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0

视。
  姑爷!
  您要脸吗?
  您长得是唇红齿白,温柔又秀气,可这跟当官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吗?
  金陵城的人都说,您是金陵四大纨绔里脸皮最厚的一个。以脸皮厚的程度来看,姑爷很有希望当大官啊!
  ...
  深夜。
  狄儿跟着牛车回府,便向李虞禀报了小昏侯在外面的一举一动——从翘家出逃,到昏侯府,再到痛骂皇舅沈大富,最后在鸿门客栈和一群腐儒吵架发毒誓。
  “郡主,您真是太了解姑爷了。
  他在外面,连两三天都没坚持住...才两个时辰,自己就灰溜溜的跑回来了,还装作没事的人一样在王府花园里溜达了一圈,又钻进书房里。”
  狄儿说着,忍俊不禁,掩口娇笑。
  “他这娇贵的身子...能在外面忍受小半夜的寒风,已经是不错了。”
  李虞轻笑,翻着《六韬》,心思却不在书上。
  不过狄儿有些担忧,“郡主,您说,姑爷骂的沈国舅这么狠,沈家若是去找皇上、沈太后告状...姑爷会不会有麻烦?”
  “放心吧,昏侯府在老老昏侯的时候,在沈太后那里还欠着一万两银子钱呢,也没见太后催昏侯府还钱。
  沈大财主是金陵城第一大财主,几乎垄断了江南的绸缎生意,也不缺这笔银子。
  昏侯府欠下的账不知多少,沈太后都不管。告状要有用,皇上早派人去抄昏侯府了!”
  李虞不以为意。
  沈大富大半夜跑去昏侯府堵门,向昏侯父子追债,是她指使狄儿去通风报信。
  她自然知道其中的分寸。
  只是在鸿门客栈,小昏侯跟儒生们对骂了一战之后,脑子一热,居然打算向朝廷自荐当官,稍微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身为世袭罔替的侯爵,平王府的上门女婿,注定了一生享受不尽的富贵,根本不用去干什么事。
  小昏侯想去当官...自然是不想总待在平王府,受气。
  “郡主,姑爷在琢磨写《自荐出仕书》,已经待在书房好久功夫...您要不要看看他?”
  “哼,你家姑爷面子太薄,疑心又重。我若去看他,只怕他还以为我发现他翘家,故意去奚落他呢,我才不去触他霉头。”
  李虞撇了撇小嘴,想了一下,吩咐道。“你吩咐伙膳房,给姑爷、祖儿熬个姜肉粥夜宵,就用我前些天在东郊钟山野猎回的鹿肉。
  再温热一盏葡萄美酒,酒里加点肉桂、丁香和橙皮,驱驱寒气!他在外面冻了半晚,别冻伤了骨子。
  “是,郡主。”
  狄儿立刻去办。
  ...
  夜更深了。
  李虞一双清澈的美眸凝望着窗外,庭院对面的书房。
  那边也是彻夜灯火通明。
  夫君应该是正伏案彻夜疾书吧!
  李虞思绪万千。
  父王掌大楚太尉府,平日政务繁忙,极少回府,难以顾及王府家务。
  她娘去的也早。
  平王府如今掌家的,是三十余岁的二夫人,出身金陵十大门阀之一谢氏门阀的谢丽元。
  二夫人莫名的看小昏侯不顺眼。
  从小昏侯上门,便冷着一副脸,谁都看得出来她对小昏侯的态度冷漠。
  有二夫人这个榜样。
  上行下效,钱大总管拿着鸡毛当令箭,其他仆人们虽然明面上不敢对小昏侯不恭,但背地里少不了嘀嘀咕咕,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
  平王府无法给小昏侯家的感觉。
  小昏侯既然一心想要出仕当官,这未尝不是提升自己地位办法。
  若能当上官,哪怕是个小县令,便能搬出去住。
  他在父王面前总算也是一位有上进心的女婿了,在平王府多少加点地位,也少受点气。
  只是,皇帝那一关难过。
  皇帝一向不喜欢小昏侯,怕是不会给他授官。
  她明儿是不是该去找项凌公主,走走关系?
  项凌公主是她最好的姐妹,也是皇帝项燕然最宠的一位公主。
  请她在皇帝面前美言一两句,给小昏侯一个出仕的机会!
  若是项凌公主还劝不动皇帝,那就只能请父王亲自去皇帝面前,为女婿美言一番。
  身为世袭罔替的平王,当朝三公太尉,皇帝的义弟,父王在皇帝眼里还是很有份量的。
  她心中渐渐有了一些主意。
  -------------
  【大封,求推荐票,求新书投资团!】


第8章.8 茅房的沉思!

  虞园书房。
  祖儿丫头抱着头,趴在书桌上看着姑爷写自荐书。
  良久,肚子饿的咕咕叫,恰好狄儿送来了一大碗肉粥和温热的美酒。
  她美滋滋的吃完舔干抹净。
  渐渐扛不住睡意,在书房的卧榻上熟睡了。
  楚天秀看了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给她批了一件衣袍。
  好在炭炉生暖,书房的冬夜暖如盛夏,也不会冷。
  ...
  等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太阳洒进窗来,晒_pi_gu了。
  她才悠悠醒来,睡眼惺忪,发现楚天秀还在埋首书写。
  祖儿不由趴着看楚天秀认真书写的脸庞,一时看的痴了。
  姑爷认真写字的时候,怎么这么好看呢...!
  哎呀,想什么呢,真羞人。
  “姑爷,您的自荐书,还没写好?”
  祖儿俏脸微红,糯糯问。
  “快了...还差一半!”
  楚天秀笑道。
  通宵熬了一晚,奋笔疾书。
  他两只眼眶都发黑,但这份他寄予厚望的《自荐出仕书》,终于写完了一小半。
  这没办法啊!
  他身上的闪光点比寒毛还多,俯仰皆是,想要全都写下来,熬一个通宵根本写不完。
  今天白天还得继续写。抓紧这两天写完,也好尽量早点把自荐书送到金陵皇宫里去,免得错过今年朝廷腊八举行的岁举。
  一年就那么一次的机会,抓不住的话,他就要在平王府里多熬一年。
  “祖儿,再取竹简来!”
  楚天秀发现竹简不够用了。
  祖儿这才发现书房里的空白竹简用光了,惊的面色如土,“姑爷,府上的竹简存货,都被您用光了?...我这便派人去竹简作坊买些回来,不过得要半个时辰!”
  “好吧,尽快让人去买。我正好写累了,先歇一歇,到花园里去透透气。”
  楚天秀无奈的放下笔,带着祖儿在王府的花园里,踏雪闲逛。
  休息一下,顺便找点灵感。
  祖儿找来几个下人,吩咐他们去长乐街的箍桶巷竹简店,采购些竹简回来。
  ...
  楚天秀正在去花园的路上,被寒风一吹,肚子忽然有些咕噜咕噜的疼。
  估计是昨夜在大街上受了些寒气,夜里又吃了一大碗大补的鹿肉粥和一壶热乎乎的美酒。
  现在一早又被寒风吹了一下,顿时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