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31

过程。
  广栾无法,小心的搀扶了一把马老:“马老真客气,那咱们一起,我好扶着你。”既然马老请客,那他也不会客气。
  两人都心知肚明,都是拉不下老脸去看热闹而已,也就平安无事一同走向了铁板面前。
  秦瑜对着两人点点头,继续将淡金色的豆腐翻面,煎制,再刷好她特意调的酱汁,酱汁里的辣椒面、孜然、香料在油煎中不住散发香味,广栾和马老都不住的鼻尖微动,努力吸纳空气中的浓郁之味。
  “好香的酱汁,瑜丫头,你这酱汁什么时候可以卖啊。”马老又忍不住嘀咕,“有了你这酱汁,我家老太在家里做饭至少也能提升一个档次吧。”
  他吃鸡蛋饼的时候就发现,秦瑜这丫头,做酱料很有一手。
  “快了快了,马爷爷,等下一批酱料做好,我肯定让你第一个来买。”秦瑜再一次翻面,最中间的豆腐,颜色金黄中已经带着一些焦脆,这是由淀粉和蛋清形成的外皮,再在外面撒上一些芝麻和葱末,这块外脆里嫩的豆腐,便出锅了。
  秦瑜以前做的酱料都不多,是和一些食客熟悉了之后,不少人都询问过酱料的事情,便也着手多准备了一些。
  “那我第二个。”广栾看完黑板上的菜单后,也抓紧时间预定,又是想到了什么,“小瑜,这听秦叔说你家刚到了煤气灶,怎么不用这个出来做生意?”
  他知道土灶做得饭菜和煤气灶差别不小,有了煤气灶,对于厨师来说,火候的控制就变得简单多了,可以期待更多菜色。
  “煤气罐我们镇上还没人送,我准备等找到渠道后再开灶。”秦瑜又煎完一块豆腐,“马爷爷,广叔,你们准备吃点什么?虽说煤气灶还用不来,但是有这铁板也可以做不少美味。”
  广栾早就看完所有菜单,把有得都点上一遍,这才继续刚刚的话题,帮忙的意愿很强烈:“这个煤气罐我媳妇有渠道,我明天就让她帮你联系。”
  虽然他只是听媳妇说过哪里有煤气罐工厂,反正工厂都有了,这渠道肯定会有,就算没有,他也可以去联系。
  要知道,前阵子因为秦瑜忙,整个技术部拿到的卤肉本就少,再加上什么马老和秦家关系好,老周小时候抱过秦瑜,所以秦爸分卤肉的时候,直接按照关系远近,导致落到他手里就少得可怜,让广栾心中的危机感变得极为强烈。
  一直就在琢磨怎么和秦家打好关系,这好不容易听到的由头,可要抓紧了。
  “谢谢,广叔,实在是非常感谢。”秦瑜没想到这个问题那么快就被解决了,原本她拿到煤气灶的时候其实也很高兴,但是碍于这物件已经是天齐哥帮忙运来,再去烦人家煤气罐就有点过分,所以是准备自己后续跟进,“说起来,广叔哪里人?有什么爱吃的菜吗?下次来招呼一声,我可以提前准备,我这店啊,基本会按照准备的食材来卖。”
  “没关系,你爸也和我是同事,这些小忙不算什么。”广栾感觉自己在秦瑜面前应该有几分印象了,眼睛微微转向马老,又很快转回来,面上继续维持他温柔和煦的形象,“我啊,辽市,不挑嘴,什么菜肴都爱吃,那今晚就麻烦小瑜了。”
  他这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啥都不忌口,但是最爱江南菜。
  有机会他肯定会让秦瑜知道,只是现在提还不是时候。
  马老看着广栾一副争宠得胜的小模样,没好气的笑了笑,他算是发现了,这广栾是把所有小心思都花在了吃食上面,“那行,瑜丫头你忙,我们就去座位上等你的好菜了。”


第21章 肉丝面 珍
  大概晚上七点多,随着夕晚霞落幕,秦家门口的两盏大灯开起来,再黝黑的道路上就变得尤为明亮。
  不过路人也明显少了许多。
  除去几个亲戚好友,秦记陆陆续续也是接待了二十来个客人,不算多,只是消费却都不低,人均都快超过2元了。
  “秦老板,我来了。”黄丘踩着星光而来,大嗓门扯着,距离百米都能听到,“我的卤肉还有吗?”
  “你是不知道,我今天…….”
  等黄丘一筐罗扯完今日事情的时候,这饭菜都上好了。
  秦瑜没想到才到7点半,这路上的行人就已经少得可怜,估计也没什么生意了,直接给自己和秦妈做了最后两碗榨菜肉丝面。
  秦爸刚刚是和马老他们一起吃,现在正在后面帮忙洗碗。
  黄丘借秦家的水池洗完手,就直接左手抓上卤猪蹄,右手用筷子扒着酱汁拌饭,偶尔夹上一块滑嫩的铁板鸡肉,哼哧哼哧,一顿操作。
  和秦家母女斯文的吃相,对比明显。
  当然了,三个人其实吃得都极香,让人看着都有胃口。
  “慢点吃,这又没人和你抢。”秦妈看着都没嚼几下就又扒下一口的黄丘,好心提醒了一番,“这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吃那么快啊,容易伤着身体。”
  “没事没事,我就先填点肚子,中午饭也没吃,可把我给饿着。”黄丘不到五分钟,差不多就吃完了一碗白米饭:“这卤猪蹄劲道很足啊,配白米饭实在是给力。”
  秦瑜刚吸溜完一筷面条,小口放入了一条榨菜丝和肉丝,默默感受这其中的鲜美,还没回味完,就发现黄丘眼睛已经盯上了她的面条,那渴望的小眼神完全让人难以抵抗。
  “丘哥啊,我面条做得的不多,是最后两碗。”手工面制作会费点事件时间,加上这第一天开业,自然就不多。
  黄丘一脸沮丧:“你这榨菜肉丝面都被吃出世间美味的样子,让我怎么抵抗?”
  他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饭碗,再望向秦瑜那碗黄油油的诱人汤面,带几分试探:“那不然再给我来碗榨菜肉丝汤?那么简单的配料,都被你们吃出山珍海味来了,我看着实在是又饿了。”
  “也就挺普通的啊。”他还又重复说了一遍,尤其想到不仅是秦瑜,连秦妈都一脸享受的表情。
  虽说他的卤猪蹄很好吃,白米饭也吃得津津有味,可他吃得快了点,停下来就看到她们这般姿态,这肚子里的馋虫又开始活跃了。
  “这越简单越容易获得的食材,才能淬炼出最可口的美味呀。”秦瑜放下筷子,起身准备做榨菜肉丝汤,“山珍海味难获得,又怎么舍得去尝试,反而这些家常食材,会有不计其数的人愿意去搭配尝试。”而且,很多时候,山珍也未必安全。
  煤炉还火热着,秦瑜把腌制过的肉丝与姜丝一同爆香,因为带着些许肥肉,煸炒起来更为顺畅,待变色后加入榨菜再翻炒一会,加入热水继续滚煮,撒上些许葱花,极为简单方便,这色味俱佳的榨菜汤就完成了。
  “咦,榨菜脆爽,肉丝Q弹,还有简单又鲜美的汤,还真比我在沿海吃到的极品海参煲还好吃。”黄丘一口配菜一口汤,又给添了半碗饭,只是像是想到了什么,变得有几分没落,“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