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26

净暖对这些是一窍不通的,就和萧云商量了起来。萧云想了想,提出了一个人选,那就是他的小厮小木头的妹妹,她是四等丫鬟,在厨房工作的,叫小花。因为在厨房工作又是四等丫鬟,也就没有改名字。
  古净暖知道,这是一个可以放心的人。她并不想选那么多不熟悉的丫鬟,其实也未必就好。想了想,又和老夫人提了提倚翠。
  古净暖知道,老夫人回去后定然会单独审问倚翠的。而且,倚翠虽然收了古振一的钱,未必就是对她不忠心。
  其实老夫人回去后确实是单独审问了倚翠,不过倚翠也确实是对古净暖忠心的,她并没有说古净暖与她一同看见了古振一和古净菀偷情,这等破坏人伦的秘事,如果她说了,那么,她是必死的。
  她只说听见大少爷和一个女子在花园偷情,并未看到是谁。老夫人询问了古振一。当然,具体怎么样是没人知道的。可是古净暖想,古振一是一定不会说自己与古净菀的事儿的。
  其实也该着倚翠倒霉,不小心又碰上了古振一一次。
  这样的事儿在大户人家也是很多的。
  恰逢古净暖没一会儿就过来要人。老夫人想了想,还是让倚翠回去了。在老夫人的眼里,古净暖就是一个又蠢,又不会来事儿,这还被人如此算计的傻瓜。既然她执意要让倚翠回去,那么老夫人也没有拂她的意,她瞎闹起来,更不好看。
  说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老夫人就放了倚翠回去。其实敢放倚翠回去,老夫人还有一层考虑,那就是让倚翠盯着古净暖。这她刚消停了两天,竟又闹出这么大的事儿。倒是没想到,这各房都往哪儿放人,既然如此,她也该盯着点了。倚翠答应了,不过却并不是真心。倚翠是古净暖救回来的。老夫人虽然是内院的主事人,但是该对谁忠心,倚翠心里还是自有一杆秤的。
  古净暖如今的四个大丫鬟,除了知春和倚翠,还有小花和另外一个从二等丫鬟提起来的降雪。古净暖没有给人家改名字的习惯,所以小花的名字没有变。
  倚翠也担心以后再有什么事儿说不清楚,回去后就和古净暖坦白了老夫人的事儿,古净暖颔首。知春头部受了伤,不过也不严重,原来几大丫鬟就是住在外间,如今也就没有变。
  经此一事,古净暖倒是对身边的几个人放心起来。降雪虽然是二等丫鬟提起来的,但是据萧云和知春的两方面证实,这降雪也是被古净暖从外面救回来的,然后就一直在古净暖的房里做丫鬟,从四等丫鬟做到了二等丫鬟。
  算起来,她应该也算是可信的。


