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11

没想到这茶竟然这么好,古净暖感慨了下,怪不得口感这么好呢。
  看古净暖满足的样子,还有那句真幸福,老夫人高兴的笑了笑。
  “老夫人,不晓得您遣清荷姐姐叫孙女儿过来,是为了何事?”古净暖想起了这一茬,主动提到,她是小辈儿嘛!
  “哦,对,你看我,我真是年纪大了啊,记性也不太好。这前些日子你们姐妹几个去河边品蟹,虽说没有外人,也没有对外宣称自己的身份,但是那在场的几位公子也都是极出色之人,怎么能不晓得你们是谁家的?如今啊,这京城里,都说咱们家的四位姑娘,是顶尖的呢?想必你也知道了,近些日子,这邀请的帖子,也是不断的,看这今儿个啊,就又有了一个,是楚尚书的侄女儿,楚小姐发来的,我问过菀儿了,他家那位堂哥,就是你们品蟹宴那天见过的那位楚公子,怕是那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楚公子才是实际的邀请人。这帖子上啊,将你们姐妹四人都邀请了。”说完,老夫人细细打量着古净暖,弄得古净暖很不解。这是让她说什么?
  见古净暖没有接话,老夫人也没有什么格外的表情,反而是继续说:“你二姐姐啊,说是近来身子不适,就不去了,你大姐姐和四妹妹倒是都要去的,三丫头你前一段时间被蛇吓到了,也不知道你身子怎么样?如果好了,就和你大姐姐她们一起过去吧。如果还没有爽利,那老夫人我也就做主,不准你去了。”
  老夫人这番话可不是真的想让古净暖去的,不过看她也是明白了古净暖就不是个聪明的,所以话说的还是比较浅显直白的。她并不希望古净暖去。
  “老夫人,暖儿其实本来已经好了许多的,可是上次品蟹宴的时候,河蟹有些吃多了,那物又比较寒凉,这身子却是不太爽利,老夫人最疼我了,您看,能不能就让我在家休息了?”
  对于古净暖的识相,老夫人还是很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恩,既然身子不舒服,那就休息吧。清荷,把我那金骏眉给三小姐准备点,让她带回去,这孩子喜欢这个。”
  “是。”
  没想到顺着老夫人竟然还有意外之喜,古净暖连忙道谢:“谢谢老夫人,孙女儿真是太高兴了。”
  “看出来你这丫头惦记这个呢!呵呵。你呀这身子也是弱了点,以前倒不是这个样子的。哎,这老大啊,上次惩罚也是重了点,你娘也是的,都知道你淋了雨,也不知道让你好好养养,原来活蹦乱跳的一个丫头,如今竟然虚弱成这个样子。真是,唉!”
  古净暖并没有对着老夫人急头白脸的反驳。刚穿越过来,只有王氏对她好,她以为,这就是母女天性,自然也对王氏亲近许多,可自从知道了王氏的心,她就不太愿意靠近她了。对亲生女儿竟然如此憎恨,真正的古净暖,说到底,不过是一个被所有人利用的可怜虫罢了。就算是穿越前,她也不过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女生罢了,让她做到八面玲珑,要她装的太厉害,即使她想,她终究还是做不到的。
  她没有反驳,老夫人更是吃惊,本来老夫人的想法是,如果她反驳,闹事儿,就顺势关了她禁闭,这样,以后的邀约也一劳永逸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没有。想到刚才她的识趣儿,老夫人眯了眯眼。
  作者有话要说:打滚求戳求收藏啊啊~


