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36

边古家是难得的和谐,而尚书府却并不是如此了。
  “小姐,小姐......”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儿敲着门,不过门里并没有反应。
  “小姐,奴婢是巧儿啊,小姐,你在里面吗?”
  “怎么了?沂南怎么了?”楚逸轩路过,问到。
  “启禀少爷,奴婢刚才去给小姐端燕窝粥,可是回来后,就见门已经关上了,奴婢怎么敲,也没有动静。”丫鬟巧儿急切的和楚逸轩说。
  楚逸轩也有些急,使劲推开了门,“嘎吱~~~”
  许是楚逸轩的力气太大了,门终于开了,而门里的情景让楚逸轩肝胆欲裂。
  “沂南......”他嘶吼一声。
  楚沂南单薄的身子挂在房梁的一根绳子上,而地下,则是已经倒下的椅子。楚逸轩飞快的冲了过去,将自家妹子放了下来,将手探了过去,鼻息很是微弱,楚逸轩嘶吼:“快叫大夫,快叫大夫......”
  不断的按压楚沂南做着补救的措施,可是她依旧是只有一丝的微弱气息,静静的躺在那里。没一会儿的功夫,楚尚书和大夫都先后冲了进来。
  老大夫也不管那些繁文缛节,赶紧开始救治起来。
  楚逸轩和楚尚书都是一脸的悲痛与哀伤,却也只能静静的等待。楚逸轩一个回身,狠狠的锤了墙壁一下。“沂南怎么这么傻,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家陷入了一片的混乱。
  许久,老大夫出门:“楚尚书,楚公子,楚小姐已经救过来了。不过还需谨慎调养。”
  楚沂南被救活了。不过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不能张扬的,而这位老大夫,也是与楚家关系甚笃的。楚尚书对此还是有些放心的,只能谨慎的叮嘱自家下人。对外宣称,楚沂南生了重病。需要精心调养。
  两人进屋看还在昏迷中的楚沂南。楚逸轩瞄到桌子上的纸镇下,压了一张纸。想必,那就是楚沂南的遗书。楚逸轩过去将遗书攥在手里。
  “那是什么?南儿,南儿的遗书?”楚尚书还是看见了。
  本来楚逸轩是想自己看过之后再决定是否给父亲的,既然现在被看见了,也就将遗书递了过去。他其实也是怕自己的父亲身子受不住。
  二人将楚沂南的遗书打开。而其中的内容,则是令二人肝胆欲裂。
  “父亲,哥哥: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沂南已经不在人世了。沂南没有办法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了。沂南自幼丧母,父亲对沂南和哥哥全心全意,甚至不曾纳一妾室,只求我们兄妹能够幸福。可是如今,如今沂南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哥哥,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父亲。沂南先走一步了。
  回想这十几年的时光,如果不是遇见司徒平,想来沂南还是万分幸福的。显赫的家世,出色的外貌,耀眼的才华,和睦的亲人,这些沂南都有了。可是,人生从来都没有如果,沂南还是认识了司徒平,并且爱上了他。他不要我,他虔心爱慕的,只是他的古净涵。本来,大局已定,沂南已经决心嫁入王府,在自己应有的人生里,努力的幸福。可是,可是为什么老天爷不给我这个机会。
  那日,那日,沂南命丫鬟找司徒平,只是想做一个最后的告别,一个对过去,对曾经的心上人的一个告别,可是,古净涵误会了我们,她伤心的离去了,她大骂我们不要脸,我承认,是我不要脸,是我不顾一切的亲吻了司徒平。可是,我真的没想拆散他们,我只是,只是对自己过去人生的一个告别,真的,你们相信我,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惩罚我。我会遇见那群坏人,为什么,你们知道吗,知道吗?你们的沂南,你们的南儿,被人侮辱了,被几个_ren_zha侮辱了。司徒平他为什么要扔下我,为什么?我好恨。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想,既然我已经不干净了,是断然不能嫁入王府了,不然,就是害了父亲。只有一死,如今的南儿,只有一死。也许死了,我就解脱了,从那件事之后,我每晚都做噩梦,每晚都是如此,只有一死,我才能解脱,只有一死......”
