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秦记食铺-分卷阅读39

另一个绝学,“豆腐脑你从小就爱吃,我就多做了点。”
  自从赵大海大儿子离开,带走了做饭的媳妇,让赵家的吃食变得更为简单,赵大海豆干就能下酒下饭,平日里也基本都是水煮,很少炒什么东西,厨艺就这样,赵立新又基本上不在家里吃饭,所以父子两人其实很少这样面对面吃饭。
  “额,好。”赵立新脑子里还在僵持着,想着怎么委婉拒绝磨豆子,又不伤到自家父亲的心,机械地挑起了一块“煎”豆腐。
  “加点肉末和汁,这样好吃。”赵大海看着儿子吃下去,期待的问,“怎么样?”
  赵立新平日里一块香皂都能夸出一朵花的故事,可今儿不知道怎么,有些干巴巴地讲:“豆腐不错,就是这个肉末好老,还咸了……”
  赵大海不由地自己上手也尝了一块:“还真是,我看瑜丫头做得极简单啊,行吧,你先吃个豆腐脑,我再去试试。”
  “不用啊,爸,就这样挺好,你就别忙活了。”为了验证挺好,赵立新用极快速度把一整块豆腐吞完了,甚至没注意到他都没叫老头了。
  “额,你不嫌弃就好,这衣服怎么样?”
  “大了。”
  “哦,没事,明天也能穿。”
  房子里又陷入了安静。
  “我……”
  “听说不少来咱家买豆腐的人都是你安排的?”赵大海声音其实不严肃,但是赵立新一听,心里可谓波涛汹涌。
  “哇!爸,我真不是有意骗你的,我这也是怕你伤心。”赵立新直接站起来,走向赵大海拦腰抱住,一个一米八的大汉把脸埋进赵大海怀里,哭腔震天:“你别不要我,我也不是有意说谎,我之前买卖怕拖累我们家啊,我……”
  语气抑扬顿挫,说辞乱中有序,要不是赵大海还算对自己儿子有点了解,就真被他懵过去了。
  “好了,别装了,我没想怪你,也没想不要你。”
  话都说到此了,赵立新一抬头,果然,表情夸张的脸上可真看不出悲切。
  “坐好。”赵大海声音简短而有力,不容置喙。
  赵立新同手同脚走向长条凳,像是小学生一样把两只手放在座子上叠好。
  “今天呢,瑜丫头来找我…….”
  赵大海把事情大致讲述了一遍,这才切入主题:“今天呢,是咱家第一次家庭会议,主要议程是两个,一个是关于要不要合作这件事,另一个就是关于未来我们爷两的相处方式。”
  “这合作呢,我想了想,应该是可以的,但是我年纪大了,也就会做个豆腐,这种买卖我是谈不来,所以之后就交给你了。”赵大海越说越平静,他感觉自己身上轻了许多,“你买卖的事情我是知道的,我又不是傻子,以前那种日子里家里还能有各种物资,我也有点数,不过,你花钱雇人来买是在不应该,媳妇都娶不到,还弄这种花里胡哨的。”
  开放前几年,赵立新经常给家里弄来一些食物,比如厨房里的米,就跟吃不完一样,就算他再不关注,也是知道点情况,毕竟当时他一个小工厂的临时工,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本事。
  “我呢,以前和你过得也太糙了,沟通方式又不太合适,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和我说,虽然我不一定认同,但我还是可以给你建议,也不会随便打你,毕竟咱爷两加起来一大把年纪了。当然,我有什么事情决定也会和你讨论,现在家里就我们两个,应该好好相处。”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空空的,但是赵大海很快就调整了状态。
  家庭会议这个概念是刚杨春桃提的,说今天来秦记吃饭,主要就是开一次家庭会议,增进母子感情和信息交流。
  赵大海有样学样,还搞得更专业,连议程都提出来了,虽然他也忘记是从哪里听来的词。
  但事实证明,很有效,这样的赵大海,成功把赵立新忽悠地一愣一愣。
  “我说了那么多,你专心听了没?”看到自己儿子和个傻瓜一样看着自己,赵大海表示非常怀疑,这就是杨大勇口中机灵能干的二道贩子?
  赵立新连连点头,他有好多话,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憋了半天才回了一句:“你等等,我捋一捋……要喝酒吗?我这儿有特品茅台,我想想,在哪里来着……对了,要不再炒个花生米?我其他不行,炒花生米贼溜。”
  “你个败家玩意,这种金贵东西你就藏马桶边了?”
  “那不是就怕你揍我,哎呦,别拧了,耳朵要没了,刚刚还慈父呢。”
  …….
  这一晚上,赵家可以说依旧鸡飞狗跳,但是却变得活力十足。
  -
  昨天睡得晚,可秦瑜还是一早就起来忙活,先是把清汤炖起来,这是中午、晚饭做菜的基础,她不太喜欢用味精,更喜欢用熬出来的汤提味。
  紧接着继续加热卤汁,天热起来,卤汁最容易坏。
  最后开始蒸糯米,收拾糯米饭的配料,等六点才把摊子摆出来。
  这一开大门,可吓一跳,已经有五六个人围在外面了。
  “老板,你可算开摊子了!”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语气有些急迫:“你再不来我就真要错过早班车了。”
  屋内的秦妈也听到了客人的吆喝,以为出什么事情,赶紧跑出来。
  “妈,没事,帮我里面拿一下锅。”秦瑜对着秦妈点点头安抚后,才转向食客:“对不起啊,让各位久等了,大家排一下队先,马上就可以吃上。”
  只能说,这昨天的报纸比她想象的威力还要大。
  “一个肉松油条土豆丝,给我再加一个荷包蛋。”
  “两个梅干菜。”
  “一个榨菜土豆丝,一个肉松花生米。”
  等到夏莹莹来的时候,队伍又如同在公交车站那会一般长,她圆圆的小脸蛋一点也不懊恼,反而觉得合该如此,小碎步直接排到了后面,面上还有些好奇,像是在队伍里找什么人,只是原本满心期待的表情,很快就落寞了下来,专心低头看着脚尖。
  “哎呦,我说妹子,和你说多少次,这路上低头容易出事啊,上次被抢包的事情忘记了?”
  杨大勇挡住了早晨的暖阳,高高的身躯罩下来一大片阴影,曾经让夏莹莹感觉的压抑可怕的身形,已经变成了安全感,听到熟悉的声音,她立马扬起脸蛋:“杨大哥,早啊。”
  “早,你昨天没来吃饭啊,晚上的时候,我可是吃到了秦老板的炒菜,绝了,我跟你讲,不说我点的那些地道东北菜,就光一碗江南的三鲜面,就把我妈给虏获了。”杨大勇现在脑子里还念念不忘那鲜美,还有油爆河虾,他发现和老妈一样以前太忽视江南美食,导致错过了不少美味。
  不过还好,还来得及,这秦老板肯定会带他领略江南风味。
  “唉,我跟你讲,我和我妈刚来党镇的时候,在镇上的国营饭店吃了一碗别人赞不绝口的片儿川,那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