☆35、古三小姐是草包

  古三小姐把阵仗整的这么大,虽然最后也没有找到金镯子,不过好像也没有人关心这个了。相比于这件事儿,在别人房里安插人这件事儿才是更重要的。
  这事儿闹的这个份上,连古净暖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效果,不过这件事这么轰轰烈烈的开始,却和风细雨般的结束,也是古净暖料想之中的。
  不过当天晚上,古净暖那个所谓的爹,古家大爷古文远,就叫人过来喊古净暖了。
  几个丫鬟都有些担心,不过古净暖倒是觉得无所谓,这古文远又不能把她怎么地了。而且啊,她这么针对古净涵还是因为别人挑拨,类似于王氏之类的。所以啊,她倒是觉得,古文远不一定会为难她的。
  “暖儿见过爹爹。”其实,古净暖是对古文远比较膈应的,要知道啊。这不要脸的,连自己女儿都能下手滴,她能不膈应吗?
  “起来吧。”
  “是。”
  古文远虽然三十几岁了,看起来还是挺年轻的。
  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自己厌恶的女儿,其实也谈不上厌恶,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只是不喜欢,觉得这孩子不懂事。在古文远心里,更多的是古净涵,只有古净涵才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女儿。
  “说吧。今天是怎么回事?”
  古净暖见古文远这么问,哭哭啼啼的就开始讲今天发生的事儿。
  结果还没等她发挥好,说完呢,古文远就打断了她。
  “说实话。我不想听那些,这些都会有人告诉我,我只要知道实情。”
  实情?实情也不能告诉你啊?古净暖腹诽,一脸的呆愣状。
  看古净暖不说话,古文远脸色更加不好:“别和我说今天这事儿是你的主意。说,是谁给你出的主意?”
  古净暖更懵了。这古净暖在古家人心里就草包成这样啊!呜!不过既然大家都觉得她是草包,那她也不能担了草包的虚名儿啊!
  好吧好吧!古净暖略微琢磨,就决定把事儿推到二夫人身上,毕竟啊,今天这二夫人的一干做派,真真是让她开了眼界滴。而且,她貌似得益也挺大,从她爹这儿担点不好的名声,应该也行吧,呜呜。
  “爹,其实是二夫人教我的。”
  “是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弥陀佛,我不是故意赖别人的,不过,这真对她产生不了什么的啊。“其实是二夫人发现了我房里的事儿。然后她知道,直接说出来,就算有证据,别人也未必信她,毕竟有我娘和三夫人都搀和在里面。然后她就说,我们互惠互利,她帮我拔了这些钉子,我帮她把事情闹大,你看,如今娘和三婶不是很不得老夫人待见吗?这样她掌家的位子才更稳。”
  我是坏孩子,我说了谎,我骗了人。古净暖咬唇默念。
  “她?我就知道,这一定不是你想出来的。牵扯上仙儿和振一是为了看起来和她无关?”古文远脑补。
  “恩。”
  “说你蠢,你还真蠢,他们二房怎么会是和我们一条心。不过,唉,算了。你也是个没心眼的。既然知道了她们都是冲着你二姐姐故意挑唆你的,那你以后千万不可在针对你二姐姐了,你们是两姐妹,该是互相扶持,互相体谅的。别傻的人家说什么都信,至于你娘,我看啊,老夫人有一句话真是说对了,你们都离她远点,那个毒妇,我好好的女儿,都被她教成了什么样子。”
  咬着唇,古净暖低头一脸忏悔状:“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前一直以为,二姐姐不好,可是如今我才知道,大家都是在骗我,利用我。其实,二姐姐才是真的没有伤害过我的人,我错了。”她拿出了祥林嫂那副做派。不过显然,古文远还是比较受用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就好,以后你们要姐妹齐心。”
  “恩,暖儿晓得了。”
  古文远也没有说太多,只是简单的问了问古净暖就让她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古净暖远远的就看见了古净涵朝她过来,她知道,古净涵八成是在等她。
  “二姐姐好。”
  “三妹妹来见爹爹?这知春伤了额头,是很容易留下疤痕的,你也知道,司徒平是御医,我从他那里要了去疤痕的药膏,你拿回去给知春用吧。”古净涵从袖子里拿出一瓶药膏。
  “那我就代知春谢谢二姐姐了。二姐姐不光救了她的命,还如此想着她,真是知春的福气。”这竹园刚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古净暖这样说,古净涵也是有些避讳的。免得说她在竹园收买人心。
  “姐姐也是看三妹妹有一个忠心的下人,不忍心见她血溅当场罢了。唉,三妹妹总之凡事小心。”
  不管是古净涵说这话的心境如何,古净暖倒是真心的:“二姐姐,也许你觉得我也是害你的人之一,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有一点你可以放心,老夫人与爹爹说的对,不管如何,我们都是亲姐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小打小闹是会有,但是害你,我是不会的。可我不害你,不代表别人不害你,或者说,别人不指使我身边的人害你。这个家里,你,其实更需要小心,凡事小心。”
  说完,古净暖也不等古净涵回答,带着新升上大丫鬟的小花就离开了。
  古净涵是一个聪明人,她不用说的太多,这样已经是足够的示好了。
  “谢谢。”古净涵看着她的背影,那句谢谢,声音很小,小的古净暖并不能听到,只能让它消散在风里,可是,古净涵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