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14

我倒要看看,对自己家人都抠门的古世杰,能给咱们攒出多少银钱来。再说了,这也得给他找个好听的罪名。”赵景然云淡风轻的说着,仿佛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如何。
  “既然是古净涵会赚钱,她又那么美......”赵景云没有接下去继续说。
  “她不会给我们赚钱的,古家是她的家,不管他们对她好不好,都是她的亲人。况且,她爹对她很好。而且,你该知道我的性子,我比较喜欢,斩草除根。”
  “这古世杰想靠着大皇子一步登天,却不想,这到成了他的催命符。”赵景云摇起了扇子。
  “所有依附过大皇子的人,所有的人,呵呵,都必须死,他们必须都下去给二哥陪葬。”赵景然露出狠戾。
  一旁的赵景云也是一脸的愤恨,怕是,只有这二位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露出如此真实的情绪吧?
  “两年,两年时间,随你玩儿。既然古家想一步登天,你倒是可以帮帮他们。呵呵。”赵景然将赵景云的茶杯填满。
  “谢三哥。”
  如今的古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反而一片歌舞升平,春风得意。
  “老夫人,这二公主给咱们家下帖子了,说是听说四位小姐才貌双全,邀请四位小姐,参加五日后的百花会呢?”王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老嬷嬷了,看到这帖子,喜得给老夫人报信,老夫人也是一脸的得意之色。她一直期盼着,能够让几个孙女儿嫁入王公贵族之家,只有这样,他们古家,才是真的不同了。
  现今,虽然古家是天下首富,可这个社会,商人的社会地位并不高,古家也不算是进入了京城上流社会的圈子。可自从上次品蟹宴之后,这古家女儿的名字倒是传了出去。老夫人暗喜。
  古家四个女孩儿,现今看来,只有大小姐和四小姐是可用的,而二小姐呢?老爷子是不希望这个摇钱树真正嫁掉,而司徒平不是大户,又是古家的姻亲,自然是不会太据着古净涵,还有当初订婚是他就答应过,不会干涉古净涵过问古家生意。如此看来,虽然古净涵姿色一流,可注定不会嫁的显贵,显贵人家哪儿会让夫人出来抛头露面。而三小姐古净暖呢,则是一个绣花枕头,不仅如此,还嚣张跋扈,口无遮拦,难登大雅之堂。
  因此,老夫人但凡有宴请的,都是不希望这二位去的,古净涵去,是抢注意力的,而古净暖去,则是给古家丢人去的。
  要说这天下格局,要从几年前说起,先先皇驾崩,大皇子二皇子争夺皇位,大皇子败了,二皇子登基,成了新皇。大皇子一脉人际凋零,可也是由于新皇心软,放过了大皇子,竟然被大皇子下了毒。适时,三皇子斩杀了大皇子,可二皇子也没多久就去了。本以为这天下竟是落入了三皇子之手,众人也以为三皇子会继位,谁想,他竟将二皇子的幼子推上了皇位,而自己做了摄政王。
  自此,大皇子一脉被悉数斩杀。而这送来邀约的二公主,则是小皇帝的姑姑,赵宝婵。
  得到她的邀约,也就说明,他们古家,离那权利中心,更近了一步。
  老夫人微笑。
  


