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33

知道看见了小娃儿哀伤的站在池边,啧啧,你不知道,当时我甚至以为自己看见了仙子。md,是谁说的啊,说古净涵仿若仙子,我看啊,也真是没啥眼光啊,就我看,这古净暖倒是更胜一筹。”原来,那晚的黑衣人竟是这憬徽朝大名鼎鼎的六王爷——赵景云。
  “我可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嘿嘿,那我不是当时光顾着美人了吗?要说美,她还真不如她家另外那几位,但是,架不住她耐看啊。真是让人心里痒痒的啊!”
  赵景然笑着点了自己的弟弟一下:“自己说的话都自相矛盾,一会儿说她更胜一筹,一会儿又说她不如另外几位。我看你啊,也甭闹了,我不是说过吗?要纳她做妾。”
  “唉,哥啊,我滴亲哥啊!你都说了,随便我怎么都行,却不肯把小娃儿让给我,还要据为己有,你也太不讲究了。我可是要娶她当侧福晋的,您呢您呢?可是娶她做妾。小娃儿要是知道了,怕是会哭着喊着要嫁我吧?”赵景云痞痞的说。
  “你娶她做侧福晋的前提是与她的姐姐悔婚。你觉得她能愿意,小娃儿心思多着呢!”赵景然虽然只见过古净暖两次,但是对她印象深刻,她和一般的女孩子真的是很不同,人多的时候,她仿佛一个隐形人一般,在外面的风评又不好,但是露出真面目的时候,却是一个调皮又淘气的小娃儿。
  想到她逗萱宁,赵景然笑着摇了摇头。
  “我怎么觉得,小娃儿跟她的姐姐妹妹什么的,也没什么感情啊,要说和自己身边的小丫鬟和那个小表弟的关系好些,我倒是信的。”看来赵景云也不是对古净暖一无所知。
  赵景然不置可否的笑。
  电光火石间,赵景云突然明白了什么:“哥,你......”
  “天机不可泄露。”赵景然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赵景然和赵景云在三王府关于她的讨论,古净暖不仅不知道,甚至连点感觉都没有的,不过她心情还算是可以了,最起码,恢复了很多,最近天气已经暖和了,她也稍微的出门散散步,司徒平的意思是,她也不能总是闷在屋子里,这样伤风更加不愿意好了。
  这段日子出门的频繁了,古净暖也能明显的感觉到,司徒平来的比较频,经常来找古净涵,不过古净涵对他还是爱理不理的。估计两人是闹别扭了,也看的出来,古净仙似乎对这一状况很是开心,近来心情好的不得了。
  萧云也来看了古净暖几次,这次古净暖病了,他倒是也没管那些繁文缛节,该过来还是过来,古净暖也没有瞒他,大致的将事情讲了一遍。得知了事情经过的萧云把嘴张成了o型,是啊,谁能想到,他们姐弟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儿。这古净菀与古振一,是堂姐弟啊。而且倚翠,倚翠也算是死的不明不白。不过萧云到底还算是看多了人情冷暖,仔细的安慰了古净暖一番,也和她说,切不可再将此事告诉他人,结果招来古净暖一个白眼,她怎么可能再和别人说,这古家,除了萧云,她敢和谁说?她敢信谁?
