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31

夫人气的面色通红,不停喘气,似是气极,半天缓不过来。
  “混账,你们两个混账,你们这是干什么,是要毁我们古家啊!”
  ......
  看着街道上的人已经逐渐减少,
  古净暖和萧云是真的有些着急了,这到底人都哪儿去了,别说是司徒平和古净涵,就是那古净仙,竟然也没有回来。
  “三妹妹......”古净暖正担忧着呢,这古净涵竟然一个人回来了。
  “二姐姐。你可回来了,司徒表哥说和你走散了,已经去找你了,既然你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古净暖拍了拍胸口。这三个人出来,可别出了什么事儿啊。
  “我没事。四妹妹呢?”古净涵面色除了有些略微红润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她看见你们久久未归,也出去看灯谜了,不过我让四个家丁陪着她,应该没有问题的,不过,她怎么这个时辰还没回来呢?”
  “谁说我没回来啊?我这不回来了吗?”古净仙也到了,笑嘻嘻的凑了过来。
  “都回来就好。”古净暖放心了。
  “二姐姐,要不要找家丁出去找找司徒表哥呢,既然你们都回来了,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古净暖提议。
  “恩......”古净涵想了一下。“别去找了,免得再走个两岔子。我和老板说一声,和他交代一下,我们先回去吧,回去太晚了,也是不好看的。到时候司徒平回来了,老板会和他说的。”
  “恩,好。”既然古净涵回来了,自然是没有古净暖什么事儿了。古净暖乖乖的做应声虫就好。至于萧云呢,和她们一起出来,除了单独和古净暖在一起的时候,其他的时候,他都是一副小透明的状态。古净暖也明白他的心思,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本身就是很尴尬的。说主子,哪儿是什么正经主子,可要说奴才呢,那也断然不是的。
  “表哥四处找二姐姐,二姐姐竟是不肯等表哥。”古净仙嘟嘴,似乎有些埋怨。她这么埋怨也对啊,司徒平可是人家古净仙的正经表哥。她们又哪儿是呢!
  “咱们若是回去晚了,老夫人定是要埋怨的,下次可就没什么机会出来了。赶紧走吧。”
  古净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疑,为什么她就觉得现在的古净涵有点不对劲呢,可要说是怎么一个不对劲法儿,她又说不出来,疑惑的看了萧云一眼。希望他回去能给自己点意见。
  再看一眼古净仙,为毛,她觉得古净仙也不正常呢?她这觉得这个不正常,那个不正常,会不会,就她自己是最不正常的啊?
  “刚才楚公子和楚小姐还过来了,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古净暖交代。
  “哦?”古净涵听到这个,面色并不太好,相反古净仙就正常些。
  “他们本来是要等你们的,不过楚小姐被一位徐小姐叫了出去,然后没一会儿,他们也就离开了。这楚小姐和大姐姐一样,都是要嫁进六王府的。不过她家可没有像老夫人管大姐姐那么严格。”
  两人听完点头。
  “原来楚小姐就和大姐姐亲近些,没想到倒是有缘分,竟然能够嫁进一家。”古净仙笑说。
  “是啊。”
  不仅古净暖感觉到了,就连古净仙都感觉到了,这提起楚小姐的时候,古净涵不太自然。所以她故意又提了下。果然,古净涵听到楚小姐的时候,面色不虞。
  众人有点疑惑。


☆、39倚翠的死

  古净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这一回了古家,就得到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什么?你说什么?”她面色苍白的看着降雪。
  降雪的脸色更加苍白。语带泣音:“三小姐,倚翠姐姐,倚翠姐姐不小心掉进荷花池,淹死了。”
  古净暖眼泪就这么没有预兆的落了下来,她来的这段日子,倚翠一直忠心的照顾她,虽然自己曾经不断的怀疑过她,但是她还是很忠心,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人,就这么没了?
  “小姐,小姐,你别哭啊......”
  降雪虽然在劝古净暖,但是她的泪水却掉的更加厉害。
  据说,今天是正月十五,倚翠没有出门,就在园内的池子边放花灯,结果也不晓得是石头滑,还是什么原因,她竟然失足落进了池子,溺水而死。
  “我要去看她。”古净暖缓了缓。
  “不行啊,小姐。你不能去看她的,您是金枝玉叶......”
  “让开,不管我是什么,倚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我就不能去见她一面吗?”古净暖推开降雪。知春因为头受伤的缘故,还是休养多,其实这竹园的事情,还是小花,倚翠,降雪忙的多。
  “不是的,小姐,奴婢知道您待倚翠姐姐好,可是,可是老夫人说过,这死人不吉利,不准我们任何人去看。即使是您,也是不行的啊。”
  老夫人?
  “那我们偷偷过去,我要见见她,好好一个人,早上还在对我笑,还在问我吃什么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我一定要见她最后一面。”
  “三小姐,偷偷的也是不行的,老夫人在柴房那里安排了两个人守着。没有老夫人的同意,没有人可以见她的。”知春从外间进来,也是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哭过。
  派人看着?
  “知春,到底是怎么回事?倚翠是怎么死的?”古净暖察觉出了事情的不对劲。
  “小花,你上门口看着。”知春似乎是很怕人。小花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上门口望风。
  “三小姐,我怀疑。”知春眼神坚定。“倚翠是被人害死的。今天晚上的时候,倚翠还是好好的。后来老夫人房里的清荷姑娘过来了,说是要和倚翠姐姐说几句话,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倚翠就要去池塘放许愿灯。结果就出了事儿。出事之后,老夫人特别奇怪,直接就让人给她抬到柴房了,还命人看了起来。以前咱们府里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儿,但是这次老夫人的表现确实是太奇怪了。”
  知春没有明说,可是古净暖还是听出了话里的意思。
  知春的意思很明显,是老夫人设计,害死了倚翠。
  “咱们府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儿吗?”总会有什么原因导致老夫人要害死倚翠吧?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要说是之前内奸的事儿,古净暖是不信的,老夫人既然能让倚翠过来监视她,就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府里也没什么事儿。傍晚的时候三位小姐出门看花灯,其他的事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知春也特别不解。
  “那清荷呢?她找倚翠是什么事儿?什么时辰过来的?”清荷也是一个关键的人物。
  “清荷姐姐是从老夫人哪儿直接过来的,至于找倚翠姐姐是什么事儿,我就不清楚了。我还听见倚翠姐姐问清荷姐姐怎么有空过来,老夫人去大小姐那边,她没跟着啊之类的话。”降雪想了想,尽量详细的讲当时的情况。她们也是怕了。这好端端的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其实即使是知春不说,她也是要说的,这事儿确实是透漏着古怪,她们也做不到什么,不过但求让小姐知道,能够凡事多考虑周全些。
  “老夫人去大小姐哪儿了?”
  “恩。听说是的。”
  古净暖自己琢磨着,老夫人去了古净菀那里,然后回去后,清荷就来找倚翠,之后,倚翠就死了。是因为在古净菀那里发生了什么?
  蓦的。
  古净暖脸色苍白的站了起来。她有了一个可怕的联想。
  “小姐......”知春和降雪都很担心的看着她。
  “知春,你有没有听说,大少爷在干什么?”
  “呃?”知春对于古净暖的这个问题有点疑惑,不过随即开口:“这个时辰,大少爷一向都是在房里温书的啊。老爷和老夫人常常夸奖大少爷的。说是即使是新年,他也没有误了学习。”
  古振一很好学,这点在古家上下皆知,而且,他们还知道,除了贴身小厮,古振一是不愿意别人伺候他,也不愿意别人打扰他的。
  古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