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穿进肉文心慌慌-分卷阅读40

一起。
  “见过楚公子、安公子。”
  “古三小姐好。”两人也回到。安晓晨笑着继续说:“不过奇怪啊,刚才我们也是从那条路上过来的,竟然是没有见到古三小姐,这刚才古二小姐说你们出去赏景了,我们还讨论呢,按理说,往这边走,只有两条路,而同一方向的,可是只有这一条,我们竟然是没有见到古三小姐。”
  “这道路虽然只有一条,可我们既是赏景,自然是在左顾右盼的,想必是我们转到哪边赏景,才与二位公子错过了吧。”
  “那倒也是。”
  “想来,我们也算是与古家几位小姐有缘,再此人迹罕至之地,竟然也能碰上。”楚逸轩笑着打开扇子,一番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儿,本就是当世美男,如此做派,更是惹人眼球。连一向爱慕司徒平的古净仙眼睛都有些直。
  不过古净暖倒是没什么反应,这一路走来,她委实是有点饿了,既然回来了,也就是用起点心来。
  不过很显然,这楚逸轩的心思也并不放在古净暖身上。看的出来,楚逸轩对古净菀和古净涵的态度更亲切些。一旁的安晓晨倒是对每个人都很好。
  楚逸轩是什么人,当朝第一公子,虽然他的亲切并不特别明显,也只是相对而言,但是还是让人受宠若惊了,特别是最近急于得到肯定的古净菀,她看起来很是开心。


