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学霸千金要逆袭-分卷阅读22

她自己虽然不玩车,但是身边不少狐朋狗友玩啊,这改装的钱,买十辆奥迪a6都有多了。

果然她还是太小看了霍砚……

霍砚打开车载冰箱,拿了一个纸盒出来,刚到了顾未眠的怀里:“到家还有一点时间,先吃一点垫垫肚子。”

顾未眠挑了挑眉梢,拿过蛋糕盒子打开一看,香草口味的,她最喜欢的口味!

她又好奇的看了冰箱里面一眼:“冰淇淋也是香草口味的啊?”

有些难以想象,霍砚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甜点,车载冰箱里全都是这种甜腻腻的食物。

还都是香草味的。

霍砚的内心原来这么少女吗?

她有些好奇的伸出手去,想要看看还有些什么,“啪”的一声,冰箱的门被关上了。

顾未眠吓了一跳,看了一旁的霍砚一眼。

霍砚眉目淡淡,冷峻脸上面无表情:“都是香草味的,不过你现在不能吃。”

“哦……”顾未眠想说,她也没说想吃啊。

又不是小女孩。

她低下头,拆着蛋糕的纸盒。

心思已经跑远了,琢磨着霍老爷子的事情。

她左想右想,就是想不出一个能直接留下霍老爷子的办法。

霍老爷子对霍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正是因为这种重要性,霍老爷子不可能有心情留下来游山玩水,他必定是要尽快回去燕京的。

顾未眠沉沉的叹了口气。

霍砚视线沉沉,看着顾未眠皱成一团的小脸,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就这么想吃?”

顾未眠回神,一脸茫然的看向霍砚。

什么想吃?

她抬眸的那一瞬间,眼里的光,直直的透进他的眼底。

霍砚微微偏头,嗓音沉哑:“只准吃一口,冷饮对女孩子的身体不好。”

顾未眠愣愣的看着霍砚低头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冰淇淋,撕开包装送到了她的面前。

第50章 很甜

顾未眠愣愣的看着霍砚低头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冰淇淋,撕开包装送到了她的面前。

她连忙摆手:“我不是想吃这个。”

“吃吧。”霍砚声音放柔了一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冷硬。

冰冰凉凉的奶油碰到了顾未眠的唇瓣,独属于香草冰淇淋的味道在她的鼻尖引诱着她。

顾未眠一时没忍住,张开嘴,咬了一口,绵软的奶油混着香草的气味在她的舌尖瞬间绽放,绽出一片绚丽的光彩。

她轻“唔”了一声:“好吃!”

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都亮了起来。

霍砚看着顾未眠,有些无奈,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在顾未眠要吃第二口的时候,把冰淇淋拿远了。

“喂!”顾未眠不爽的看向霍砚。

她生气的时候,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更是亮的惊人。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霍砚的目光率先偏了开去,喉结上下滚动,脸上是不动声色:“你撒娇也没用,只有一口。”

顾未眠额上挂下一排黑线,谁撒娇了!

“我只是觉得挺浪费的,这么大的一个冰淇淋支持一口就扔掉吗?”

霍砚挑了挑眉梢,一副“早就看穿你的表情”,顾未眠瞬间暴躁,好想揍面前的男人一顿肿么破?

男人摸了摸顾未眠的头:“冰箱里还有,等你的生理期过去,再吃。”

顾未眠眼睛撑大了,失声问:“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理期?”

车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男人形状完美的唇瓣抿成了一道紧绷的直线,棱角分明的脸上,线条僵硬了,低声道:“是你爷爷告诉我的。”

顾未眠看着霍砚一本正经的胡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顾新国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好!

他就是一个糙老爷们,怎么可能会去关注自己孙女的生理期这种问题?

讲真,想想就尴尬啊!

“……哦。”顾未眠只能干干的回了一句“哦”,别的她也说不出来。

难道说:霍砚,你放在顾家的那些钉子太吓人了,连她的生理期都知道,以后能不能给她多一点隐私和尊重?

估计这话还没说完呢,她就被霍砚在这车上灭口了。

霍砚凤眸微垂,掩住了眼底的失落。

去记录一个女孩子的生理期果然是一种过于变态的做法。

他看着手上在暖气的作用下逐渐融化的冰淇淋,低下头,轻轻的咬了一口。

正好在顾未眠咬过的那一个位置。

很甜……

顾未眠没有注意到霍砚的动作,她看着窗外,忽然眼睛一亮。

车子转了一个弯,开回到学校正门口来了。

“停一下停一下。”她连忙对着驾驶位上的冷睿道。

冷睿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大小姐,这里停车一会儿可能会被堵死,那就开不出来了。”

顾未眠奇怪的看了冷睿一眼。

德昌中学的门口道路确实不像后世那么宽敞,车辆一多,就容易堵住。

不过现在还是大中午,德昌中学也没有到放学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来往的车辆,也会堵住吗?

第51章 不着急

“停车。”霍砚清冷的声音在车子里响了起来。

他的语调没有任何的高低起伏,就是平日里说话最正常不过的样子,顾未眠却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冷睿脸上闪过一丝不甘,缓缓停下了奥迪a6。

顾未眠看了一眼冷睿,又看了一眼霍砚,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

“我去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霍砚点了点头:“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态度简直好的离奇。

被霍砚都虐习惯了的顾未眠小心肝蹦了蹦:“不用,很快的,就是那家店,我买好了就出来。”

霍砚眼底闪过一丝失落,神色不动,低声道:“慢慢来,不用着急,我在车上等你。”

他知道,是自己这双腿拖了后腿。

只是下车买个东西而已,如果带上他,反而会浪费更多的时间。

顾未眠不知道霍砚的想法,她快步的朝着那家小店跑了过去。

这家文具店是学校门口生意比较冷清的一家,开在最角落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光顾。

但是顾未眠知道,这家文具店其实是学校里的化学系主人的亲属开的,小店里除了卖一些日常的学习用品以外,还有一部分陈旧的化学器械贩卖,只是没有放到明面上卖而已。

她重生以来,一直都被一些琐事困扰,复仇是一定会复仇的。

可是老天爷给了她从头来过的机会,她的生活中,不能只有复仇。

医学、药学,还有生物学,她想要继续研究这些,了解这些,这是她的兴趣所在,她甘愿奉上自己的一生去探索其中的奥义。

老板一开始看顾未眠一个学生,并不想卖她这些仪器,直到顾未眠拿出了钱,确定的说自己要买,店主才勉为其难的拿出了一套东西出来。

顾未眠直接熟门熟路的自己找到了店里放化学实验仪器的地方,挑挑拣拣集齐了一套,看着勉强能用,直接付钱走人。

东西很多,装了一个不小的纸箱。

顾未眠把纸箱抱在怀里,纸箱大的几乎要淹没她整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