☆15、表弟萧云

  带着那上好的金骏眉,古净暖哼着小曲儿回到了自己的竹园。此时王氏已经过来了。
  “暖儿啊,听说老夫人给你喊了过去,这我也不放心啊。有什么事儿吗?”王氏询问,样子也有些关切。
  “没有的,娘,就是老夫人问我参不参加明日楚府的邀约。”
  “那你参加吗?”王氏打量着古净暖,问道。
  冲王氏笑了一下:“娘,我不参加了,前几日品蟹宴啊,我河蟹吃多了,现在每日还有些坏肚子呢。”她那几日确实有点愿意去厕所,不过不是因为河蟹,而是,喝水喝多了。秋天燥得慌。
  “这大好机会你竟是错过了,唉。听说那日你并没有喝那黄酒,也难怪寒凉了。”
  “那日是在外头,我若是喝完失态也不好看,还要连累古家女子的名声,我自然是不敢多喝了。那个,娘啊,您先坐一下,那个,那个,女儿先去如厕,这近几日......”
  “唉,寒凉了就该吃些药物,这司徒平也是的,一个大夫,哪儿会不知道这河蟹寒凉,竟没有多看着你,着实可恨。行了,你赶紧去吧,我也回房了。”王氏走了。
  古净暖象征性的去了次厕所就回来了,其实王氏并不喜她,做的许多事儿,说的许多话,只要留心,还是会寻到蛛丝马迹的。只是以前,怕是她都没往这方面想罢了,就像刚才,得知她不能去,她语气竟也有一丝欣喜,还有明知她有些腹泻,却也不提请大夫,反而埋怨司徒平。呵呵。
  倚翠这几日见古净暖对王氏的态度,特别是前后的差异,竟然也生出一丝怀疑来,又想到自家小姐那日的反常,她隐隐竟有种感觉,怕是,夫人,也是未必真的疼小姐的。
  “倚翠,去给这金骏眉冲一壶进来。”古净暖很宝贝这金骏眉,将它小心的收在了盒子里。
  果然是好茶,一时间,满室茶香。古净暖慢悠悠的品着茶,想着这段时间的人和事儿。恩,她过来也有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了,本着对书里人物的理解,她还算是安稳,不过那些与书中不符的地方,她也没有过多纠缠,毕竟,这是一个能看得见的现实,每个人都会因为一些事儿变化,她这古净暖又何尝不是。古净暖变了,怕是古净涵的人生也要变了吧,最起码,她不会被山贼轮掉。
  “三小姐,表少爷求见。”
  表少爷?对啊,她怎么还忘了这么一号人了。
  这位表少爷,也是古净暖做坏事的帮凶之一。表少爷萧云,比古净暖小两岁,五岁的时候其父萧显礼因为得罪了当时的大皇子赵景荣,而被诛杀,其母王氏,也就是古净暖母亲的亲妹妹,跟着殉情而亡。本来赵景荣也是要斩草除根的,结果当时先先皇突然驾崩,大皇子二皇子争夺王位,大皇子落败而被当时的三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摄政王诛杀。就没人管这位小朋友了。萧显礼与古大爷算是关系不错,而萧家一脉已然因为大皇子而凋零,萧云无处为家,古大爷果断的收留了萧云。
  而古净暖与萧云的情谊,应该追溯到萧云七岁那年,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特别是自己的姨母还并不对自己好的情况下,很多人都欺负萧云,而正是因为古净暖看见古振尔和古振山一起欺负萧云,而与两人大打出手,结果被罚进祠堂,自此,萧云就成了古净暖的忠实狗腿。而古净暖也算是对自己这个命运多舛的表弟不错,处处维护他。至于他的结局,想到萧云的结局,古净暖心里一冷,他,萧云,是因为她古净暖而死的。
  那个时候,即使并不同意古净暖的意思,但是只要古净暖坚持,这萧云还是会和她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最后司徒平要找人也轮了古净暖,是萧云救了她,而他为了救她,被打死了,这个时候,女主古净涵也赶到了,所以她才躲过一劫。想到最后他的悲惨结局,古净暖心里很不好受。
  可前些日子,萧云为什么没出现呢。
  在倚翠的提醒下,古净暖知道,原来,前些日子是萧显礼的忌辰,萧云动身去了南方,刚刚回来。
  “表姐,这一室茶香,竟衬得表姐不像表姐了。”变声期的男孩儿,说话声音很像鸭子。
  “那表姐该是个什么样儿?张扬跋扈?”古净暖示意他坐下,给他倒茶,十一岁的男孩儿,个子并不很高。萧云明显还是个孩子,样子秀气。
  因为王氏的事儿,古净暖不敢肯定这看着亲切的表弟,是不是真的和自己是一国的。
  “恩,表姐就该张扬跋扈,才是表姐,不张扬跋扈,怎么保护云儿。”萧云一本正经的说,但话确是搞笑的。
  “表姐倒是希望,有一天云儿能够保护表姐。”古净暖直直的看着他。“呵呵,来喝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