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34

今的一等,所以,她也是她们之中最明白这大宅黑暗的。更是一点就透。
  果然,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古净暖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就看她面色不虞。不过很显然也不是针对她。
  扫一眼众人。那个,她依旧没有改变自己原有的习惯,还是固定的时辰到,最后一个到。
  古净菀像一尊瓷娃娃,离老夫人最近,不过脸上表情有些忧愁。而古净涵呢,则是面无表情。古净仙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喜上眉梢,反而也是拧紧了眉毛。
  “好了,几个丫头都到齐了。我也说几句,咱们家里这段时间啊,因为大家都忙着你们大姐姐的事儿,对你们几个小的自然是忽略了许多,你们这幺蛾子也起来了。有些小事儿,小别扭,互相之间体谅一下就好了,凡事没有必要闹的那么严重,还影响了大家。如今,你们是觉得没事儿了,可咱们这些做长辈的脸面呢?你们也都快嫁人了,这外面不比自己家,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你们是姐妹,都是咱们古家的姑娘,是要相互扶持的,不是让你们互相拆台的。你们几个丫头啊,看着透精透灵的,但是有时候做起事儿来,真真是一点见识都没有,这每日早上让你们过来请安,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多和咱们这些长辈多唠唠,多学学那些治家处事之道。你们倒好,天天就把来这儿当成应酬是吧?昨天老爷子发了好大一通的火气。怪我没把你们教好,这我也没法子反驳。这我也是打年轻过,我处处体谅你们,你们怎么就不理解我老婆子了。”
  “娘,您别生气,喝点茶。几个丫头都是聪明的,她们也明白,您可莫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二夫人体贴的给老夫人斟了一杯茶。
  “唉,老二媳妇,这家里啊,我看就你是个明白人,这些个大大小小的,除了会给我惹麻烦,就是添堵,我这岁数也不小了,也是该享受儿孙福的人了,你说说你们几个,竟然还没有几个小子省心么?”这句话也包含了王氏和三夫人。两人也都面色不虞,狠狠的瞪了古净涵和古净仙一眼。
  古净暖见状,有点隐隐明白,昨天一定是还发生了什么事儿。古净暖也不搭话,反正这事儿本就与她关系不大,她窝在那里做自己的透明人。偷偷的用眼光的余角瞄着几人,老夫人这番话真是让大家脸色都透漏着一股郁闷。
  啧啧。这古家,真是一出大戏,就没有落幕的时候啊。见天儿的上演连场好戏。