☆19、分析格局

  老夫人照旧是问了几人的意思,而古净暖见老夫人并不愿意让自己去,她也就顺势不去了,见她最近还算识相,老夫人竟然赏了她一个金镯子,喜得古净暖眼儿弯弯。
  拐进萧云的小院子,这孩子还在看书。
  “云儿。”
  “表姐,你怎么又过来了?”萧云也是怕古净暖总过来,别人会说闲话。不过古净暖才不管他们那么多呢,KAO,萧云一个小孩子,有什么闲话可说的?而且,这二夫人治家还算是严格,也没什么人敢随便乱嚼舌根。
  “没事,嘿嘿,给你看个好东西,看见没?”古净暖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金镯子。
  萧云也是明了的,“今日表姐又识相了?”
  “当然。这次邀约的人是二公主,切,请我去,我还不爱去呢?我巴不得不去。”
  看古净暖这么说,萧云有些不解:“为什么啊?”
  “你不知道啊。我看你啊,虽然看咱们古家大宅里的人看的多,分析的透彻,但是到底也是没去过外面啊,而且啊,你是看书看多了,脑子有点钝。百花会,百花会是干嘛的,还不是邀请各家的妙龄女子前去争奇斗艳?然后各家的名流公子也会参加,还不是去相人的?看见那合适的,也就要回家准备说亲了,说是每年都会评选出来一个才貌双全的百花仙子,就你说我,我有才艺吗?可去了就得吟诗作对,我会吗?去跟着配角子也就罢了,关键丢人啊,还得时时刻刻端着,那么难受,我才不想去。而且啊。你不觉得这皇家的人,都没什么善茬吗?我可不想去。”
  听古净暖似真似假的分析完,萧云想了会儿,点头:“表姐说的有道理。表姐,我觉的,我觉得,你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哪儿不一样?”
  “你,真的是我的表姐吗?”萧云突然严肃的问。
  古净暖吓了一跳,随即努力平复心情,她可不敢说,自己不是,如果真是这么说了,萧云,会不会把她当成妖怪?会不会告诉别人?她要让人烧死可怎么着啊!
  想到她胳膊上有个伤,是小时候和古振尔打架弄得,因为他。
  古净暖撸起了胳膊:“你说,我是为谁打架弄伤的?即使,我娘告诉我对你不需要有什么真心,利用就好,可是,我什么时候不是把你当成我自己的亲弟弟?你现在怀疑我?”
  “不,不......不是,不是的,表姐,只是表姐突然,突然变了。我......”
  “人都是会变的。你也会。在这古家,谁能不变?连我娘都是憎恶我的,你说,我再不变,难道要被人害死时才变吗?”
  萧云红了眼眶:“是啊。这古家,谁能不变?对不起,表姐,我不该怀疑你的。”
  看着那个萧瑟又倔强的小孩子,古净暖叹了口气:“我这些日子天天去奉承老夫人,对着那个老狐狸,总是会学到点什么的,云儿不用怕。”
  “恩。”
  “表姐,等我参加科考,只要我考好了,我就可以离开古家了,到时候我带你一起走,我给你准备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嫁一个如意郎君。”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古净暖失笑。
  掐了下他的脸:“你还是个小孩子。还送我出嫁。其实就算是参加科考,也不一定就是好。”
  “哦?那表姐怎么看?”
  “我在说我的观点之前,你先说说你。你了解这天下吗?”
  “恩,我知道,先先皇有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大皇子四皇子是一派,二皇子三皇子六皇子是一派,五皇子自幼过世。两位公主,大公主被嫁入大顺,两年前过世。二公主被先先皇许配给了司马大人,不过四年前司马大人暴毙。后来大皇子四皇子悉数被三皇子斩杀,二皇子,也就是先皇,被大皇子毒死。如今的小皇帝,是年仅四岁的孩童,他的母亲先皇贵妃,如今是太后。如今朝堂之上,全是摄政王三皇子说了算。他与六皇子是一母同胞。两人把持朝政。”
  萧云的父亲是被大皇子斩杀的,所以他对大皇子一派极度厌恶。提到大皇子的时候也带了厌恶。
  “你这说了和没说一样,你说这些是天底下没人不知道的。”古净暖翻白眼。
  “那,外面都传摄政王和太后其实有私情?”萧云眨巴眼。可这也不算是朝堂之上的啊?
  “谁让你说这个了。唉。如今的朝堂,想做官,其实是很难的。你看,摄政王,六王爷,还有六部尚书,他们全是一伙儿的啊。就算你当了官,也不能有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你的想法必须和他们保持一致,不然就是一个字儿,死。你没看么,这赵景然是什么人,他连自己哥哥弟弟都敢斩杀,你说他不敢干什么?他妹子赵宝婵捅死了自己夫君,可是你看,她不是还好好的吗,现在连男宠都养了。还有六王爷,没事就去打大顺,人家大顺老老实实的,结果他就像逗小猫小狗似的,到底是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