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5

妹就喜欢花园,其实啊,倒是姐姐希望在这儿和你偶遇呢?”
  “二姐姐可是折杀妹妹了。”两个人你来我往,虽说两人都笑脸盈盈,说话间也是客气有加,可是也能看出来两个人的疏离感。
  “二姐姐。”古净仙远远的过来。看起来很是惊喜,就是不知道,这份惊喜是针对谁了。
  “二姐姐,表哥~”
  “仙儿。”司徒平是古净仙正牌的表哥,自然对她比对古净暖好了许多,见古净仙闪着星星的眼神,司徒平温润如玉的笑。
  “你们回来啦?仙儿听说你们回来了,正打算去看你们呢?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你们,真好!”古净仙娇俏的攥着手绢。
  “呵呵,还真是巧啊,司徒平啊,我看你和咱们古家的女孩儿才是有缘分呢,只要你来,总能巧遇两个妹妹。”古净涵调侃。
  司徒平也是不置可否,温和的将她拉进怀里:“没头没脑的瞎说什么?两个表妹这不都说了吗?巧遇而已,再说了,她们可是巧遇你,哪儿是我啊?”
  两人当着大家的面做这些,弄得古净暖和古净仙都有些下不来台的。但是古净暖倒是无所谓,毕竟她现在是对司徒平没有什么兴趣的,虽然原小说不少男主,但是要是说第一男主,她一直都觉得是这位司徒平。她一恶毒女配,还是离人家远点吧。
  “司徒表哥,二姐姐才不是瞎说呢。我瞧着啊!司徒表哥倒是真的和咱们古家有缘分呢!如果没有缘分,司徒表哥又怎么会和二姐姐定亲呢!不仅有缘分,还是大大的缘分。”
  古净暖这话让几个人都愣了愣,随即也笑了起来。
  “还是三姐姐说的对。”古净仙附和。
  “二姐姐,司徒表哥,四妹妹,这我伤风还没痊愈,大夫交代要是散步,也要注意着时辰,这暖儿已经出来有一会儿了......”古净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意思也挺明显的。
  “三妹妹回去休息吧。倚翠,快扶你家主子回房休息。”古净涵交代。
  看着古净暖离开的背影,古净涵敏锐的感觉到,她有点什么不一样了。不过,她还是不太喜欢自己,呵呵。
  见古净暖走了,古净仙也借故离开了。
  一时间花园只剩下了古净涵和司徒平,看司徒平若有所思的样子。古净涵微微有些动气,转身就要离开。结果又被司徒平扯进怀里:“吃醋了?”
  “哼。三妹妹四妹妹都很漂亮吧?”
  “她们再美,也没有我的涵儿美,而且,我又岂是那注重表象之人。她们又怎能像涵儿给我的感觉?我只不过是有点好奇,看起来你这三妹妹性子倒是变了点。没有横冲直撞的挑衅你,不过也是牙尖嘴利啊!”
  “那倒是,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能不找我的事儿。可是稀奇了。倒是你那个嫡亲的仙表妹,水灵灵直勾勾的看着你,你就没点心思?”
  “呵呵,傻丫头,如果我真有心思,我当初干嘛要与你定亲,不如直接遂了我娘与姨娘的意,定了仙表妹得了。你呀,不准和我吃这些飞醋,倒是你,这次出门,虽然身着男装,可我可看见不少人对你青睐有加了。”想着,司徒平似是心有不甘,直直就朝那樱唇上贴了上去。
  “恩......”两人贴在一起。辗转吸吮。
  司徒平的手更是不老实的揉搓着古净涵的胸。
  “恩......别,不......不要......” 一阵阵女人娇喘的嘤咛声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而司徒平则是向下啃咬着古净涵的脖颈。
  随着司徒平的动作,古净涵的衣物被拉来,两粒尖挺的玉ru随著司徒平的揉动而左右摇晃着。
  这厢两人正在花园亲密,那厢,貌美如花的古净仙狠狠搅着手中的帕子,满眼的嫉恨。面容扭曲而愤恨。
  “古净涵,我不会放过你的。”
  其实她不知道,如果不是她站的远而司徒平又陷入思考之中,那司徒平是一定会发现她的。
  