☆、41夜枭再现

  距离上次的夜枭事件也很久了,许多人都以为这夜枭销声匿迹了。可也就在这个时候,这夜枭又出来了,而且,连续两天作案。一时间又是人心惶惶。
  不少人也把眼光关注在了古家,最近连路上的官兵都多了许多。
  据说这摄政王已经下了死命令,限期破案,决不能让夜枭一直逍遥法外。
  要说这夜枭,其实也并没有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无非就是偷东西罢了。而且还都是偷有钱的人家,没两天,就会有些穷苦人家得到资助,也因此,许多穷困的老百姓都在祈祷,祈祷这夜枭不要被抓住。
  “听说啊,现在已经满城_jie_yan了,特别是晚上,必须随身携带名牌的。”降雪与古净暖寒暄。
  “这么严啊。”
  “恩,可不是吗?看来这真是铁了心要抓到人了,我听原来的一个小姐妹说,她男人是门房的,说是咱们府门口最近很多官兵的。看样子,还是怀疑咱们古家。”
  原来的时候古净暖不知道,经过这次的事儿她才晓得,出门竟然是需要路引的,想要偷偷离开,真的是很难,她又问了萧云,果然是有这么回事,古净暖简直是想给这倒霉孩子一脚,这么重要的事儿,他怎么不早提醒自己啊!这下子,更是艰难了。
  “其实我一直是挺奇怪的,干嘛非咬着咱们古家不放啊,说是夜枭进来了,可是他也能跑出去啊!我看啊,说不定就是想讹咱们府里的银子。我在厨房烧火的时候,常听那些大娘什么的说起的,说是有些官府啊,明明是知道有些涉案的人家清白,还是要不断的找茬儿,就是为了多得点孝敬钱。”小花嘟嘴说道。
  几个丫头中,小花是最没有心机的。
  “这些事儿也不用我们管,凡事儿有老爷父亲他们呢。咱们女眷啊,老实待着就好。”古净暖笑。
  “那倒是。”
  这几人的谈话也没有几日,夜枭出没的时候又被巡防队撞到了。据说,这夜枭只是轻功好,要论功夫,几乎是没有的,当然,他也不和人多交手。基本被发现了就逃,而且,这人又是在古家附近不见的。
  第二日,这事儿就传的沸沸扬扬了,这古家是天下首富,那么有钱了,至于做这种事儿吗,也未见得,还有些妒忌古家家产的人则是说古家的钱来路不正。说不定啊,这夜枭就是古家的人。
  古家书房。
  “你们几个怎么看这件事儿?”古老爷古世杰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
  三兄弟互相对视,虽然几房媳妇儿不是很和睦,但是古世杰的几个儿子关系倒是不错,算得上是兄友弟恭了。古世杰就经常教育几个儿子,互相帮助,相辅相成,古家才能不断壮大,才能赚更多的银子,如果只是只贪图眼前的利益,那么古家迟早会败落,而古文远兄弟几人显然不是几个内宅妇人的心思能比拟的,自然是看透了许多。互相之间的关系也很和睦。
  古文远想了一想:“爹,其实这件事儿第一次发生的时候,我就觉得里面透露着古怪,这夜枭按理说也不是善类,怎么就能那么轻易的被巡防队撞见,要知道,当时的巡防队可不是现在,为了抓他出动大批人马,那个时候明显是不小心撞到的,好,他躲到了咱们家,这也是正常的,找个地方藏身总是贼被抓到的第一时间的反应。可是,这事儿怪就怪在,官兵第一时间就围困了咱们家,可是,这夜枭还是不见了,凭空消失,你说奇怪不?而这第二次,也就是昨儿个,这夜枭又被发现了,他不会不知道,现在城里是出动了大批的兵马,就是要抓他的,可他还是出来活动。然后又是在咱们家附近不见了。至此,儿子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这夜枭,会不会就是想让人以为,他是咱们家人?就是想陷害咱们家?”
  “爹,大哥说得对,我也有此感觉。这是太巧了,处处透漏着古怪。我的观点是,咱们府里,一定是有一个吃里扒外的人再和夜枭里应外合,他藏起了夜枭,而夜枭的目的,就是陷害咱们家。眼下菀丫头的婚事越来越近,咱们古家虽然是首富,但是自古以来,商家的社会地位并不高,如今能和楚尚书的女儿一起嫁进六王府做侧妃,想必应该也很招人妒忌。”古家老二文惠也分析。
  “有人想陷害咱们家是肯定的,可是,未必与菀丫头嫁人有关,要知道,第一次把夜枭牵扯进来的时候,皇上还并未赐婚。”老三也开口。
  “恩,你们几个分析的都有道理,看来大家的意见也比较统一,是有人想要陷害咱们家,而且,咱们家一定有一个人在吃里扒外的和他勾结,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我在家里的各处也都安插了人,仔细的进行了排查,可又却是没有找到那个内奸。”古老爷摸着自己的胡须,语速缓慢。
  “究竟是什么人想要陷害我们家呢?”古老三气愤。
  “咱们古家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得罪了太多的人了,也太招人眼球了,要说对我们心里有隔阂的,一定是不在少数的。想陷害我们的人,一定也是不少。”古文远叹气,他知道,想找到这个幕后黑手,太难了。
  “其实,夜枭的事儿固然很复杂,但是,我们也可以在外面多放些风声,就说是有人想要陷害我们古家,只要没有真凭实据,这事儿应该也不会特别大的牵扯到我们家,我担心的是另一桩事儿。这既然有人要针对咱们古家,那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咱们是在明处的,一定要处处小心着,万不可让人抓到什么把柄。要知道,咱们家能让人抓的把柄,可是不少啊。文远文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