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学霸千金要逆袭-分卷阅读4

泉里了,快点找,全部都给我找出来,要是找不到,你今天晚上就在这个池子里过夜吧!”一道尖锐的声音透过车窗传到了顾未眠的耳朵里。

她的眼眸眨了眨,从霍砚的脸上移开了视线,看向站在霍砚面前,伸着手指,一脸气急败坏的跳着脚的那个女孩。

敖乐茵……敖启钧的妹妹,也是敖家的掌上明珠。

听着敖乐茵的话,顾未眠眼前一黑。

化妆品!

她怎么忘了这个!

顾未眠的脑袋瞬间炸了。

当年,敖启钧送了敖乐茵和顾思妤每个人一套化妆品,她却什么都没有。

也是当时迷恋敖启钧迷恋的脑子都不好使了,一时气盛,她偷偷拿了敖乐茵的那套化妆品,想看看到底有些什么玩意儿,准备买一套一样的,替换掉敖启钧送给敖乐茵的那套。

第8章 上辈子是她太贱

没想到的是,敖乐茵几乎是立刻就发现她那套化妆品不见了,而偏偏这个时候,顾未眠将敖乐茵的其中一支口红给弄断了!

她想也不想的就把化妆品扔到了喷泉里,然后把这件事情栽赃给了霍砚。

想到这里,顾未眠无声的_shen_yin了一声,看向霍砚。

现在霍砚腿是残了,但就意味着他能够任人欺凌了吗?

顾未眠的视线逡巡了一圈,果然看到不远处融进背景中的几个阴影,如果不是接受过专业的保全训练,根本发现不了。

这些应该就是霍家派来保护霍砚的人。

霍家的人或许都以为霍砚不行了,但是那位手握至高权柄的霍老爷子,霍砚的爷爷,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别的人代替霍砚来做这个霍家的主人!

顾未眠的视线又转回到霍砚的身上,男人明明身陷绝境,脸上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眸色淡淡,好整以暇的打量着面前几人。

敖乐茵被霍砚的态度激怒,气得抬手就要推霍砚下去。

顾未眠眉目微微一凝,甩上车门,一声冷喝:“你们在干什么?”

敖乐茵皱着眉头回过了头,一看到是顾未眠,脸上就露出了几分轻蔑:“霍砚偷了我的化妆品,我叫他下去给我捞起来,你有空吗,你也下去帮忙,那套化妆品可是我哥哥送给我的!”

她颐指气使的样子,完完全全把顾未眠当成了她身边的下人。

一边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一个高傲的微笑:“如果你能帮我找到那套化妆品,说不定我可以把那支口红送给你。”

说着,她手一指,指向霍砚脚下不远处躺着的那支被她不小心弄断了的口红,此刻已经被捞了上来,作为偷窃的证据摊在冬日有些清冷的阳光下。

顾未眠闻言,眼皮轻轻抬起,眸底划过一丝冷意。

也是她上辈子太贱,非要扒着敖启钧不放,对敖启钧的妹妹敖乐茵,永远都是跪舔的姿势,自己不尊重自己,还指望别人会尊重你吗?

不可能的,他们只会加倍的作践你!

她神色舒展,漫步走过去将那支口红捡了起来,朝着敖乐茵随意的摇了摇,道:“你说的,是这支口红,还有和口红装在一起的那套化妆品?”

敖乐茵抱胸,脸上是不耐烦的神色,说道:“是啊,怎么样,是不是很想要?我说了,你要是能找到其他化妆品,这支口红就送你,虽然已经断了,不过你要知道这口红可是我哥哥亲自为我买的。”

她身边的人听了,全都笑了起来。

都是一个圈子的人,也都在同一个学校读书,谁不知道顾未眠迷恋敖启钧的事情,堂堂的顾家大小姐,迷恋敖启钧迷恋到什么蠢事都干的出来,大家都当一个笑话听。

顾未眠好像没有听到众人的笑声,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手里的口红,漂亮的手指被黑色唇膏管子衬得越发的莹白,嘴角含着淡淡笑意,淡淡道:“这不是我从你那儿拿的那套化妆品吗?”

笑声戛然而止。

第9章 替他开脱?

一直在看戏的男人闻言,凤眸瞬间落在了顾未眠的身上。

她这是在……替他开脱?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女孩站在他半步远的身前,单薄的身形正好挡住了敖乐茵几人对他的威胁。

敖乐茵的脸色渐渐变了,声音高亢而尖利:“你拿的?!”她快步的冲过来,从顾未眠的手里拿回了那支口红,“你为什么偷我的化妆品!”

而且还弄断了她的口红,把她的其余化妆品也都丢到了鱼池子里,敖乐茵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那套化妆品可是香奈儿的,值好几千块钱呢!

虽然敖家也很有钱,但是现如今国内经济和国外差距还是很明显,国外的顶尖大牌,也很少再华国设立专柜,想要一套这样的化妆品,还得特意找人从国外帮忙带回来。

这年头,代购还没发展成一向业务呢。

很麻烦,也很费钱。

敖乐茵眼睛紧紧的盯着顾未眠:“我知道了,你就是想要我哥哥带给我的化妆品是吧,因为我哥哥没送给你,你就偷了我的,顾未眠,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恶心,我哥哥绝对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的!”

其他众人看着顾未眠的脸上,都带着极度的震惊。

顾未眠也太疯狂了吧,她到底有多爱敖启钧啊,为了敖启钧,连偷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还只是为了敖启钧送的一套化妆品。

可是她现在站出来承认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她就不怕得罪敖乐茵吗?还是太害怕以后被敖乐茵发现,承受不了那样的压力,干脆先坦白?

几个人同情的看着她,敖乐茵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

顾未眠淡淡的扫了敖乐茵一眼,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平静无波,朱唇吐出一个字:“偷?”她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弧度,“我只是好奇假货到底长什么样子,所以借过来看看罢了。”

说着,她一只手又摆弄起手里的那支唇膏,嘴角带着嘲讽笑意。

“假货?”几个女生对视了一眼,全都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震惊的神色。

“你说什么是假货!你才用的假货,我哥哥特意找人在国外专柜买的,这次回国的时候捎带回来的,你说这是假货?!”敖乐茵声音尖利,一下子叫了起来,看着顾未眠的表情,像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对方。

也是,敖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不过是一套化妆品而已,怎么可能用假货呢?

应该是顾未眠偷了别人的化妆品觉得太丢脸了,故意这样说的吧?

顾未眠轻笑了一声,语调带着几分不符合这个年龄段的沉稳和冷然,难得有耐心的给面前的这几个小女孩解释:“香奈儿的这款黑管口红底下的那个logo,一年前就已经换了尺寸了,哪有印的这么大的?”

“大又怎么了?!”

顾未眠啧啧了两声,摇头道:“这大的,恨不得人家几百米外就看到你用的是香奈儿了吧?”

明明是紧绷的气氛,她此言一出,就引起了一阵低笑。

第10章 省的你看着心烦

这是嘲讽敖乐茵前几日每天这套化妆品不离手,到处找人炫耀的事情吧?

敖乐茵还真是恨不得人八百米外就看到。

敖乐茵脸色涨的通红,冷冷看着顾未眠:“就因为logo大小你就确定这是假的?”

几个女孩看向她,顾未眠说的是几个女孩都关心的关于奢侈品的知识,又是没有听过的,众女孩一个个求贤若渴的看着她,眼睛亮闪闪的。

顾未眠果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