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

人一起暧昧的逛王府花园,她无意间说了一句,“夫君既上门,当以妻为尊,请走在我后面”么!
  然后他就像一只发怒的公鸡一样炸毛了。
  小肚鸡肠肠,没点大男子汉的包容气概。
  美丽少女粉雕玉琢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羞恼,气的一跺脚。当然还有一丝丝懊悔...或许,她之前不该语气那么重吧!
  对于一个年芳二十的女子来说,她身心已是很成熟。
  从她懂事时起,她便知道自己的婚姻,注定了只能是一场政治联姻。
  她身为当朝太尉平王李荣独女,未来的夫婿不是皇孙王侯,便是金陵城十大门阀嫡子。
  只是,她以前没想过,皇上会忽发奇想,一道圣旨赐小昏侯入赘平王府。
  这大楚皇朝乃秦末西楚霸王项羽所立。
  太祖皇帝项羽在鸿门宴上,项庄舞剑“误杀”最强大的对手沛公,随后一统天下诸侯,定帝都于江南中心金陵城。
  而原先早已经衰落的前朝楚国国君楚氏一门,被赐为“昏侯”,得以延续至今。
  至今,大楚皇朝已延续到第六代帝君,在一代明君项燕然的治下,天下承平十余载,国力日益鼎盛。
  而昏侯府在历代老侯爷的奢靡挥霍之下,却是负债累累,在朝廷和民间的名声糟糕透顶,就是纨绔、昏庸的代名词。
  到了小昏侯这一代,更是几近登峰造极,为金陵四大纨绔之首。
  大楚皇帝项燕然瞧小昏侯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如今...终究还是被皇帝项燕然突如其来的一旨赐婚,戛然彻底掐断了昏侯一门的世袭传承。
  这便是圣意!
  皇帝要机断了昏侯府的传承,谁能阻止?!
  从接到圣旨赐婚的一刻,她便明了圣意,默默的接受了这门婚事。
  把她最贴心的两个丫鬟之一祖儿,赐给了小昏侯,想拴住小昏侯高傲不拘的心。以后慢慢管教小昏侯,把他的纨绔性子改过来。
  可她也只不过是对小昏侯说了一句“以妻为尊,乖乖跟在后面”而已。
  小昏侯居然气炸了,连夜拐了丫头祖儿,乘破牛车,翘家出逃。
  她明白,小昏侯显然是心有不甘,还在做改变圣旨入赘的最后挣扎,这才出逃的。
  丫鬟狄儿站在她身后,看着远去的牛车,气恼道:“祖儿这个小糊涂,居然这么快被姑爷给收买了,偷偷带姑爷翘家出逃!郡主,我带人去把他们追回来吧?!”
  李虞轻叹摇头,“他心中依然气恼,就算人被追回来了....身在王府,心在外,留他何用?”
  “可是,他若是去了昏侯府不再回来,在金陵城到处鬼混。郡主您的这场婚事,圣旨赐婚,早已经天下皆知...如何收场?”
  狄儿十分担忧。
  她怕,小昏侯气恼退了婚,小姐遭到天下人的嘲笑。
  “哼,离开平王府,他又能去哪里?
  当今皇上圣明,独断乾坤,圣旨赐婚入赘。老昏侯不要命了,哪敢留他?昏侯府早没他的立足之地。
  如今他不在两府,又身无分文,能在金陵城厮混几天?!
  他乃是金陵头号纨绔,自幼锦衣玉食,享受世间独一份的娇贵,能在金陵城里过平民百姓的生活吗?
  我估计,过不了两天,他在外面碰了一鼻子灰,就会自己灰溜溜的回来,踏踏实实过日子。”
  李虞绷着粉脸,哼了一声。
  她有些恼,自己不过稍微管教了一下夫君而已,楚天秀便气的翘家出逃。
  但...只要他回来,她也不会真的去跟他计较。
  看来,她以后得改一改当面管教小昏侯的方法了。
  李虞想了一下,又说道,“狄儿,你立刻派人去一趟金陵大豪沈府,告诉沈大富老爷子,就说小侯爷回昏侯府了,让他赶紧去催债。
  昏侯府除了欠我们平王府,还欠着沈府好多银子呢。我看他逃回去,怎么去收拾昏侯府这些烂摊子?!”
  “沈府?郡主太英明了!”
  狄儿目光一亮。
  金陵城的沈府,是大楚皇朝第一大豪商。沈大富是皇帝沈太后的亲弟弟,皇家外戚最强势的一门。
  沈大富去上门讨债,姑爷哪里还待得住。
  李虞吩咐完,便要回虞园。
  她顿了一顿,有点担心楚天秀在外面的安全,又道:“狄儿,你带一队高手侍卫,暗中跟着他。祖儿虽然自幼习武,武技出色,但太年轻了,被他忽悠两句就找不着北,怕是照顾不周全。”
  “嘻嘻,郡主心里都是姑爷啊!姑爷真是没心没肺,不知郡主的心思。”
  狄儿笑道。
  “哼,我是担心他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丢了我们大楚第一大门阀的脸面!
  我的面子丢了事小,我爹平王的面子丢不起,小昏侯在外面丢了面子,我爹恐怕一怒之下要大棒责罚他。
  就他这娇贵的身子,挨得起几次棒子?
  你派人给我盯紧了,谁也不能碰他。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更要详加禀报...还有,别让他跑出去秦淮河边沾花捻草!
  他要敢去秦淮画舫上鬼混,立刻派侍卫抓他回来。”
  李虞神色中,带着一份骄色。
  “是,郡主!我这便带王府侍卫尾随,保证姑爷这次翘家出逃,不损一根毫毛回来。”
  狄儿立刻笑嘻嘻领命。


第2章.2 昏侯府

  黄昏。
  一道单薄清秀的年轻男子人影和一道娇俏的少女身影,跳下牛车,便到了昏侯府门前。
  昏侯府门匾上“楚氏昏侯”四字鎏金镶嵌,豪气冲天。铜门沉稳厚重,彰显昏侯府身为千年王侯的雄浑底蕴。
  门口两侧是两只巨大的貔貅石雕镇宅,硬是比平王府还气派几分。
  楚天秀站在石阶下的雪地里,望着昏侯府的匾牌,心思复杂又气愤。
  这就是昏侯府,他穿越了二千年的家。
  老昏侯怎么就这么心狠,一棒槌把这亲儿子打晕了,逼他这唯一的儿子去平王府,当那上门女婿,受了一肚子的赘婿气?
  他终于回来了。
  老昏侯不给他个交代,这个事情不算完!
  楚天秀怀着愤怒心情,敲响了厚重大铜门。
  “谁啊!”
  “我,秀儿!老子又回来了!”
  “哎呀,秀儿啊~!你怎么回来了呢?咱们昏侯府已经家道落败了,爹送你去平王府,那边钱粮满仓,够你吃喝一辈子了,你怎么枉费爹爹的一番苦心,连夜又跑回来了?!”
  一个慌张颤抖的声音,在昏侯府里响起来。
  “开门!”
  “行~,咱们先说好了。你可不能打爹爹的头啊,举头三尺有神明!打爹爹,是要挨雷公劈的!”
  “别废话,赶紧开门!信不信我把门砸了!”
  “好好!”
  侯府大门,轰然而开。
  只见一个穿着熊皮大袄的胖子老侯爷,带着浑身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