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学霸千金要逆袭-分卷阅读9

怎么她提醒了以后反而把妆卸了?!

顾思妤满怀担忧地低声道:“我就是觉得你性格一下子变化好大,平时不是不化妆见人就会死吗,还有昨天,对霍砚的态度也是莫名其妙的,我听说是你把他从池子边推回来的,简直跟鬼附身了一样……”

她似是感觉到自己失言,懊恼的捂了一下嘴巴。

顾未眠的眼皮一跳,鬼附身?

她从大火中回来,可不就是恶鬼附身吗?

顾未眠目光沉静,静静的打量着面前这个长相清纯、无辜善良的女孩,她永远都是那么温柔,温柔的在言语间,就要推你入地狱。

她漫不经心的说道:“鬼附身?我化妆的时候,才更像鬼附身吧?”

众人一怔,有几个忍不住笑了起来,气氛忽然又变的轻松愉快。

谁都不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顾未眠顾大小姐会拿自己调侃,偏偏,她说的又再贴切不过了。

比起现在素颜的顾未眠,化了浓妆的她,妥妥的就是一个恶鬼。

可是她明明就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偏偏要那么糟蹋自己的脸,也真是够不想不开的。

顾思妤手指紧紧陷入到了裙摆中,顾未眠带着深意的眼神,仿佛要看进她的心底。

她不确定之前她一直撺掇着顾未眠化妆的用意,是不是已经被顾未眠看破了。

嗓子一阵阵的发干,她也不敢问。

第20章 特别崇拜你

敖乐茵看不惯顾未眠这样出风头,之前说她的化妆品是假的,让她丢了那么大一个人也就算了,没想到顾未眠竟然长得还这么漂亮。

这个年纪的女生,又没有别的什么大烦恼,心中最计较的,恐怕就是喜欢的男生和自己的容貌了。

敖乐茵怎么能够忍受顾未眠长得比她漂亮!

她站起来:“顾未眠,你赶紧去化妆,我不喜欢你素颜!”

顾思妤见状,退后一步,站到了敖乐茵的身边,眼中划过一抹得意,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敖乐茵的命令,顾未眠总不能不听吧?

顾未眠勾唇,淡淡笑了笑:“不喜欢,你可以选择不看,你这样子嘴里说不喜欢,却又总往我面前凑,我会误会你是不是暗恋我的。”

“噗嗤……”客厅中响起一阵阵的笑声。

看到敖乐茵青黑如碳的脸色,众人憋住笑,憋的脸都扭曲了。

顾未眠快步的往里走,看向佣人:“爷爷回来了吗?”

佣人还未来得及说话,身后忽然响起顾思妤叫“爷爷”的声音。

顾未眠扭头,顾老爷子正龙行虎步的走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身材却要比他高出两个头,身形魁梧的老人。

顾未眠瞳孔一缩,是霍家的那位老爷子!

他真的提前来了!

顾老爷子看到顾未眠也是一愣,他明明叫儿子瞒着顾未眠,她怎么就来了?

要是一会儿顾未眠任性的闹起来,得罪了霍老爷子,就算是他也护不住她!

顾未眠唇瓣抿了抿,乖乖的叫了一声爷爷。

霍老爷子的视线在顾思妤和顾未眠之间转了一圈,最终还是落在了顾未眠的身上。

顾未眠本身就长得比顾思妤漂亮,此刻卸了浓妆,整个人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有一种落落大方的沉稳大气。

相比较而言,顾思妤整个人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顾新国眉头紧皱着,他冲着顾未眠挥了挥手,“行了,我和你霍爷爷有事情要说,你们自己去一边玩。”

这件事情,顾家已经做的不厚道,一会儿顾未眠闹起来,他这张老脸也是没地方放!

顾未眠怎么肯走,她要是现在走了,那她跟敖启钧的事情就真的板上钉钉了。

霍家能够允许顾家悔婚,还能允许顾家欺骗他们吗?!

那就是自找死路,今天过去,顾未眠就算再不想和敖启钧结婚,也由不得她了!

她眸子微微眯了眯,没有走开,反而向前一步,看向霍老爷子:“霍爷爷,我总是听爷爷提起你,特别崇拜你,我真的不能留下吗?”

霍老爷子挑了挑眉梢,眸底闪过一丝讶异。

他长相凶横,从来都不苟言笑,霍家家里的小辈,见了他也跟猫避鼠似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小辈说特别崇拜他。

他看向一眼顾新国,蒲扇般的大掌拍了拍自己这位小老弟,朗声道:“你跟孩子提过我?到底说什么了,怎么就让她崇拜我了?”

第21章 算不算数

顾新国也是一脸的疑惑,他什么时候跟顾未眠说过霍家的事情,顾未眠这话又是从哪里来的,他摇了摇头:“没有,我从来不跟小辈说这些。”

霍老爷子又疑惑的看向顾未眠。

顾未眠挑了挑眉梢:“当年抗战的时候,和爷爷你睡一个炕的那个爷爷,不是霍老爷子?”

顾新国一愣,惊奇的道:“你怎么知道?!”

他可从来没有提过霍老爷子霍振华的名字,而且,顾未眠不是一向最不耐烦听他说这些老黄历的吗?

霍老爷子眼眸眯了眯,看来顾新国真的没跟顾未眠说霍家的事情,他笑眯眯的看着顾未眠:“好孩子,快坐吧,来跟我说说,这老头子都说我什么了!”

顾未眠也笑眯眯的,看着霍老爷子和顾新国都坐下,才跟着坐了下来,声音清脆:“说你当年能三年不洗澡还觉得自己不臭。”

话音刚落,霍振华和顾新国双双笑了起来。

霍老爷子更是用手点了点顾新国:“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一双袜子穿一年都不知道洗一次,那鞋子一脱,味道直接能够熏晕一头牛!”

看到身边那些小辈们难以置信的样子,顾新国练市闪过一丝尴尬,瞪了一眼顾未眠。

互相打趣了一句,老哥两个多年未见的隔膜感立刻消失了。

只是顾新国总觉得自己这个大孙女今天表现的有些奇怪,这种古怪让他的神经越发绷紧了。

三天前那场大闹他还记忆犹新,可别在今天又闹出什么事情来。

他视线逡巡了一周,看到另一个沙发上坐在一起的几位小姑娘,看到敖乐茵的时候,顾新国的眉头微微一皱:“茵茵来了,你哥哥呢?”

敖乐茵环胸,冷冷的看了顾未眠一眼:“我哥哥啊,刚才说临时有事,也不知道赶不赶得及。”

顾新国的脸色猛的一沉。

明明之前都说好了,关键时候,又说赶不过来了?!

这是一点都没把顾家放在眼里吗?

他的心缓缓往下沉,敖家不在也就算了,这个态度,前面说好的婚约,还算不算数!

要是不算数,他怎么跟霍家解释?!

敖乐茵微微抬起头,看着顾未眠,脸上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敖家和顾家这一次联姻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知道的,哥哥不来,今天顾家的这场戏就没法唱下去,顾未眠就要嫁给霍砚那个残废了!

她冷笑的看着顾未眠:“其实哥哥是心疼我,知道我今天受了委屈,特意帮我去找化妆品了,要不,我去打个电话给哥哥,让他过来一趟?”

两个人对视,她分明在敖乐茵的眼中看到了浓重的威胁。

顾未眠的眸子轻轻的眯了起来,轻轻一笑:“来不了就算了,毕竟帮你买化妆品要紧。”

敖乐茵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顾未眠。

她刚刚说是什么?……她说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