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9

,在金陵城的众兄弟们面前都快没面子了。又弄到了五万两银子,有大半年美滋滋的日子可过了啊!
  明儿把驸马爷谢安然,太子项天歌叫上,一起去秦淮画舫乐几天。
  至于小昏侯这个王八犊子,居然坑他爹这么多的钱。
  眼下在平王府的美人窝里不知道多享受呢。
  这次就不叫他去秦淮潇洒了。
  ...
  【ps:新书刚上传几张不到二万字,还没准备到处去宣传一下呢。忽然有朋友说我上了起点大封推,有点懵。
  惊喜来的措手不及!
  求收藏!
  求票!只管砸过来!
  打赏!飞起来,第一个大封推,评论活跃起来!
  还有,这本新书刚上,是新书投资的最佳时期,已经有许多书友初投,还有近一半的人追投上万点了,稳赚不赔。
  我今晚多更几章,庆贺本书上第一个大封吹!】


第7章.7 小昏侯的自荐书

  深夜。
  一辆运柴牛车“嘎吱”撵着厚雪,从后门进了王侯巷的平王府,张老伯一勒缰绳,安静的在柴火房停下。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溜下牛车,捻手捻脚的进了虞园。
  虞园就是郡主李虞的住处,她身为平王之女,朝廷册封的郡主,在平王府内有一座独立的豪华庭院。
  虞园占地四五亩地,最内是一栋主屋,两侧是一排书房、厢房,庭院中央一座假山和池塘,水榭亭台,典型的江南王侯府邸。
  这次失败的翘家,是偷偷溜出去。
  回来当然也要悄无声息。
  不能大张旗鼓。
  楚天秀发现主屋的灯盏,在暗夜中一直亮着,心里有点虚。
  不确定李虞发现自己翘家出走没有?
  越是虚,他越是作死的来到主屋窗前,垫脚探头探脑张望,想看看李虞睡下了没有。
  李虞正在窗前的书桌看《六韬》,恰巧抬头望了一眼,她一双清澈灵动的凤眸,对上的楚天秀呆滞的双眼。
  她有些错愕,“夫君,你怎么...呃,是从花园回来了?”
  “啊!夜色迷人,雪中踏梅,令人流连忘返。”
  楚天秀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背负双手,道:“我突发奇想,有一份重要的东西要写,晚上便在书房睡了!”
  当然,就算不写东西,他也不可能睡主屋。
  他这赘婿,昨天晚上才被老昏侯一棒槌打晕了送上门,在平王府只待了一天,还尚未和李虞郡主“择吉日,行大礼”,自然是没办法逾越。
  至于祖儿,她是帮姑爷翘家出逃的从犯,更是紧张的在郡主跟前面都不敢露,一回来便心虚的直接奔书房去了。
  ...
  回到书房。
  祖儿已经升起炭炉取暖,房内很快暖了起来。
  楚天秀带着吩咐祖儿取来一卷竹简,研磨墨汁,准备连夜写自荐书。
  他已经放弃了进宫劝皇帝改赘婿圣旨的想法。
  鸿门客栈的儒生们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这些儒林士子、平民百姓,都觉得他小昏侯太作死,活该被皇帝贬为赘婿。
  他一个人高声疾呼反对,皇帝也不听啊。
  与其白忙活,还不如另想其它出路。
  这个出路就是“岁举”——参加皇帝亲自主持的朝廷策问考核,出仕为官。
  对于考核什么的,他也不怕。
  翻看大楚史书,会发现朝廷的岁举考核,出奇的务实。
  根本不用去背诵后世一大堆儒家四书五经,专研字里行间的每一处繁文缛节。
  只是“问答”。
  简单的说,就是皇帝老儿出一道题。
  比如“朕缺钱了,怎么弄点钱回来?”
  “南疆蛮子造反,川中出现流寇,怎么弄死他们?”
  “朕乃天子,天降陨火,这是老天在对朕发火吗?”
  具体考题只有皇帝一个人知道,不会提前泄露。
  然后,有资格参加岁举的一堆考生们来回答皇帝的考题。
  皇帝看着满意了,“呀,你小子不错啊,脑子灵光!”
  一拍板就通过考核,赐给你个小县令当当。
  小官干得好,众官吹捧一番,就加官进爵。
  一路升为权倾朝野的三大公卿——负责政务的丞相、负责打仗的太尉、负责监察百官的御使大夫。
  大楚位列三公者,可封侯。
  封侯,这也是无数官员毕生难以实现的终极梦想。
  至于那些皇帝不满意的考生,则直接驳回,让他们打道回府。
  考核流程有些不太严谨和繁杂。
  但在唐宋科举制盛行之前,朝廷大体就是这样选官的。
  楚天秀可不觉得,这个时代有什么事可以问倒自己。
  没钱就弄钱,造反就干他!
  主意多的是。
  皇帝项燕然英明神武,慧眼识珠,定然会发现掩藏在小昏侯的糟糕名声之下,是暗夜里一颗无比璀璨耀眼的夜明珠。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让皇帝改变一下对他的糟糕印象,收下他的自荐出仕书。
  这个难度极高!
  皇帝早就瞧他昏侯家不爽,觉得他是废材。才会不顾天下议论,将他堂堂侯爵世子废物利用一下,贬为上门赘婿,为平王府传宗接代。
  连那些酸儒们都看得出皇帝的好恶。
  他楚天秀这这一点自然更是心知肚明。
  他写一道自荐书上去。
  只怕皇帝老儿看都懒得看一眼,直接丢到一旁驳回,可能连皇宫大门都不让他进,更别说参加岁举考核了。
  “必须让皇帝拿起我的自荐书,看上一眼!只要一眼,我让他从此刮目相看!”
  楚天秀沉思起来,琢磨这道向朝廷递交的《自荐出仕书》,该怎么写才好。
  “也罢,干脆把我满身的闪光点都写出来,总有皇帝喜欢的地方。指不定他一高兴,赐我个大官当当!”
  楚天秀想到了一个传奇人物,不由淡笑。
  他立刻在竹简上,飞快的书写。
  还好,他这小昏侯虽然选择性失忆了不少事情,但还记得怎么写这个时代的先秦篆书字体。
  “臣,皮肤白皙,鼻梁挺拔,双眸如珠,唇红齿白.....容颜冠世也!”
  “臣,气宇轩昂,眉目含星...有英武神勇之气概也。”
  “臣,四岁写诗百篇...十岁熟读兵法战策...如今二十岁,已阅万卷书,当世之第一博学也。唯惜天赋异禀,怀才不遇也!”
  “臣,勇猛如荆轲,廉洁如鲍叔,信义如尾生。我不为朝廷栋梁大臣,谁堪重任?”
  楚天秀越写越顺手。
  用了整整一卷来写自己的脸。
  再来一卷,赞美自己的气概。
  自己夸自己。
  感觉就是爽!
  祖儿玉手抱脸,趴在旁边,好奇的看姑爷都在竹简上写了什么。
  她一双天真的灵眸圆睁,渐渐倒吸冷气,一双小玉手掩面不忍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