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12

。你们也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云儿和我说说你路上的经历吧。”
  见众人都下去了,萧云正了正神色:“表姐,出什么事儿了?听说你身子倒是不好了?姨夫又罚你了?”
  “云儿。你说,你是真心对我好的吗?不是利用我,不是拿我当靶子?”古净暖突然靠近萧云。
  年仅十一岁的萧云突然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就在古净暖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跪了下来,举起一只手,“我萧云对天发誓,如果欺骗暖儿表姐,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发完誓,萧云没有起身,而是回头看古净暖,样子倔强。
  古净暖没有想到,萧云竟然对天发出这样的毒誓,一时间有些恍惚,走过去扶起了他,他们的个子差不多高。“你,你为什么要发这样的毒誓?”
  “表姐,我早就说过,就从表姐一次又一次的救我帮我开始,表姐就是萧云最重要的亲人。”
  两个人又默默的回到了座位上,古净暖捧起了茶杯,灌了一口茶。
  “表姐,出事了,对吗?”萧云成熟的不像个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求戳求收藏~~~


☆16、坏蛋二人组

  古净暖其实是相信他的,相信萧云,看着他真诚的眼眸,古净暖想,也许,她真的太防备别人了。小说里她身边的那些人,总不能一个都不是真心的吧?王氏不是,身边的四大丫头,三个都不是,但是这个萧云,她应该是可以放心的?要知道,在原小说中,萧云为了救她而死,她其实本就不该怀疑萧云的。
  “恩。我身边的四大丫头,除了倚翠现在还不知道,其他三个全是别人派来的。”
  “表姐,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你身边的敛秋不太正常,你还不信我,现在你知道了吧?她们伤你的心了?”
  “不是,伤我心的不是她们,呵呵,伤我心的,却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古净暖没有直说。
  “是姨母。”萧云肯定。
  古净暖惊讶:“你怎么知道?”
  萧云翻了个白眼:“表姐,看来你总是不注意我说的话。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早就怀疑姨母不是真心对你好了。哪儿有这么对你好的?不断的鼓动你和姨夫,和二表姐作对,这样不是在害你吗?你还说我神经过敏。现在知道不是了吧?”
  “云儿,我真的很失望。身边的人,没有人是真心对我。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不知道在这个家里还怎么生活下去?”
  “表姐,你别怕。你刚才不是还说吗?希望云儿保护你。云儿已经长大了,我会保护你的,就像你这些年一直保护我一样。我们姐弟俩不能让他们那些人看扁。”
  “恩。”
  “表姐,这次我出门,留了心。原来二表姐出门,都是自称白少爷的,咱们京城人自然知道那是二表姐假扮的,但是不少外地人,竟然以为那是大少爷。”大少爷,也就是二房的的古振一。
  “呵呵,竟然是给人家做了嫁衣。”
  “是啊。表姐,这茶真不错。”
  “呵呵,这是老夫人给我的。”古净暖开口。
  “呃?老夫人?”萧云皱眉,样子有些不解。老夫人并不得意古净暖,人尽皆知。
  “是啊,只不过我顺了她的意,不去参加明日楚府的宴请罢了。”古净暖将那日品蟹宴和今天在老夫人房里发生的事儿讲了一遍。
  萧云微笑:“表姐,你早就该像如今这么长点心眼了,不然他们一个个的都要欺负你、利用你。”
  “我现在醒悟,也不算晚吧?”古净暖也微笑。
  “恩,不算。”其实,变声期的男孩儿,声音真的很怪很难听有木有。
  “呵呵,云儿啊,我怎么觉得,咱们像坏蛋二人组啊!”
  “哼,这古家,又哪儿有什么好人。怕是,我们这样的,才算是好人吧。”
