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6

小侯爷,两文钱只能买一杯冷酒!”
  项大掌柜满嘴的嫌弃。
  不过,能从昏侯府手里收到钱,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多少年了,终于从小侯爷手里收着两个铜板了。
  “小二,给咱们小侯爷上一杯劣酒...多掺点水,别亏本了!...不加热,炭火太费钱。咱店小本经营,能省一点是一点。把昏侯府欠咱的利息省回来。”
  项大掌柜的接过楚天秀手里两个铜子,大嗓门吆喝起来,恨不得全客栈都能听见。
  “冷酒也是酒啊!”
  “项大掌柜大度啊!欠了这么多银子,若是我,早就哄他出去了。”
  大厅内,众商贾、文士客人们见到小昏侯如此窘迫,被大掌柜如此奚落调侃,顿时哄堂大笑,一时无比畅快。
  楚天秀瞪了众人一眼,郁闷无比。
  忽然好怀念现代啊!
  在家里点个几块钱的外卖,外卖小哥不辞辛劳的送上门,都会客客气气的求五星好评。
  谁敢给他脸色看?
  穿越两千年的古代,居然被一群土冒给鄙视了。掌柜居然还敢给他脸色,夹枪带棒一顿奚落本侯爷。
  差评!
  虎落平阳被犬欺,莫过于此啊!
  但眼下寄人篱下,他和祖儿还靠这客栈避寒风呢...暂不跟这些穷酸一般计较。
  小二很快过来,丢下一杯寒酒。
  楚天秀浅尝了一小口,又冷又淡,酒味根本闻不出来...身上反而更冰冷了,这不会是一杯冷水吧?
  他瞥了一眼客栈大厅内众多大声嘲笑的儒生文士。
  心中不爽。
  但他脑子转得快,很快想出一个利用这些儒生的主意。
  古代的儒生文士都是清流,向来自诩“国之栋梁”,“刚正不阿”,喜欢抨击朝廷的弊政,痛骂奸臣。
  像小昏侯这样的纨绔子弟,就是他们一贯来的痛骂对象。
  但他这次被皇帝赐婚入赘,分明是被奸臣给设计陷害了。或许,可以借助这些儒生的力量,向朝廷上书_kang_yi。
  只要众儒生纷纷上书苦劝,痛斥奸臣,皇帝说不定会明白是非。
  楚天秀一念及此,立刻举杯,朝众儒生们道:“诸位儒生,都是正义道德之士。昨日有奸臣向皇帝进献谗言,居然将我堂堂侯爵,贬为上门赘婿。
  这是恒古唯未的荒唐昏庸之事,史书上定会留下污名!还请诸位和我一同向朝廷上书,肯请圣上撤销入赘圣旨,改弦易辙,收回圣命!”
  楚天秀朝众儒生们拱手,义正言辞道。
  顿时一石砸入湖,整个客栈大厅,儒生文士们全都沸腾了,一个个跳起来怒目圆瞪,骂战瞬间爆发。


第5章.5 酸儒们的嫉妒

  “我呸!”
  “你个不要脸的小昏侯,金陵城四大纨绔之首,天下就没有比你更昏庸荒唐的人。”
  “你爹老昏侯都比不上你!你一个顶了三四代昏侯,把昏侯府彻底败光了。”
  “你挥霍了平王府十万两银子,赖着不还,自己作死,活该被皇上贬为平王府的赘婿!”
  “还是圣上圣明啊,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绝妙好法子来收拾你,把你这妖孽给收服了!
  这下你成了上门赘婿,被一道紧箍给死死拴住,没法子无法无天了吧。真是淋漓尽致的畅快,值得喝一盏烈酒庆贺此事!”
  “诸位,朝廷下旨,明日公车府要收今年岁举的‘举荐文书’了。我们把支持圣上赐婚入赘的文书,一起交到公车府去。
  表示我们儒生们对朝廷的支持,定要将此事载入大楚史册,颂扬我们陛下的英明神武!”
  众儒生们慷慨激昂,一边高声痛骂,一边大呼皇帝圣明。
  楚天秀被满厅的众儒生文士们骂了个狗血喷头。他一个人骂不过这一大群儒生,顿时识趣的缩了回去,郁闷的喝了一口冷水酒,更是郁闷。
  他心头恼火。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啊!
  怎么就没一个儒生支持他呢!
  不是说好了,儒家士子都是清流、正义之士,大家一起抨击朝廷奸臣吗!
  怎么皇帝受到奸臣蛊惑,贬他堂堂侯爷入赘,干了这么昏庸透顶的事情,却一个个高声叫好。
  你们刚正不阿的正义立场呢?
  为了打击我小昏侯这个敌人,就不管皇帝有多昏庸了?
  一群没立场,没骨气的家伙!
  楚天秀心中腹诽。
  鸿门客栈内,众儒生们高声痛骂一番,神奇的看到小昏侯居然不还嘴。
  这倒是稀奇的很。
  他们一头担子热,独角戏骂着终究是无趣。很快平息下来,有些儒生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起金陵城另一件大事岁举。
  冬至,金陵城一共就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个是皇帝下旨,赐小昏侯上门入赘平王府。轰动一时,短短一日之间便传遍了整个金陵皇城。
  另一个,当然是每年冬至,皇帝都会下的一道旨意“岁举”。
  岁举,凡王侯、公卿、二千石以上郡守,可向朝廷举荐一人,参加“策问”考核,出仕为官。
  因为岁举是战场立战功之外,在朝廷出仕为官的唯一途径。儒生们不会刀兵,只有岁举出仕,自是非常关心。
  “朝廷下旨岁举,你们准备的如何了?!”
  “诸位仁兄,你们找到举荐出仕门路没有?”
  “唉,难啊!王侯、三公、二千石郡守以上,才有资格举荐一人出仕。举荐的名额那么少,一年也就百来人被举荐。
  我们这些大多是平民小富出身的儒生文士,如何攀的上王侯公卿、郡守的关系?没深厚的关系,谁会举荐你?!”
  “我们苦读大半辈子的儒家经书,但求闻达于诸侯。只盼朝廷能看上眼,给一个举荐出仕名额...否则,一辈子也没什么大出息!”
  客栈,众儒生文士们哀鸿遍野,无不叹气。
  也怪不得他们如此犯愁。
  自太祖皇帝项羽立大楚皇朝,至今不过六七十年的光景。
  大楚皇朝,也并非施行后世长达二千年的科举制,而是推行是更为古老落后的岁举(察举制)——王侯、公卿、二千石郡守以上官吏推举,经朝廷考核之后,方才授官出仕。
  说直白点,这个时代就是王侯门阀,垄断政权的时代。
  这比商周先秦的世袭制要好,又比后世的科举制度要落后。平民百姓是很难挤进朝堂之中的。
  得不到大官的举荐,参加朝廷考核,还想当官?!
  呵呵,你学了点儒书就想当官,你是哪根葱啊?
  门都没有!
  寻常的儒生,只能在门阀大户、乡村、县城,当个私塾先生什么的,来谋个生计。
  岁举?
  楚天秀机警的竖起耳朵倾听,听了一会,仔细一琢磨,无比惊喜。
  昏侯是王侯,完全符合举荐出仕的条件。
  这不是给他量身打造的吗!
  他这两天老是在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