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7

人,古净暖暗暗想着,这,怕是早就想好的人了吧?那天,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说一下,据说,新看上的这个女人,年十八。因为守孝三年,结果耽误了最佳的议亲年龄。家里母亲不在了,父亲又有了后娘,自然对她很是一般,而她又有几分颜色,后母竟想将她嫁与一个七十多岁,还仍好赌的老光棍儿,为了贪图那彩礼钱。柳氏拼死反抗,也没有办法。她也是在法华寺祈福的时候遇到了同去祈福的二夫人,二夫人怜她可怜,知晓她身世凄凉,又见她婉约有颜色,便想到了老夫人要为古大爷纳妾的事儿。二夫人素来是心肠好,看她已欲放弃生命,就将其引见给了老夫人。不成想老妇人对她倒是格外满意。古净暖撇嘴,还不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呢?
  王氏来古净暖这里好顿哭诉,说是要去找古大爷闹,被古净暖劝住,后来又哭哭啼啼的还让古净暖去找古大爷,古净暖没同意,开导了王氏许久,她知道王氏的想法,她并不想让自己的丈夫有别人,可是这又哪儿是她能定的了的呢?闹,是怕是更加惹人不待见吧。还不如以静制动。王氏听了她的安抚,总算是收起了那些许的不忿。
  这柳姑娘据说长的很是可人。
  柳氏进门那天并没有遮什么红盖头,古净暖不太懂这个朝代的规律,听倚翠讲了才知道,原来是这样,娶正室或者是娶继室这种,自然是要大红盖头遮头的,但是妾室这种倒是不必。一般都是一顶小轿将人抬进了门,稍微有点身份的,做妾室的,还能在堂上见下众人,敬个茶,那作为奴婢开脸的,压根就是连这都没有的。直接就是被一通训斥,就安置下了。
  第一眼看见这柳氏,古净暖就不禁望向了不远处的古净涵,是的,这柳氏,长得眉眼之间倒有几分像古净涵,但是身上却也没有古净涵那种仙气儿。反而是媚惑许多。古净暖听下人嘀咕,说是这柳氏,长得更像是古净涵的娘亲,曾经的妾室怜儿,古净暖微笑,终于懂了,怕是,这是专门为了古大爷的喜好准备的吧?古二夫人碰巧遇见的命苦女子?怎么就那么碰巧呢?要是这么说,古净暖倒是真的是不信的。
  果然,古大爷看见了柳氏,样子迷茫了好一会儿,似是在透过她看什么人,不过也恢复了过来。不过他们的这番做派,倒是让王氏将记恨挂在了脸上,愤怒异常。柳氏按照旧礼是要给正室敬茶的,虽然古净暖事先劝过了王氏,但是看来王氏并没有听进去多少,抑或者是刚才古大爷那番闪神让她受了_ci_ji。她还是狠狠的刁难了柳氏一番,弄得古大爷很是侧目。看得出来,古大爷对王氏的这番做派,厌恶浅而易见。而对这位柳氏,也是柔和许多。
  作为一个妾室,是没有什么地位的,柳氏又过来见过三位姑娘,大姑娘古净菀高傲,二姑娘温柔,三姑娘冷淡。见三个人没有一个人难为这柳氏,王氏一副不甘的模样儿。
  第二天,柳氏春风得意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看见王氏的时候,还是陪着许多的小心的。毕竟,当人家的妾室也是很不容易的,这个时代,正房是可以将妾室卖掉的。
  “柳氏见过夫人。”柳氏碰见了王氏,温柔小意的请安。王氏看都不看她,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冷哼一声。
  “既然你跟了老爷,就要恪守本分,好好伺候老爷,知道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早早的为咱们大房开枝散叶。”
  “是,奴婢晓得了。”
  “秋蝉。”
  “奴婢在。”
  “吩咐厨房,给姨奶奶准备些补品,可是要仔细着姨奶奶的身子。”王氏交代,但是又透漏着恶意。
  “是。”
  柳氏听到了王氏的话,柔弱的摇晃了几下。似是很怕。王氏再次冷哼。
  “见不得世面的货色。”摇曳着臀摆离开。
  她走后,这柳氏到似并不怕了。恢复了常态,吩咐自己身边的小丫鬟:“玉儿,咱们也别在外面瞎溜达了,回房吧,我也拾掇拾掇。”
  “姨奶奶......”玉儿一副有点担心柳氏的样子,不过柳氏似是并不怕,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见证了这一幕的古净暖摇头,这古家,就没有简单的女人啊,不管是古家的闺女,还是外面嫁进来的,哪儿有一个省油的灯,倒是自己,像个小耗子似的猫在暗处,观察着别人,真是,真是更加诡异啊!呵呵。
  看柳氏这副做派,古净暖更加肯定这柳氏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再怎么也不能让王氏吃亏啊,再怎么说都是她这副身体的娘亲,而且,是真的很关心她,对她好。
  古净暖是个人家对她好一分,她便会对人家好十分的人,王氏这么对她,对于刚刚穿越,忐忑不安的她来说,还是犹如雪中送炭。
  吩咐了身边的丫鬟回去,古净暖说要自己在花园转转,其实,她是打算直接去王氏那里的,倒也不是说不能带丫鬟过去,只不过,她身边今天带的丫鬟,是敛秋,而敛秋,是四小姐古净仙的人,她信不过。虽然看望自己母亲正当,但是就怕找个理由支开她,她去而复返的偷听,而王氏那边,古净暖是拿不准,有没有别房安插的人。还是小心为上吧,她决定在花园稍微转转,就去王氏那里。
  古净暖没有马上离开去王氏那里,而是四处转了转,逛了一会儿就奔着王氏的院子去了。
  王氏的内院并没有人在院子里,古净暖直接就向王氏的卧房走去。
  正想推门,古净暖却听到屋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声,不禁犹豫了一下,这一犹豫,竟也想到了,这女声,可不就是她的大姐姐,古净菀吗?
  作者有话要说:求戳求收藏~


