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37

做弟弟的吗?”原话还了回去。
  “你感兴趣不领回家。还让我在这儿觊觎着。”
  “这天底下,但凡是有点姿色的,有点意思的,哪个你不觊觎?”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理直气壮啊。
  虽然赵景云这么说,但是赵景然知道,要说这长情,赵景云也是不遑多让的,只不过,他爱错了人。所以,现在只要能让他开心,赵景然一般是不会拒绝他的什么要求,而古净暖,其实这也是赵景然故意的。没错,他是对古净暖比较感兴趣,但是也不是说非和自己弟弟抢的地步。现在拘着景云,只会让他越来越有兴趣。他把心思放在其他的地方多的情况下,才不会想那些伤心事。
  换言之,其实赵景然已经打算把古净暖弄给自己弟弟了,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对什么人,就要用什么样的方法。他知道,景云如今游戏人间,无非是因为爱着不该爱的人罢了。让他和别个女子长相厮守,赵景然自己都觉得不现实,不过,他还是希望有个人能陪着景云,景云与他不同,他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可是景云不是。只不过,他是痴心错付。
  看着年纪不小,但是仍旧是聒噪的叨叨着的赵景云,赵景然叹了口气。
  果然,当天晚上楚尚书就拜见了赵景云,赵景云假意的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暂时取消婚事。另外也答应了楚尚书,会和赵景然和小皇帝说,最好是取消赐婚。楚尚书算是感恩戴德了。看着楚尚书如释重负的表情,赵景云也觉得有意思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不过虽然有点好奇,但是赵景云也懒得去查,他知道,最后他三哥一定是会把结果告诉他的,毕竟,他那些暗卫也不是_bai_chi。他没必要自己费那个力气。


