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23

千里迢迢驻扎在这里的心,现在我可算有共鸣了。”
  “不说那姑娘厨艺卓绝,我也是想维护好关系,以后才有机会继续吃上,就光这两个,我是真想开发开发,作为打响美好食品的明星产品,你觉得呢?”
  王曼曼把话题引到了品牌,她这也是明晃晃的私心,想听听大佬的意见。
  赢之洲其实很少参与企业实际运作,但是并不妨碍他几乎没有投资失败的判断决策能力。
  “虽说酱料的市场需求,国内外都不错,如果你能在产量化的同时,味道口感再保持原先一半,成功不难。”
  赢之洲讲完,还是没忍住又吃了一块,他总感觉味道熟悉:“至于这个零嘴,如果能保证这个味道60%,只要添加剂在各国检测合格,再做一些运作,不出三年美好应该能追上荷美尔食品。”
  “我也知道最关键的还是加工技术和生产链啊。”王曼曼并没有得到至关重要的答案,“我记得前阵子荷美尔已经建设好超过一亿美元的加工厂,你可真看得起我。”
  “生产链上我能帮忙,其他的你自己判断,不过,既然你说那厨师提了帮忙开发,也可以试试合作。”赢之洲笑着看向王曼曼,“这块你可以签订一个合约,只有她开发结果达到预期,才可以技术入股得到分成,可以从我这里分配,我想其他股东也不会有异议。”
  “荷美尔的分成,都舍得?”王曼曼听到这里,心里又添几分底气,但面上是抿嘴调笑。
  “机会成本而已。”赢之洲不以为意,“我也想去尝尝把你打动的菜品。”
  “行啊,要不然等我调查完你和我一起去?都在宜市,只是一东一西而已,不算远。”王曼曼不会因为几句话就直接确定,必要的市场调查还是要做的。
  “估计要等你们合作达成吧,最近刚休息完,我明天要回纽约。”赢之洲随意回道,虽然小点心不错,但国外不少事情等着他处理。
  王曼曼表示理解,但是还是不由地揶揄:“知道了,大忙人,很可惜你不能现在吃到,我已经开始考虑在那开办公地点了。”如果合作达成,她觉得若是每天都有这样的美味,生活确实会增加幸福感。
  “我记得你还嘲笑过我口腹之欲?”赢之州放下筷子,开始继续享受夕阳微风。
  王曼曼汕汕一笑。
  只能说,真香这件事,无论何时,都是基本操作。


第17章 粢饭卷 软
  夏时令的到来,清晨大地就变得格外明亮。
  今儿个这城西公交车站东面区,有几个人正在等着看好戏。
  这秦记食铺一日日红火,有些眼见力的都算得出这个鸡蛋饼摊子有多挣钱,那自然会有人眼红羡慕。
  不少有些厨艺的人都在家琢磨过,甚至在隔壁党镇某些集市已经有类似的鸡蛋饼摊子支起。
  可今天这还是第一家卖同样的鸡蛋饼,直接鸠占鹊巢,把秦瑜原来的位置给早早占了,可以说猖狂至极。
  因为早上开始蒸糯米,秦瑜前来摆摊时间也后延了一些。
  不过秦瑜和秦妈来得时候,虽然也是一愣,可并没有选择与那对夫妻产生正面碰撞,只是往再边上挪了挪位置,接着摆摊。
  马哥看到秦瑜他们,赶紧上前,有些踌躇地解释:“这两个人是我们那原来国营饭店厨师长周贵的儿子和儿媳,为人有些霸道,而且他们比我来得都早。”
  “没事,马叔,我今天开始也不卖鸡蛋饼,何况那摊位本就不是我的。”秦瑜撇了一眼,倒是很看得开。
  真正抢不走的只有自己的手艺,其他向来就各凭本事。
  而且版权这件事,再过个千百年都讲不清理,其实全靠人心自制,再加上这块土地也不是她明码标价买的,所以,秦瑜并不是太在意。
  秦妈却担心后续双方会不会起冲突:“不然我今天帮你在这守着?虽然咱们不计较,就怕万一。”
  那对夫妻一看就不是善茬,女儿被欺负了怎么办?这段安稳日子让秦妈差点忽视之前秦雅提及的安全问题。
  “妈,你回去吧,放心放心,这光天化日,马叔也在,何况一旁就有警卫局。”秦瑜手里忙活着,对秦妈好一阵安抚,这才目送她离开。
  “糯米饭团我也听说过,好像是江市那边的特色早餐,先给我来一个,就加……肉松、油条、萝卜条和花生米好了。”马哥听到今天开始卖新品,也有些意动,再看着台子上用多个饭盒装着的各色配菜,有些挑花了眼,挑选了半天,才下定决心。
  秦瑜把竹帘和油纸铺好,从一旁的木桶中勺出一大瓢带着些许黑芝麻的糯米,均匀铺开,肉松、油条打底,散上萝卜条和花生米,一卷,再用小擀面杖在两头顶实,这糯米饭团就完成了。
  可以说又快又方便。
  “这好快啊。”温热的饭团拿在了手里,马哥不由惊呼,随即一旁就传来一股卤肉香味,虽说比不上秦瑜的诱人,但也还算诱人,又变得有些担心,“你这糯米饭没香味会不会…….”
  秦瑜知道马哥在替自己的新品售卖担忧,忙疏解道:“我这糯米饭啊,热得吃的香,冷了也很有味道,最合适夏天。而且我之前和好些客人打过招呼,说最近会换花样,就算吸引不来新客,回头客也够我忙活了。再说,这天气热了,大家对热食的胃口或许会低些,鸡蛋饼也未必会好卖。”
  虽然事实上,是昨天买的糯米比想象的多,她也没提前确定过新品上线时间,就直接就开卖了而已。
  “行,这个要多少?”话虽然这样说着,他还是看向了旁边的小黑板。
  上面赫然写着糯米饭团,自由搭配,而旁边每个配料都带着价格,大多都只要1毛,像是萝卜、梅干菜,至于肉松、咸鸭蛋之类贵一些2、3毛都有。
  这价格,可不便宜。
  “不用不用,马叔帮我尝尝这个味道怎么样?虽说我自己规划很好,但不同人总是有不同口味。”秦瑜眼里,马叔很客气,为人厚道,最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他还特别热情帮推荐,她当然不会收钱。
  “我也回去摆摊了。”马叔算了算钱,从兜兜里一张张一毛纸币数好,放在铁盒里,说辞也是有趣,“至于免费,那不行。不过,若真不好吃,那你明天得补我一个鸡蛋饼。”
  “必须呀,马叔去忙吧~”秦瑜也不好再托退,目送他离开。
  说话间,就有一名熟客过来了。
  “秦老板,你还真不卖鸡蛋饼了呀。”客人把背着的大包,放在一旁,走近能闻到泛着淡淡糯米香的木桶,在浓郁的肉香中不是那么突兀,但是让人格外清爽。
  他像是对价格毫不在意,头都不带抬。
  不过可能有选择困难症,也没怎么吃过糯米饭团,观望桌子上的配菜半响后才问道:“好多配料啊,不然老板帮我搭配个?”
  秦瑜记得这个客人爱放多谢甜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