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30

也不犹豫,直接动手,在铁板上刷上一层薄薄的油。
  把腌制好一下午的猪小排一块块均匀摊平在铁板上。
  滋滋声随着时间一点点变得平缓。
  油爆烟弥漫一会后才渐渐散去,几块猪小排边沿都开始滚动起小泡泡。
  一股特殊的肉与香料味开始蔓延,这些猪小排从早上就开始腌制,除了正常融入的黄酒、葱、姜、蒜、月桂叶等去腥调味,也特地用蛋清生粉裹匀,锁水保持肉质嫩滑。
  看着猪排翻面变得五六分熟,由红转微微的白,秦瑜这才加入洋葱和青椒用铁铲翻炒爆香,等到猪排_ba_jiu分熟,加入特质的胡椒酱汁,铁板猪小排就在浓厚的胡椒香中完成。


第20章 猪小排 嫩
  “这铁板猪小排看起来委实不错。”不远处,围观到现在的路人,忍不住踮起脚尖,想要看到更多。
  “2元钱啊,要不是明码标价,我都怀疑这是家坑人的黑店。”另一个说话的男子掰着手指算,“这至少可以买2斤肉了都。”
  “镇上那家江宜饭庄一碗红烧肉也只要5毛,这路边摊敢卖2元怕是不想做生意?散了吧,我刚刚听到那小男孩叫店家婶婶,估计本就认识的人。”
  也有人对这价格实在恶心,再加上注意力很集中,敏锐发现了秦璿的招呼词。
  不过,很快第三个客人也坐下了。
  客人也是眼熟,可不就是早上黄丘拉过来的外地男子,依旧夹着黑色公文包,秦瑜记得他的闽南话很标准,因此普通话说起来有些怪异。
  “秦老板,一份铁板猪小排,一份铁板鸡,都要辣点,再来一碗汤面。”上前刚坐下,男子就高呼道,“这早上糯米饭里的榨菜还有吗?还听说有卤肉?”他早上吃了糯米饭后,里面的榨菜实在让他念念不忘,再想起那胖子介绍绝无仅有的卤肉,特意下班就赶来,他住的可是隔壁镇啊。
  “这卤肉啊,今天只送,您点的超过1元,肯定有。”秦妈把其他两桌饭菜上齐后,才拿着单子来解释,“猪小排2元,铁板鸡2元,我们有榨菜肉丝面要来一碗吗?八毛钱,我们是先付钱再下单的。”
  这收款方式是秦瑜定的,毕竟她家价格不便宜,怕有人来捣乱,也省得秦妈多跑一趟。
  “哦?这可真不便宜啊。”声音中带着惊叹,要知道现在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四十,不错,公文包男子付钱也是利落,“那卤肉可要多送点,我这可不止1元。”
  “当然。”秦妈笑容灿烂,这开张比想象顺利,“稍等哦。”
  这位公文包男子来自闽南封州,名叫向方,目前是来宜江考察门店计划。
  作为封州最大服装皮革厂的市场负责人 ,平日里的薪资待遇可是说非常好,外加一些油水,一个月的收入百来块是完全没有压力,也因此这点钱对他来说确实没什么压力。
  早上被黄丘介绍的时候,还有几分质疑,后来只咬了一口糯米饭,就直接征服了向方的胃,尤其吃完后,那股特有的榨菜咸鲜爽口在脑海中盘旋很久,让人念念不忘。
  他本就很喜欢吃江南腌制的小菜,也因此对黄丘的话信任几分。
  因为客人不多,卤味和铁板很快上桌,酱汁红而诱人的猪小排,暖黄色盖着零碎的葱花酱汁的豆腐,与一碟卤红色的大猪蹄,各种香味扑鼻,又是那么泾渭分明。
  紧接着,就一碗盖着榨菜肉丝的金黄色汤面放在他的面前。
  可能菜肴的颜色过于浓艳,这一抹清爽金面,反而和它们遥相呼应,极为搭配。
  向方眼睛都有些直了,矜持仿佛直接被绑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吃。
  他也不顾什么礼仪,直接拿起筷子风卷残云般扒了起来。
  直到最后一块猪小排放进嘴里,向方仍能感受其中香滑肉质,嚼劲是那么恰到好处,再浅浅喝上一口榨菜肉丝汤,两种滋味融合在一起是前所未有的美好。
  他感觉自己的味蕾已经完全沉醉,看着碗里只剩下一点榨菜渣和旁边的猪小排留下的酱汁洋葱,摸了摸略撑的肚子,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
  向方本人,平时走南闯北也是吃了不少,自认为是一个有品位有态度的美食家,当然自己定义的。
  连这样的人都沉浸在美食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又何况是隔壁金花母子。
  金花把最后的酱汁倒入米饭中,感受口中Q弹软糯的米饭与鲜香的酱汁融合,美味至极,等到她吃完所有,还能感觉到口齿中留下的独特滋味。
  “妈!我还想吃。”秦璿已经靠酱汁拌米饭吃下所有,这还是他第一次把一大碗饭全吃完,可即便如此他感觉自己还是想吃。
  金花看着桌上在空荡荡的碗,回忆刚刚多汁滑嫩的猪小排,柔嫩醇厚的卤肉,甜鲜素雅的豆腐,连米饭都粒粒分明又很有嚼劲:“那要不然,在来一碗面条?”
  她看了看隔壁桌吸溜面条都那么香,喝了口汤和喝了什么仙丹妙药一般闭眼,完全释放出了自己的欲望。
  “好!”秦璿点头可用力了,生怕金花反悔,此时早就顾不得什么表演:“婶婶,再来一碗榨菜肉丝面。”
  他刚刚看到的面条目里,就这个价格处于中间位置,这青菜面太普通,猪排面又太贵,选肉丝面准没错,老妈肯定不会怪自己。
  金花听到肉是下意识皱眉,但想到刚刚那饭菜的味道,还是抿住了嘴,不就一碗面嘛,老秦不是让他们多照顾国庆家生意嘛。
  再说小儿子难得吃那么多,现在可是补充营养的关键时期,万万不能马虎。
  一层一层,金花心里的理由如同千层卷一般盖上,很快就把最后那么一点不舍得给掩盖了。
  至于大儿子买房?急什么急,一家人团团圆圆不香嘛?
  肉疼?怎么会,吃在嘴里是增加肉,不是割肉!
  .
  秦爸回家的时候,身旁还带回来不少人。
  马老,老周,广栾等等技术部的骨干,一共加起来八个人,把一张八仙桌坐得满满。
  秦爸满脸通红,从生日会后他在厂里的名声可以说极大,这人缘也就上来了,“马老,你们看是直接去那边点菜还是我让媳妇来给你们介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瑜的原因,他从维修部直接被带入了核心技术部,平日里也就跟着他们一起工作。
  广栾闻着空气中虏获人心的香味,听着不远处铁板上滋滋的油冒声,心中的好奇再也压抑不住,何况他还想多在秦瑜面前露面,就直接站了起来:“我去点菜吧,今天我请客,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照顾,你们先慢慢聊。”
  正色又客气的模样让人觉得非常有礼貌。
  马老瘪瘪嘴,试图点破了广栾小心思,站起身搭了把广栾的手臂:“我去吧,你们聊,我在这,怎么能让年轻人请客呢?”
  他心里也痒痒,想看看铁板这新厨具的美食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