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学霸千金要逆袭-分卷阅读23


匆匆的走回车子前,却发现车子被几个女生拦住了,场面闹哄哄的。

“是顾未眠!她在那里!”有一个人看到了顾未眠,立刻叫了起来。

其余众人的视线也朝着顾未眠这边投了过来。

几个人的背后,最靠近学校门口的那座教学楼雪白的墙上,用鲜红的油漆写着几个大字:顾未眠滚出德昌!

学校门口,原本是吃饭的时候,一群学生聚在一起看热闹:

“原来顾未眠真的是为了钱和一个残废订婚了啊?”

“那还有假吗?那天可不止我一个人在,好几个人都听到了,两个人订婚了。”

“可是顾家不是很有钱吗?顾未眠有整整一抽屉的香奈儿黑管口红耶,没有这个必要吧?而且……看这个人,开的不过就是一辆奥迪a6,也不见多有钱啊,顾未眠自己上下学坐的还是奔驰呢。”

“你懂什么,谁知道顾未眠那辆奔驰车,还有那些口红是怎么来的,说不定也是那个残废未婚夫送的呢。”

第52章 人赃俱获

“啧啧……一直以为顾未眠是千金大小姐呢,上下课都有豪车接送,原来这一切都是顾未眠装出来的,太恶心了。”

“不过顾未眠要找也找个有钱一点的呀,真是……一辆奔驰,几管口红就把自己给卖了啊。”

所有人似乎瞬间就相信了顾未眠有钱都是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换来的这个事实。

或者说,他们更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顾未眠第一眼就看到了领头的那个人:敖乐茵!

敖乐茵正抱着胸,冷冷笑着看着顾未眠。

她也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原本只是想要警告一下顾未眠,谁知道,顾未眠这么凑巧,就和霍砚一起出现在了学校门口。

如今,“人赃俱获”,顾未眠算是永远都洗不掉拜金女的恶心名声了。

顾未眠看着教学楼上那几个鲜红的字体,神色冷着,眼眶有些模糊。

上一世的记忆汹涌而来。

也是差不多的时间,也是相同的地点,她的名字被写在这座教学楼上。

同样也是这几个字:顾未眠滚出德昌!

那个时候的她,被认定考试过程中作弊。

她不断的解释,没有人听她的,反倒在教学楼的墙体上写下了这一行字。

她就在这个鲜红字体背景下,屈辱的离开。

这一世,她逃过了被污蔑成作弊而记过,却逃不掉这一次的羞辱。

她嘴角牵起一抹淡笑,看着面前这些人厌恶的目光,似是豪无所觉,漫步走了上去,淡淡的看着面前的敖乐茵:“你写的?”

敖乐茵一看到顾未眠的笑容,心底就是一寒,好像又回到了那天在喷泉前,顾未眠扯开假货的外皮,让她无地自容的那一刻。

不过片刻,她就回过神来:“是啊,就是我写的又怎样,难道你不是和那个残废订婚了吗?”

她的下巴高高的抬起,一脸不屑的看着顾未眠。

顾未眠淡淡一笑,云淡风轻,好像被一群女生围起来羞辱的不是她一样。

她靠近了敖乐茵,眸色冰冷,徐徐道:“首先,他不是残废,其次,我和你说过,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你说这个词,我就先废了你的双腿!”

敖乐茵被顾未眠的气势所摄,一时竟说不出一个字,吓得脸色苍白。

好半晌,她才回神,恼羞成怒的道:“顾未眠!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儿!你不过就是一个倒贴都没有人要的_jian_huo!”

不等顾未眠动手,旁边忽然多出了几个人影,团团围住了顾未眠。

顾未眠一眼就认出,这几个人算是敖乐茵的小弟,敖家派在敖乐茵的身边保护她的。

几个人一起动手,抓住顾未眠的手。

同一时间,敖乐茵快速的冲上来就要扇顾未眠的巴掌。

她那张扭曲的疯狂的脸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顾未眠的面前,眼底的兴奋神色近在顾未眠的眼前。

终于……

顾未眠欠她的一巴掌终于可以讨回来了!

顾未眠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下一秒,敖乐茵忽然发出一阵惨叫,惨叫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

第53章 冒犯

顾未眠愣了一下,扭头看去。\

原本一直合上的城车窗不知何时已经放了下来。

车子里,男人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正捏在敖乐茵的手腕上,也不知道他怎么用力的,敖乐茵的整个手腕都被翻了过来,形状扭曲的耷拉着,看样子,手腕似是脱臼了。

她不断的尖叫:“愣着干什么,快点来救我啊!”

她的声音_ci_ji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神经。

顾未眠身边的几个女生总算反应过来,快步上前就要去拿霍砚的手,车门忽然打开,狠狠的撞在了几个人的身上。

整个过程,都没有人说话。

直到有几个人被车门敲晕在地,众人似乎才回过神来。

剩下的人还想上前,驾驶座的门开了。

一身黑衣的冷睿走了下来,他可以不管顾未眠的死活,但是绝对不允许有人冒犯霍砚!

几个女生不敌冷睿一合之力,统统被挡在外围。

没有人来救敖乐茵,她气得整个人都发疯,骂霍砚道:“你这个恶心的残废,快放了我!”

他就是敖乐茵口中的那个残废?

众人一阵惊呼。

原先他们一直以为敖乐茵口中的那个残废肯定是四五十岁,甚至更老的一个老头子,长相阴郁猥琐。

顾未眠为了钱被那样的男人包养确实让人觉得十分恶心。

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残废吗?

他长得这么帅,如果真的身有残疾,那也太可怜了。

有几个女生不禁心生怜悯。

霍砚英俊脸上淡的没有了一丝的表情,深邃凤眸扫过顾未眠:“上车。”

他越是这么冷淡的样子,心底的怒火就越是压抑到了极点。

周身的压迫感强的让人窒息。

顾未眠抿了一记唇瓣,几步上前,对着霍砚道:“松手。”

霍砚整个人仿佛被摁下了停顿键,有一瞬间彻底的静止状态。

他的眸子缓缓的移到了顾未眠的脸上,颜色淡到极点的薄唇轻轻开启:“松手?”

顾未眠点头。

敖乐茵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痛的,她的笑容有些扭曲:“她叫你松手你是不是听不懂啊!你不知道吗,顾未眠她天生犯贱,骨子里贱的比狗还不如,她就是喜欢我打她!你多管什么闲事!”

霍砚沉默着,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他明明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旁人看一眼都觉得胆战心惊。

顾未眠叹了一口气:“阿砚,松手吧,你捏着她,我怕脏了你的手。”

场面又是一静。

这个人真的是顾未眠吗?

虽然声音听着很像,可是无论是长相,还是作风,完全不是顾未眠平日里的画风啊!

顾未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跪在敖乐茵的面前,痛哭流涕的请求敖乐茵的原谅吗?

哭倒是哭了,可是哭的人是敖乐茵啊!

人群中,只有几个一起住在宁水别墅区的女生,看到这个场景,莫名的内心有些兴奋。

果然,顾未眠真的和以前真的完全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