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27

这个三妹妹,真的是不一样了。或者说,就像她说的,小打小闹的挑衅会有,但是真正害她,她不会做。她们不管怎么样,都是亲姐妹。
  回了回神,古净涵示意自己身边的大丫鬟,“走吧,我们去父亲那里。”有些事,她得和父亲好好筹谋一下。她知道家里的人并不喜欢她,倒是没有想到,事实竟会是这样。今天的事儿,也是给她提了醒。

☆、36都是好演员

  大夫人和三夫人被禁足的时间并不长,毕竟,这转眼间就到了新年,总不能新年了还被禁足吧。不过比较奇怪的是,大夫人王氏并没有来见古净暖,当然,也没去见古净菀。
  据说,当然是据说啦。古大爷狠狠的教训了王氏,并且让她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不要见三个女儿了。对于这个说法,古净暖不置可否。
  这段日子大家对古净暖还是比较不错的,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又闹出什么妖儿来。连古净暖自己都知道,她是一颗定时炸弹呀亲,呜呜。
  其实古净暖也有点讨厌这样的自己,她能说谎把问题推到二夫人身上,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做坏事呢!她其实很怕,很怕最后自己变得和原著一样恶毒。
  新年过的很快,无非也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这是古净暖在这里过的第一个新年,她并不太习惯,而且,那么一大家子人,却并不是,她真正的亲人。
  虽然已经立春了,但是即使是初春,早晨总是还很凉的。
  古净暖看着园子里已经有些发芽的树枝,浅笑。
  自己不是一直都是很适应的吗?莫名其妙的穿越,迅速的适应,稀里糊涂乱七八糟的接触这些原本纸面上脸谱化的人,活生生现实的人,自己甚至会想主意刺探别人,还会说谎,为什么现在,在这繁华的日子里,自己突然心里很是荒凉呢?她其实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很怕的,自己是迷茫又彷徨的。
  可是对这里,她又没有办法心生怨恨,如果不是来到这里,是不是,现在她已经成了一抹孤魂?是的,她跳楼了。也许,她是死了吧。只有死了,她的灵魂才来了这里。
  古净暖这具身体让她重生。既然重生了,她就要认真的接受她现在能接受的一切,包括,貌合神离的家人,山雨欲来的倾覆。
  也许,她之所以最近这么萧条,还是因为,她已经十四岁了,十四岁,意味着故事的开始。《缘,妙不可言》的开端。
  “古净暖,既然你是古净暖,就要认真的过古净暖的生活,这是上天赐给你的机会,不然,怕是你已经成了一抹孤魂了。你已经不是容想想了,你是古净暖,你要加油!”
  拉了拉自己披风,古净暖转身回到暖和的屋内。
  自过年以来,古净暖的情绪一直都不太好,比较低落。几个丫鬟以为她是因为之前内奸以及母亲王氏的事儿伤心失落。这今日是正月初十,出了正月,再有一个半月就是古净菀的婚期了。
  “小姐,该去老夫人那里请安了。”降雪体贴的道。
  自从上次出了事情,老夫人就让各位小姐每日过去请安,说是年纪也都不小了,也是该学些礼仪什么的了,毕竟,都离嫁人不远了。
  “走吧。”
  即使是入春了,老夫人的房里仍旧是烧的暖暖的,老人似乎更是怕凉。古净暖来的不算早,她每日都算是最后一个来的。即使,有时候她起的很早。
  古净菀、古净涵、古净仙皆已到齐,几位夫人因为解禁了,也是每日过来请安。
  “暖儿给老夫人请安。”
  “恩,三丫头来啦!你这丫头倒是懒惰,每日都是来的最晚。”老夫人笑说,不过这话里有没有深一层的含义,那就未可知了,不过古净暖也并没有当一回事儿。
  “没有办法啊,天还没大亮,暖儿实在是起不来呢,只求不要耽误请安的时辰倒好。”小女儿家的撒娇。
