜的阿姨是认识这个厂里的元老,指着最东边围着的人群说。
  马老虽然年级不小了,但是眼神却极为尖锐,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徒弟阿阳正围在最外面:“行,咱们去看看,谢谢啊。”
  几人跟着马老走到人群,马老最先伸手拍了拍阿阳肩膀:“我说阿阳啊,大中午的不吃饭围着是干嘛,看姑娘么?”
  话音未落,他发现这儿那股卤肉香就愈发浓烈。
  被师傅吓到的阿阳听到这个调侃,连连慌乱摆手,即便是焦黄的肤色都能看出莫名的害羞:“哪有,师傅,是今天秦叔带了好大一碗卤肉,他们维修部在分着吃,这闻着特别香,又听说等下会分点心,就想等着凑凑热闹。”
  听到这话,马老也是很不客气,扒开人群:“让让,让让,哎呦,我的侄子,你这卤肉可有我的份?”
  一走进桌子,就看到平常笑面虎蒋师傅正在对着一叠小碗,沾着筷子尝味道,眉头紧皱。
  其他五个人都在埋头吃饭,秦国庆面前是一个很大的包裹,举着一个饭盒,正在分食物。
  听到耳熟的声音,秦国庆抬头就看到了马老,马老之前和自家父亲关系很好,常常照拂过秦家,是过年也会走动的朋友,连忙站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有的有的,马老,您尝尝。”
  “哎呦,那么多,今儿个什么日子啊?”马老面对香味扑鼻的卤肉并没有推脱的想法,甚至没顾上其他人,直接入口一块。
  秦国庆挠了挠他的头,有些羞涩,毕竟老大不小了:“今天是我生日,这是我女儿准备的。”
  就在今天早上,秦瑜先是问自己晚上想有什么特别想吃的,然后又给他打包了这些东西,说是让他和同事一起分享,算是庆祝。
  “小秦生日快乐啊,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你马老有,那我们呢?”看到老伙计已经上嘴,而且一脸满足,核心骨干一个和秦家有些关系的人,也是凭着实力(地位)挤进了来,他就是技术部的负责人,老周。
  有一就有二,几个厂里的核心,包括广栾,这会儿也忍不住厚着脸皮上前。
  看到厂里一溜的技术大佬们,秦国庆开始变得尴尬,想起自个儿还都没吃呢,刚刚卤肉就已经快分出去了一半,现在还有他们觊觎剩下的一半:“我也就这些,要是不介意一起尝尝?”算了,回去女儿肯定还能做给自己吃,而且还是大餐呢,秦国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
  “你女儿?”食堂的蒋师傅这才知道做卤肉的人竟然是个小姑娘,“秦师傅好福气啊,这个卤味的调料香料丰富,有极佳的配比和制作手法,把它们融合均匀,甚至变得互相弥补,有这个的本事,完全就可以去开店了。”
  “哈哈,谢谢,我女儿确实确实准备开店,而且现在已经开摊了,就在公交站那。”一说到女儿,秦国庆就忍不住骄傲,“她摊那现在每天早上都是排长队,生意很好。”
  “我说这个香味怎么那么熟悉,是不是叫什么秦记食铺!”一旁有人开口,“每天上班路上我都闻到,要不是来不及,我肯定排队,这没想到是你的女儿啊。”
  这边还在聊秦瑜的收益,那边很快就因为一块肉引发人才矛盾了。
  “小广啊,你一个新来的小伙子,不应该照顾老前辈吗?”马老吃得上头,尤其配着白米饭,那卤肉是一块又接一块。
  这不,就和广栾为了一块肉吵起来了。
  广栾来机械厂其实也就一个月,为人向来谦和,即便其他几人刚刚会上因为一些观点碰撞情绪激动,他也说话依旧如沐春风,少有棱角。
  这样在饭桌上和领导抢起菜来,也算是大姑娘上花轿了。
  “马老,这可是最后一块,您吃得够多了,我这才第三块,这不公平。”广栾筷子一点也没放过的意思,虽然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但态度不言而喻,“而且我记得你上午还让我不要因为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