☆10、真相

  “娘,您刚见柳姨娘回来?”
  “恩。”
  “还是娘英明。”
  不知道是不是穿越来谨小慎微养成的恶习,古净暖听见别人说话,习惯性的就没敲门,而是站在了那里。
  “我早就从老家伙话里话外的意思里听出来了,不就是想给你爹纳妾吗?哼,这么多年了,我就如她们的愿,不过也幸好,我事先准备了柳氏这个人,哼,果然,你爹还对怜儿那个贱蹄子念念不忘。看他看见柳氏时那副样子,哼。你二婶总以为比我聪明,她不是想找个人打入我们大房吗?我这非让她失望不可。哼,她做梦都想不到,她遇见,并重金许诺的柳氏,是我事先安排的。”
  听了王氏的这番话,门口的古净暖愣住了,柳氏,竟是这么回事?这王氏的心思真不可谓是不多啊!可为什么看起来她不是那么回事呢?
  “娘这番做派怕是让他们更加坚信娘和柳氏不对付了,这样才更易于咱们大房。”古净菀的声音。
  “哼,你妹妹那个蠢货,最近倒是伶俐了很多,也看开了许多,本来我想借着这次的事儿,让她和你父亲闹一闹的,没想到你妹妹倒是没接这茬儿,没办法,我直说让她去,她还不肯了。更是发现了身边的敛秋和绮红是别人安排的人。”王氏语气并不好。
  “娘,妹妹也是您亲生的,何必......”
  “亲生的又如何?如果不是怀了她,我何至于同意你父亲又纳了怜儿那个小_jian_ren。一切都是她的错。哼,这些年,我故意冷落你,对她好,可不就是为了捧杀她,凡事让她给我们出头,也用她衬托着你,老家伙会更喜欢你的温柔大方,懂事得体。没想到最近她倒是聪明了起来,气死我了,告诉知春,要多多鼓动她。”
  “知道了,娘。您凡事也要小心,切记不要过犹不及。”古净菀的声音还是依旧温婉。
  “这点娘心里是有数儿的。这古家,也就是咱们母女俩相依为命。一定要处处小心。”
  两个人的话让古净暖的心里一片寒凉。
  没有继续听下去,古净暖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她以为,王氏是真心对她好的,可是结果呢,竟然是这样,捧杀,呵呵,可笑的捧杀。
  原来,王氏一直都在怨恨她,可是,父亲的移情别恋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她以为穿过来唯一对她好的人,竟然是在利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