☆7、家宴

  据说这次古净涵出门谈成了一宗大生意,能赚多少钱,古净暖是不知道啦,不过看古家老爷倒是很高兴的。
  古家有个规矩,平常倒是无所谓,但是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全家各房在一起吃个饭的。也就是家宴。这点是雷打不动。除非有极其特别的事儿,得到了古老爷的首肯,否则绝对不可以不参加。
  而每到这个时候,各房都是精心打扮。
  “净暖啊,来,这是娘让人给你做的衣服。咱们一定要惊艳一下。”王氏是最疼古净暖这个女儿的。大女儿还好,小女儿自从出生,就不受自己父亲待见,而且还不是个儿子,老爷和老夫人也不加心思,她怎能不伤心。
  要说王氏对古净暖还真是不错的,连穿来没多久的古净暖都能感觉的到,那种深深的亲情。她知道,因为王氏对古净涵做的那些事儿,非常不受古家众人的待见,也被取消了当家的权利,如今,古家的内宅,是古二婶在主持的。她娘王氏,除了府里的正常银钱拨划,也没什么外来的钱,无非是两个陪嫁铺子,都是极小的,赚的也不多。这一点也是这些日子古净暖侧面打探的,对于自己女儿,王氏倒是没有什么隐瞒。
  古净暖看着这精致的鹅黄纱衣,还真是美啊,不过,“娘,这衣服,大姐有吗?”
  “你大姐哪儿用我管啊,咱们家还不就你不受待见,老夫人对菀儿极好,定是已经给她准备了,既然她准备了,我也就不多准备了,这衣服的银钱,也是不少的。”
  唉,果然如此。怪不得她大姐古净菀对她和王氏都不太亲,怕是,觉得她抢夺了母亲的全副宠爱吧。
  “娘,唉。女儿这次大病,每日躺在屋里,自然想了许多。这女儿一想,倒是惊了一下。”
  见古净暖这么说,王氏连忙问:“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事儿了?”
  “可不是吗?娘,你有没有想过,老爷和老夫人。他们最喜欢谁。”
  王氏哼了一声。
  “喜欢谁?还不是最喜欢古净涵那个小蹄子。”
  “不是,娘,女儿年纪小,没有细想,你怎的也不好好想想,事情哪儿是那个样子。”
  “怎么?难道不是?”王氏疑惑。
  “老爷与老夫人,最喜欢的,是振一弟弟啊!即使不是振一弟弟,还有振尔和振山,总之,不会是二姐姐。”古净暖给王氏分析,这王氏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但是对待女儿,她是十二万分的真心的。
  王氏被古净暖这么一说,愣了一下。细细想了起来,古净暖继续说。
  “这老人家当然是喜欢男儿的,哪儿会真心对我们姐妹好,不管是得老爷意的二姐姐,还是受老夫人喜欢的大姐姐,都不是他们的心头好啊!前几日女儿在花园碰见老夫人,她还敲打我们,说是要全心全意为了古家,可娘,您是知道的,这古家,会是谁的,会是振一的,也会是振尔和振山的,决计是不会是我们几个女孩儿的啊!老爷对二姐姐好,无非是骗着二姐姐给他们使劲赚钱罢了。老夫人重点培养大姐姐,是因为娘并不重视大姐姐,老夫人拉拢大姐姐,也是为了持续分化我们母女三人啊!大姐姐特别听老夫人的话,娘这边有什么事儿,老夫人怕是都知道吧。还有啊,老夫人平常都对我们和颜悦色,也无非是希望我们嫁了,能够更好的为古家谋取利益,娘,我话撂在这儿,你看着吧。这古家一定会给我们几个嫁的很显赫的,特别是最听话的大姐姐。老夫人他们才不会想那个男人如何,只会是想会怎么给古家带来最大的利益。娘,以后用点心在大姐姐身上吧。不然,大姐姐是真的要和你离心了。”
  听完古净暖这番话,王氏也明白了过来,恨的暗骂:“这些老不死的。”
  古净暖忙捂住王氏的嘴。“娘可千万小心,隔墙有耳啊!就是我这院子,也不是完全没问题的,娘身边也一样。凡事小心着点,这古家,可不是......”古净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却也是十分的浅显的。
  看古净暖这么说,王氏又惊了一下。唾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