  古净暖最近对她们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和话里隐藏的暗示都充耳不闻,也不愿意多管了,凡事都是怏怏的。看起来倒是真像被几个大丫鬟和王氏伤了心。其实实际情况倒是没人知道的。
  “咱们古家这几个丫头啊,我看了,暖儿啊,是最会享受生活的。”二夫人自从上次丫鬟事件之后,更得老夫人的意了。
  虽然古净仙被罚,古振一还被指和丫鬟有私情,不过这都没有影响二夫人。毕竟,古振一是古家的长孙,而且呢,又一向知书达理,与一两个丫鬟有私情,是算不得什么大事儿的。红袖添香而已。而古净仙,更可以说是小女孩儿的嫉妒心作祟,更是算不得什么了,又没有酿成什么大祸。
  “二婶才是说错了呢,暖儿也不过就是贪睡而已,要说会享受生活,那咱们古家,可是轮不到暖儿啦。”古净暖乖乖的坐在下首的一张椅子上。
  “三姐姐,过几天就是正月十五了,刚才我们还说这个事儿呢,老夫人说,我们可以去赏灯呢!”古净仙坐在古净暖的一边儿,一脸的高兴状。
  要说这古净仙,古净暖真是不佩服都不行,这丫头真不是一般人啊,按理说,古净暖揭穿了古净仙安插人的事儿。她应该理古净暖远点,不好意思啊,可是她可不是,在解禁的第一天就去看古净暖了,还好顿忏悔自责,并再三的说,她并不是不喜欢三姐姐,不是想针对三姐姐,她是不喜欢二姐姐,嫉妒二姐姐。这点三姐姐也是知道的,她请求古净暖原谅她。哭的那是梨花带雨。
  古净暖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是安抚了她,并且对她说自己并没有不喜欢她,并没有怪她,她只是因为母亲王氏的事儿比较伤心,与其他的无关的。
  这听古净暖这么说,古净仙又恢复了以往的做派,甚至比以往更频繁的出入竹园。
  古净暖感慨啊,都是好演员,要是演技差点,真是不好意思登场。
  “是吗?我们也可以去吗?可是,那么多人,安全吗?”其实古净暖还是挺想出门的,不是说对花灯有兴趣啊,主要是她想在今年年底的时候逃离古家,既然这样,总是要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儿的吧,不然,她带着萧云,俩人都是没有生活常识的人,怎么生活呢!多出去,多踩踩点,总是好的。
  “看三丫头这个表情,呵呵,听到出去啊,眼睛都亮了。既然让你们出去,断是不会让你们有什么危险的。老夫人说了,大丫头这过完年没多久就要成婚了,还是不要出门了,免得影响不好,毕竟,那嫁的不是一般的人家。二丫头三丫头四丫头一起去吧。我让家丁护着你们,是断不会出问题的。”二夫人现在俨然是老夫人的代言人。
  “那感情儿好,嘿嘿。”
  本朝其实对于女子也并不是那么苛刻,很多时候都是可以出门的。不过大户人家还是比较注意的,毕竟出门也有很多问题,可小户人家对此倒是没那么多的限制。古家自然算是那大户人家,因此除了出门谈生意的古净涵,其他几个女子都是很少出门的,就连几位夫人都是如此。
  “老夫人,暖儿有一事相求。”古净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哦?”老妇人眼神示意她继续说。
  “是这样的,我表弟,就是萧云,他也住在咱们古家,他一个小孩子,也很少出门,我想啊,这次出门赏花灯,可不可以让他和我们一起出门看看?您也知道的,小孩子好奇心都是很重的啦!”
  “萧云?”老夫人似乎是想了一下才想起这么一个人。“我倒是忘了这孩子了,记得那时看他,还是个小娃儿哪。他今年多大了啊?”
  “老夫人,云儿今年十二了。”
  “十二啊!都这么大了,真是岁月催人老啊!想当年,他刚进咱们古家,还是个小不点呢。这转眼就十二了。行了,让他和你们一起去吧,不过,男女有别,在外面,你们还是要避讳些好,毕竟,这萧云也不是三五岁的孩子。”在这憬徽朝,一般男女都是十四五岁议亲,如此看来,这十二岁确实是不小了。
  “暖儿知道了,出门会注意的,不过,在暖儿心里,萧云就和暖儿的弟弟一样,是一个小孩子呢。”
  “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