  大概是也觉得自己担心的有点不是地方,萧云挠头。
  在古净暖的授意下,近来这段日子,萧云出门多了许多,不过与其他人比,还是少的,但是与他之前相比,倒是多了。这也是怕突然特别反常,会被人注意。
  古净暖给萧云列了一张单子,包括菜价,房价,路费......等等许多都让他去做了调查。她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比较有计划的人吧,既然要跑,当然要把这些涉及民生的东西整清楚,不然出门了还活不下去,那还不如不跑呢!萧云听古净暖说的这些,目瞪口呆,他还以为,只要有银子,不管是出去住哪里都可以。原来要知道的还这么多。
  古净暖恢复了,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还真是如此,这似乎是心结去了,古净暖整个人也好了许多。她又恢复了往常的日子,此时已经过了正月,还有一个来月就是古净菀的婚事,一切似乎也都如火如荼的准备的差不多了。
  照旧,她还是每日要过去给老夫人请安的,但是在看老夫人,古净暖从心里就有了一股厌恶之情,其实这本小说,做坏事的人很多,古净暖都知道的,但是,切实让她感觉到这种恶毒的,老夫人却是第一个人。她相信,倚翠是断然不会说看到古净菀与古振一的私情的,那么,老夫人也只是在怀疑的情况下就将人害死了,她受不了这种恶毒,又或许,这倚翠是她身边的人,她亲近的人,所以,她更加没有办法收起对老夫人的厌恶。
  老夫人待她还是如往常一样,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不好。老夫人一向都是这样,只对古净菀和古净涵青睐有加,对古净菀好,是因为她好控制,对古净涵好,怕是因为古世杰对她的器重吧。他们知道,古净涵有的做生意的天赋,是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
  想到古净菀的所作所为,那称得上是禁忌之恋的行为,也间接害死了倚翠的行为,古净暖有时候就在想,不知道老夫人知道了她最疼爱的孙子和孙女做出这样的事儿,她的第一反应是怎么样的。
  这段日子古振一都没有出门,据说是学业上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他要潜心读书,古净暖听说后撇嘴,切。估计是把他关起来了吧,和自己的堂姐做出这样的事儿,几位掌事者怕是要气死了。
  “小姐。”降雪神神秘秘的从外面进来,将门掩上。
  “怎么了?”
  “奴婢刚才听说了一个教人震惊的消息。”降雪也没有卖关子的打算,直接就开始说:“奴婢听说,二小姐找了老爷和咱们大爷,说是要退婚。”
  “退婚?”古净暖懵了的看着降雪。怎么就不嫁了?
  “恩,听说大爷没说什么,已经去叫司徒少爷过来了,具体什么个情况奴婢就不知道了。”
  古净暖不明白,没有她在里面搅合,而古净仙又搅合的不明显,怎么他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退婚?这倒是和原来书中的内容不太一样了,在书中,古净涵是在马上成亲的时候逃婚的。那个时候,古净菀也已经嫁了,算起来,怎么都应该是深秋或者立冬了,也不该是这个时候。古净暖很迷惑。
  大概是看古净暖迷糊的表情似是对这件事很不解,降雪接着问:“小姐,咱们用不用去打听一下这件事儿?”
  “不用。”古净暖回过神来。“别人的事儿,咱们少搀和,省的别人以为咱们在里面起了什么不好的作用呢。”
  降雪想了一想,回道:“是啊,小姐说的对,奴婢晓得了。反正此事又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奴婢听说,四小姐很高兴。”
  自从上次的内奸事件之后,虽然当时审讯的屋子里没几个下人,可还是有人的,而且,这些都是签了死契的,嫁娶什么的也都是本家,难免盘根错节,你以为自己和亲近的人说了,不会有别人知道,可别人还有一样的亲近之人,谣言也就这么传了出来,如今,古家谁人都知道,四小姐是喜欢她表哥司徒平的。
  其实就算古净仙表现的稍微有一点点在意,这些人也会将谣言传的像滚雪球一般,诚然,大家自然是不敢在明面上说什么的,但是私下里的议论那可是不少了。
  “四小姐一样,不管是她们谁,咱们都别往里搀和,现在二夫人管着内宅的事务,稍微给你点钉子,就够你受的了。就连我们也一样,难道还能为了一点小事儿就去老夫人那里告状?老夫人想必也是极其看重二夫人的。咱们老实的待着,只要不是事儿惹到了我们头上,我们也就别管那么多了,这个家里,还不是各扫门前雪罢了。”
  “奴婢晓得了。”
  降雪与小花不一样,也与知春不一样,她们三个虽然都是奴婢,但是行走轨迹并不相同。小花是直接从下等丫鬟升了上来,算是一步登天;而知春呢,自小就服侍着古净暖,算是一步步走过来,但是也是在好的环境下,毕竟,古净暖还是三小姐;而降雪呢,则与她们都是不同的,她是从下等丫鬟,一步一步走来,四等,三等,二等,到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