  看的出来,楚沂南的信曾经被泪水浸湿过许多次,话语间也并不像往日那般有条理。看来她在写这封遗书的时候,已经是万分伤心了。
  “南儿,我可怜的南儿......”楚尚书老泪纵横。他也算是一生显赫,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他出色的女儿,被人侮辱了。
  而一旁的楚逸轩,也是伤心的脸色发白,摇摇欲坠。
  “爹,我会找到那些_ren_zha,我要找到他们,我非杀了他们不可。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伤害了南儿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南儿,我会给你报仇,我会给你报仇的。”楚逸轩脸色发白,眼睛发红,整个人也处于癫狂状态。
  “不仅是那些欺负了妹妹的_ren_zha,还有司徒平,古净涵,我不会放过他们,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休养了两日,楚沂南就醒了,她不吃不喝继续寻死。愁得楚尚书头发都白了,最后,还是楚逸轩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她才开始继续吃饭,不过整个人也是神情呆滞。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过去。毕竟,婚事迫在眉睫。
  楚沂南已经不能嫁了。
  努力平复心情,楚逸轩看着自己几天就仿佛老了许多的父亲,开口:“爹,必须和六王爷说清楚,南儿不能嫁了。咱们一定要找一个理由。”
  楚尚书苦笑:“找一个理由?要知道,这婚事是皇上赐的圣旨,难道我们抗旨不成?理由,我就是拼死,也不能说出这事实的真相。我的南儿,必须体面的活着。”
  楚逸轩冷哼:“圣旨?是皇上的圣旨,还是他赵景云自己的想法?谁不知道,如今的朝政,全都把持在赵景然手里,赵景然就是圣旨。爹,赵景然一向对您比较器重,不然,咱们去求求他吧?”
  “轩儿啊。你一向涉世不深,当然是不懂这些弯弯绕,我们六部尚书算是摄政王的嫡系。他自然也是器重我们,可是,你要知道,没有一个合适又妥当的理由,不管我们是怎么样的嫡系,这事儿都是不行的。”
  “就说妹妹患了重病。”
  “重病是可以拖延婚事,可是却不至于让他们取消婚事啊。”
  “可不说,到时候赵景云发现妹妹不是清白之身,他不会饶了妹妹的。他那个武夫。”楚逸轩想想就不寒而栗。
  楚尚书叹了口气:“能拖一时是一时吧。我先去求见摄政王。”
  楚尚书去见了三王爷赵景然,赵景然也没多余说什么,只是说要考虑一下,让楚尚书先回去。等楚尚书一走,六王爷赵景云就从内室出来了。
  “这事儿有点意思哈。”
  “楚沂南_zi_sha了,具体原因并没有查出来。”赵景然淡淡的说,他的暗卫在各府都是有人的,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他这边就会得到消息。
  “她不是喜欢司徒平吗?八成是不想嫁我吧,啧啧,想想真是让人心寒啊,为了不嫁我,人家还_zi_sha了,你说说。”赵景云话音儿拉的很长,惹来赵景然一个白眼。
  “楚尚书是一个老好人,他也知道楚沂南不嫁最后会有什么下场,可他还是来了,就说明,事情背后的原因,一定比让女儿终生不嫁更严重。不管在这几日能不能查出原因,你先说说你的想法吧。”
  “我估计啊,今晚他就能来找我,这样吧,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就当做个顺水人情了,我就放他们一马,怎么样?”
  赵景然点头。
  “哎,哥,你真不肯把小娃儿给我啊?啧,你不是说你对女人不太感兴趣了么。既然不感兴趣了,还不成全你自己弟弟,有你这样的哥哥吗?”赵景云摆弄着桌子上的文房四宝,再次招来赵景然的白眼。
  赵景云是大将军,也是武夫,对这些舞文弄墨的东西一向都是不太懂的,就算是百花宴,他身为座上宾,也不过是走个过场,他的主要任务,是看美女。
  “我都对女人不太感兴趣了,难得碰个有点意思的小娃儿,你怎么着还和你自己哥哥抢,有你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