☆、45思春

  古净暖不知道其他人作何感想,不过好好地一家人聚会,平白多了几个外人,古净暖总是觉得不得劲儿的。而且,看着两人策马奔驰的样子,分明是奔着他们来的,既然真是赏风景,怎会如此做派,快马加鞭,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还有她的大姐姐古净菀,古净暖倒是更加看不懂她这个大姐姐了,书里古净菀出场并不多,一般也是透着端庄,可是实际呢,古净暖穿了过来,感觉了她对自己妹妹的不友好,但是在她心里,这古净菀仍旧是一个端庄的丽人,可之后却发现她和自己的弟弟有一腿儿。后来有了王府的婚事,本来古净暖可是没有想到她嫁不成的,谁知道,世事难料,古净菀竟然重病在床,真就病的不行。王府的婚事黄了。这古净菀也好了起来,可是仍旧是每日一副林妹妹的做派。而且,也越发的不得体了。
  她不知道楚逸轩这算不算是勾引,但是就她看来,也只不过是略微亲近的几句恭维之话,这古净菀竟然一副心驰荡漾的模样儿。难道,六王府的退婚,真就让她变了这么许多么?
  还有这楚逸轩,楚沂南也是莫名其妙的就病了。如今她家大姐姐好了,可据说楚小姐还是每日喝药,状态不太好呢。这样的情况下,这楚逸轩还出门郊游?
  往回走的途中,古净暖见古净菀一副眉眼含情的娇滴滴模样儿。心里更是一阵唏嘘,这出门的时候怕是还为不能嫁给六王爷伤心难过呢,这转眼就变了一副模样儿。古净暖在心里叹了口气,恍然抬头,看见古净涵看着她,咧嘴一笑。这时下人也在车边放好了脚踏,古净暖率先下车。与众人福了福,转身离去。
  楚公子与安公子是护送她们回来的,只不过在马上到古家的时候,为了避人闲话,先行离开。
  没过几日,城中传来楚小姐去清泉寺小住的消息。这清泉寺与朝露寺不同,朝露寺乃憬徽第一大寺。香火鼎盛,不过里面具是和尚,有些要住在那里祈福的老人家,都是住在后山,也并没有人帮忙伺候,全是靠自己带的下人丫鬟。而清泉寺虽不若朝露寺闻名,不过也是有名之地,里面具是尼姑,但因着里面具是尼姑的关系,也有不少人家常住庙里祈福。毕竟,住在这里,更加方便许多。
  如若别人提出要去清泉寺小住,可能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要是楚沂南,则是不同了,这楚小姐可是被六王爷退了婚的,虽说也不是她独一份儿,可是,都已经下过聘礼了,又不作数儿了,就楚家的家世,想找个好的,已然是不可能了,可要找个差的,不仅配不上楚小姐那出色的容貌和满腹的才情,就是楚尚书,怕是也丢不得那个人吧。因此,如今不少外人都在猜度,说是这楚小姐,八成是要带发修行了。
  楚小姐如果真的带发修行,这对古净菀也是不好的,毕竟,她俩的位置是一样的,虽然人家楚家门第比他们家高出许多,可同样作为因病而被退婚的女子。人家身份显赫的都宁愿带发修行,常伴青灯,那她更是没有理由出嫁了。古净菀近些日子因着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是怏怏的,言谈间也颇为凄苦。
  古净暖最见不得人这样,她并不会安慰人,而且王氏看见她也并不太乐意,毕竟,她是王氏不喜爱的女儿,而古净菀则是她给予厚望的。她去了,王氏难免会说些泛酸的话,拉下了脸子。而王氏对古净暖的这番做派,其实也让下人议论纷纷。不过古净暖倒是浑然不在意的。
  每日没有了王氏那些虚情假意,古净暖倒也自在,至于说古净菀,她是知道的,她身子已经大好了,至于心里的结,这也不是她古净暖能够管得了的。
  吃了晚饭,古净暖洗了个澡,披头散发的摊在床上看着那些没用的话本,这是前几日古净涵给她的,如今,她虽说不见得和古净涵多亲近,不过也并不恶言相向。
  看到有趣的地方,她眯着眼睛咯咯的笑着,看了一会儿乏了,长长的伸个懒腰。喝上知春刚才泡好的清茶,倒也是十分的惬意的。
  许是听见了古净暖倒茶的声音,知春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略微屈膝福了一下。就拉长了脸絮叨:“三小姐,您这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也不绞干了,别看这已经暖和了,可还是很容易着凉的。您也不仔细着自己的身子,小花呢?”刚才是小花伺候古净暖洗浴的。
  “我觉得还可以啦,刚才老夫人说是从南方那边进了些新鲜的果子,不能久放,让我们各房都过去拿些,我就让小花过去了。”
  主仆二人正说着。小花拎了一小篮果子气嘟嘟的进门。还不等古净暖问,小花就像倒豆子一样说了出来。
  “三小姐,这咱们夫人也太过分了。”
  “哦?怎么了?”古净暖表情并不十分好奇。
  “还不是这果子的事儿,这个季节虽然已经是许多果子成熟的时候了,可这种果子倒是咱们这边没有的,各房都过去领了,每人两篮子。可咱们夫人倒好,看见咱们房里是我过去的,就非说咱们小姐吃不了那么许多,还说大小姐心情不好,硬生生的夺走了一篮子。”小花边说边比划,气愤得很。
  不过古净暖听完倒是表情淡淡的。
  “行了,我知道了。”
  “可是,小姐......”小花还想说什么。
  “我说,我知道了。”古净暖直直的看着小花。一旁的知春连忙开口:“小姐自有自己的打算,咱们只管好好当差,那些乱七八糟的,不用我们多说,也不用我们多管。”
  大概是鲜少见古净暖这样,小花老实的退出了房间。
  知春重新拿起干毛巾帮古净暖绞着头发。“小姐也莫要想太多,小花是直接从厨房升上来的,许多事情都不懂。”
  古净暖苦笑:“我知道她心地单纯,可是,心地单纯,也难免被别人利用。我想,母亲再向着大姐姐,再不给我好脸色,也不会以大姐姐的名义要果篮的,怕是,这还是有心人撺掇了小花。”
  其实古净暖当初弄走了其他几个丫鬟,倒是没有后悔的,要知道,要是自己身边的人使坏,那是防不胜防的。就算是想马上安插人,或者是利诱别人,就冲着前一次闹得那么欢,她们也是要谨慎许多,筹划许久的。虽然,她觉得小花和降雪都相对忠心,那也只是相对而已。不过反正她已经早早的做了打算,那就是离开古家,而离开,她也没想着带着身边的丫鬟。她现在求的,只是短时间内的相对忠心。至于知春,她倒是相对放心一些,也许,她隐藏的更好,不过古净暖始终是觉得,在原著里,她没有背叛她,而之后又以死明志,说不定,她真的是可以信任的。
  “我会回去提醒一下小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