  古净暖失笑,他们算是好人?他可真是往他们自己脸上贴金啊,这书里那些坏事儿不是他们干的啊?不过,貌似这萧云看人还是比较准,对事儿也比较留心,想到原来小说里萧云给古净暖出的那些主意,现在单想,还真都是对古净暖好的,那些坏事儿,也是在劝阻古净暖无效的情况下做的。
  “云儿,这古家,我们要凡事小心。”
  “恩。”
  “云儿,我不太懂这个哈,你说,如果我想挣点钱,或者是想有钱,要怎么做?”古净暖和萧云商量。
  “表姐想攒些银钱?”
  “恩。这人不靠谱,还是银钱比较靠谱啊。”
  萧云想了想,“其实这个,我还真的不太懂,表姐也知道,我出去的机会也是少,而且,我的身份......,不过我知道,咱们府里的各房,都是靠做生意赚些体己的。”
  古净暖想了下,是啊,萧云六岁的时候就来到了他们家,自己又身无长物,这些年寄人篱下,出去的机会也不多,赚银钱的机会更不会靠近他。
  “以后我们留心着点,要攒点钱,不然你怎么娶媳妇儿?”古净暖打趣。
  谁知萧云听了这个话题,倒是很落寞的样子:“我才不要成亲,成亲有什么好,到时候别是再害了人。”萧云父母死的时候,他已经懂事了。他父母情深,却不知道给孩子造成了怎样的心理障碍。
  “萧云,凡事都不要太执着了,就像是从前的我,太执着于父亲的喜爱,母亲的悲伤,而不断的自讨没趣,想和二姐姐抗衡,结果呢,被众人利用,如今我这大病一场,病了这许久,连个真心来看我的人都没有,我想了很多,又恰巧知道了敛秋她们几个的外心,母亲的憎恶,我终于明白,原来,以前终究是我看不开,是我错了。今后,我不会再为他们任何人而活,也不会因为他们的喜怒伤悲而伤悲。我要活我自己。这是我的重生。”古净暖为自己的改变找了许多理由,只有这样,她的改变才合理。
  “表姐......”其实,表姐和他一样可怜吧?
  看到了萧云眼中的怜悯,即使再怎么聪慧,他终究也才十一岁。“你觉得我可怜?不,我不可怜,看透了他们,想清楚了自己要走的路,我们都该高兴才是。”古净暖端起了茶杯:“让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为了我们姐弟的未来,努力!”
  “努力!”坚定的端起茶杯,两人一碰杯,一饮而尽。
  “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不是和这个斗,和那个斗,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存钱攒钱。有些银钱傍身,我们才能过的更好,这古家,也不是我们可以依靠一辈子的地方。”
  “知道了,表姐,不过表姐,等过两年你就要议亲了,按理说,只要你出嫁了,府里是会陪嫁几个铺子的。这是规矩。你也不用太着急。”萧云提醒自家表姐。
  古净暖冷哼一声:“怎么能不急呢?别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嫁,嫁给什么人,就算是这一切都好,府里又怎么会给我好的铺子呢?别想太多了。我还是提前攒些银钱,一旦府里要给我嫁给什么肥头大耳的丑八怪,我也好逃走。”
  古净暖的话让萧云惊到了,逃走?表姐威武。
  “表姐,如果你要走,一定要带着云儿,这里,也不是云儿的家。”
  


☆17、月钱

  古净暖和萧云谈的还是比较融洽的。萧云是不能总来看古净暖的,即使萧云年纪比古净暖小两岁,但是到底也是男女有别的。
  不过以前的古净暖比较任性,经常去看萧云,古净暖决定现在维持这个状态。既然他是她府里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是她的弟弟,那么他们就该同心协力才是。
  “小姐,今天是初一,您该去领月钱了。”倚翠提醒,上两次领月钱,都是王氏将月钱送了过来。这次古净暖打算自己去领。
  这古家虽然是天下首富,但是也不是那乱花钱没有节制的。外头的帐,全把在古老爷手中,三个儿子每人手里也有几个铺子的帐,不过却并不会合在一起商量,只有内院的帐,是如今的二房古周氏在管着。
  各位爷,每个月都在铺子里忙,那是有银钱可以拿的,具体多少,这个大家并不知道,这个钱是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