☆、43取消赐婚

  这几家欢喜几家愁,楚沂南取消了婚事,古家自然是万分高兴的,要知道,这样就只有古净菀一个侧妃了,地位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有时候古净暖比较小阴暗的猜测,那个,古净菀可是和古振一有一腿了啊,她并非完璧,在这个时代对女子的贞洁可是看的极其严重的,到时候新婚之夜可怎么糊弄过去啊,费解。
  前几日家宴的时候,古净暖见到了许久没见的古振一,他整个人憔悴的厉害,古净暖想,他对古净菀,怕是有真感情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楚沂南得了重病没有办法成婚的事儿,老夫人近来是喜上眉梢,对几个小辈儿也和蔼了许多。
  不过虽然老夫人高兴,可比较让古净暖纳闷的是,为什么老爷看起来不太高兴捏?
  再次对这个家吐槽一通,哪儿有在自己家,叫自己爷爷老爷,叫自己奶奶老夫人的。真是可笑。
  天气已经日渐暖和了,古净暖吃完了饭就在花园里溜达,消食儿。今晚的饭菜真给力啊,嘿嘿。摸着滚圆的肚子。古净暖感慨,如果说这次穿越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这吃的比较给力吧。要是在现代。她哪儿有机会吃这些好吃的啊。即使古家每日的菜色并不特别多,古净暖也觉得很给力了,自己家吃饭,这些足够了的。
  蓦地,一抹黑影闪过。
  古净暖吓得差点摔倒。
  “小,小姐,有人......”知春也看见了,有点怕。
  这些日子夜枭闹的欢,古净暖心里极其忐忑。不晓得会不会是夜枭。压下自己的好奇心,“知春,我们回房。”敬而远之才是王道。
  “是。”知春听了古净暖的话,连忙和她一起往回走。她们不掺合这趟浑水才是对的。
  就在她们猜测这黑影是不是夜枭的时候,这枚黑影已经闪进了兰园。
  轻松的闪进了内室,古净涵正在看账本。察觉到有人进来,古净涵还未等呼叫,黑衣人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另一手也拉下了面巾。
  竟是安晓晨。
  拉下面巾后的安晓晨放开了捂住古净涵的手。
  “你怎么来了?”古净涵似乎是并未奇怪来人是他。
  安晓晨大大咧咧的坐在床边,“你不肯理我,我只有找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司徒平和好了。”样子很是委屈。
  “晓晨,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都和你说过了,我不会离开司徒平的。”古净涵凝视他。
  “我不管,你都是我的人了,你怎么就不肯和我在一起?你忘了那天晚上,我们有多快活......”安晓晨过去拉住她,就要亲了上来。
  古净涵推拒着:“不行,晓晨,你明明知道,司徒平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那晚,那晚就是一个错误,我已经决定忘了,你也忘了吧,找一个好人家的姑娘成亲吧,别再想着我了。”
  安晓晨委屈的嘟嘴:“我知道你和他在一起过,可是,我说了,我不介意,我一样可以娶你的。如果换了司徒平呢,如果换了他,他能做到吗?如果他知道你有过别人,他能做到对你一如既往吗?”
  “这不用你管。”古净涵咬唇继续推拒着。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涵儿,我可以不在乎名分,求你,求你和我在一起吧。只要能偶尔偷偷的和你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涵儿。我知道,你对我也不是毫无感觉的,对吗?求你,我只求你偶尔施舍一点时间给我。我冒着被别人当成夜枭的危险过来,就是想见见你,不要赶我走,不要不理我,我求求你了。”看着这张俊朗的面孔上透漏着无奈与委屈,古净涵的心终是软了下来。
  “你,你这是何苦呢?”她叹气。
  “爱情本就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安晓晨将嘴靠了过去,辗转吸吮起来。手更是不老实的上下游移,转眼间,两人的衣服就滑落了,屋里传来轻微的喘息声。
  “恩......”
  “求你,别出声儿。”
  “好,听你的。恩......”
  兰园内的两人激战正酣,而竹园呢。
  古净暖正在猜测看见的黑衣人到底是谁,看着黑衣人去的方向,最有可能的,就是去兰园,可是这也做不得准的,也有可能是去别的园子。
  那个黑衣人会是传说中的夜枭吗?古净暖想了
  半宿,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有淡淡的两个黑眼圈。
  降雪与小花并不知情,取笑着古净暖,不过知春并未出声。
  其实如果是往常的古净暖,说不定就跟上去了,看看那个黑衣人到底去了哪儿,是怎么回事,可是如今,古净暖知道自己该收起那些没有必要的好奇心。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今天再看古净涵,古净暖总觉得她也蛮憔悴的。
  老夫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兴,甚至关心了几人几句。
  “这菀丫头马上就要出嫁了,而涵丫头也有了人家,接下来就是三丫头四丫头了,我已经交代你们母亲了,也给你们仔细的留意着。定会给你们寻个好人家。”
  “谢老夫人。”腼腆的笑。
  本来楚家退婚,这老夫人是很高兴的,不过很可惜,她的开怀日子也没有维持太久,古净菀病了。而且病得极其严重。
  也就是两三天的功夫,古净菀竟然就瘦了一大圈,整个人憔悴极了,还有十来日就是成婚的日子了,古家断然也是不能将这样的女儿嫁过去的,要知道,她们本来就是高攀,将生病的女儿嫁过去,怕是惹怒了六王爷,也是不好看的。
  可如果退婚,也是有很多麻烦的,而且,老夫人坚持古净菀会好,要将她嫁过去,当着几房媳妇儿的面,老爷并没有给老夫人面子。狠狠斥责了她。直接就决定带着古文远去六王府请罪。
  “咱们去把情况说一下,具体怎么样,还是让人家定夺。”
  其实赵景云之前就知道古净菀病重的消息了。见到古家二人,也并不吃惊。稍微刁难了一下,就答应了,并且提出了退婚。本来他们古家的意思是将婚礼拖后的,可是见人家六王爷直接就说退婚,他们也没辙,只得答应。
  带着这个消息回到古家,自然又是一场狂风暴雨。
  “这菀丫头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啊?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说退婚就退婚,不行,我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