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7

门赘婿犯愁,想着劝皇上改圣旨。
  怎么就没想到自荐当官,这条摆在眼前的大道呢?只要当上了官,也就不用在平王府寄人篱下了。
  记得,李白、左宗棠,都是史书上明写着的赘婿出身呢!
  他们一个是名扬天下的大唐第一才子,唐玄宗、杨贵妃、太监都去捧他的臭脚。
  另一个中了清朝的科举,名动天下的清朝晚期_gao_guan,狂傲到瞧不起天下人呢!
  这说明赘婿也能当官!
  本小侯爷干脆自己自荐为官。
  等自己当上大官,也不用看平王府的脸色了,谁还敢对他冷嘲热讽。这些穷酸儒生们,追着他狂拍马屁都来不及呢!
  让平王府的二夫人、钱大总管一副牛气的高冷摸样,让你们这些儒生们当面指桑骂槐。
  我小昏侯是上门赘婿又怎么了?
  走着瞧!
  楚天秀得计,猛的一拍桌子,“本小侯爷明儿便自荐为官去!你们这些腐儒,就等着本侯爷当上大官,来拍马屁吧!”
  客栈大厅内,众儒生一时反应过来,惊懵了。
  对啊!
  昏侯府也是侯爵,有一个举荐出仕的名额!
  小昏侯岂不是有很大的机会出仕当官?!
  “不会吧!”
  “皇上何等圣明,怎么可能任由他这样的昏庸纨绔子弟出仕为官!”
  众儒生文士们被踩了尾巴一样,痛心疾首。
  他们一个个饱读经书才华横溢,满腹经纶足以匡扶社稷,却苦于没有_gao_guan举荐的门路,去报名考试的机会都没有,朝廷不需要他们。
  可小昏侯这个昏庸透顶,依靠着世袭的祖荫,生下来就能自荐出仕。
  天道何其不公啊!
  “贾生,你不是平王府当了二十多年的私塾先生吗。王府赘婿,小昏侯要出仕为官,你不气愤么?!”
  忽然有人道。
  众人顿时望向大厅内一个五十余岁老儒生。
  这老儒生在平王府教书半辈子,读书多,浑身酸气。平日,他最是愤世嫉俗,痛恨那些当了官的昏庸之辈。
  今晚他倒是不怎么言语。
  “哼,这有什么好怄气!”
  老儒生不以为然,朝皇宫方向遥遥一拱手道:“每年腊八岁举考核,是圣上亲自主持的,严着呢。就凭小侯爷这点本事,也能入得了圣人的眼?让他去自荐又何妨!”
  说完,他把头转向小昏侯,摇着脑袋道:“贾生在此恭候小侯爷的消息便是。
  贾某愿和小侯爷赌一把,赌小侯爷能否通过圣上的严厉考核,出仕当官!输者,自愿_chi_luo在冰天雪地的金陵城跑上一圈!”
  “哈哈!这话不错。李某愿随贾兄,一同立下此誓。”
  “我等皆愿奉陪!”
  众儒生文士们听了贾生这番话,忽然醒悟过来。
  小昏侯能自举荐,但不代表能出仕为官。
  出仕之前,皇帝亲自考核。
  严厉着呢!
  皇帝对小昏侯这般的反感,把他贬为上门赘婿。
  就凭小昏侯只会花天酒地、挥霍无度,朝廷要他来干嘛?生怕朝廷钱粮多的不够小昏侯糟蹋?
  小昏侯这分明是在作白日梦。
  他们的担忧和嫉妒,完全多余的!
  “沃槽,冰天雪地金陵城裸奔,这种毒誓你也敢发!贾老,你有种,佩服!你们这群腐儒、一群官迷,分明是心里嫉妒,这才百般诋毁本小侯爷!
  走,祖儿,咱们回王府去写《自荐出仕书》。
  姑爷我明儿就要上书朝廷,宏图展翅,一飞冲天!等着这群儒生嫉妒发狂,在金陵城冰雪大裸奔,庆贺本小侯爷当官。”
  楚天秀大笑出了鸿门客栈,直奔平王府。
  “好嘞!”
  祖儿喜极而泣,急忙跟上。姑爷终于想明白了,主动要回王府了,也没白费她陪着在街上冻一场。


第6章.6 沈府大乱(大封推,求推荐、打赏,一波飞起!)

  雪夜。
  沈府的一群家丁们,哭嚎着,七脚八手的慌乱抬着口吐白沫的沈大财主,回到长乐街的沈府。
  他们悲愤高呼,“夫人,少主,快出来啊!老爷去昏侯府讨债,被小昏侯给骂的昏死过去了。这都快没气了!”
  沈府上下顿时轰的乱成一团麻。
  沈老爷的十多名穿金戴银的妻妾们,总管、管事们,衣衫不整的慌乱跑出来,围在老爷的床榻前,哭天喊地。
  “这个挨千刀的小昏侯,他嘴咋这么毒呢,把老爷都毒死了!”
  “老爷啊,你可不能抛下我们啊!您死了,咱们改嫁给谁啊。”
  府内仆人们慌乱,四处乱窜,满城狂去敲大夫家的门,几乎把小半个金陵城的名医全请来了。
  沈大富能死吗?!
  不能啊!
  他可是沈太后的亲弟弟,他要是被气死了,沈家定然大乱,更是举朝大震动。
  庆幸的是,连夜请来的金陵几十名大夫们,在一番面红耳赤的激烈争吵之后,最后商量出用掐人中的法子,总算把沈大富给掐醒了。
  沈大财主悠悠醒来,恍在梦中。
  可想起自己那飞走的十万两银子,他不由悲从中来,再次嚎啕大哭,“哎呀,我的十万两银子啊~,这个遭天杀的昏侯府!
  侯门酒肉臭,路有沈家骸!
  皇帝侄子啊,你开开眼吧,老舅快被人欺负死了!老姐啊,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老爷...节哀啊!”
  “银子事小,身体保重!”
  众大妻小妾,仆从们都面面相觑,老爷哭,他们也纷纷跟着大哭起来。
  “爹!”
  “爹你怎么了?”
  却见一个满身珠宝玉佩的年轻人从府外狂奔进来,狂嚷嚷着,扒开众人,也没看清楚屋里是个情况,听到众人都在嚎啕大哭,说什么节哀,以为老爹已经死了。
  他顿时惊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卧室床榻前,干哭哀嚎,“爹,您这是怎么了?您可不能死啊...您还没立下遗嘱,把沈家万贯财产都转到孩儿名下。那些盼您早死的弟弟们,要跟我争家产了啊!”
  “混账东西!”
  沈大富正为银子凄苦之间。
  听到大儿子居然惦记着遗嘱,大怒,一巴掌甩过去,打在沈万宝的脑门上,气的大骂。
  金陵城四大纨绔。
  小昏侯楚天秀排第一。
  沈府沈万宝排第三。
  可人家小昏侯专门坑别人家的钱,拿回昏侯府去挥霍。
  沈万宝却只会坑老爹的钱,拿去外面花天酒地。
  这就是差距啊!
  沈万宝挨了一巴掌,这才吃惊的发现老爹居然没死。他连忙转泣为笑道:“哎呀,孩儿就知道爹爹长命百岁,没那么容易被气死!”
  “老子天天被你这王八气,能这么容易被小昏侯骂死吗!”
  沈大富怒气冲冲,指了指怀里的一道借据竹简,“混账东西,还不快看看这份借据,给爹出出主意,把这笔银子讨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