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1

肠胃不适,有点闹肚子。
  很不巧。
  在去王府花园的路上,楚天秀居然碰上一个昨夜在鸿门客栈,小吵一架的老熟人——平王府的私塾先生老酸儒贾生。
  平王府的私塾,在王府内的一座偏院。
  李氏门阀在金陵城有数百名李氏子弟,五到十余岁的少年子弟不少,都要在李氏唯一的一座私塾内求学。
  冬至尚未放假,依然要上学。
  贾生每天要来王府给李氏学子上课,读书识字,传授儒家典籍。
  贾生一大早来了王府,兜兜转转没去私塾,装模作样的瞎转悠,就是在等小昏侯出现。
  “哎呦,贾生见过小侯爷!”
  贾生一见楚天秀,连忙笑迎了上去。
  却见小昏侯一双黑眼圈,分明是一宿未眠。
  他顿时心头乐开了花,拱手恭敬道:
  “小侯爷您这是怎么了,莫非是熬夜在写《举荐文书》?
  昨夜贾某在客栈,忘了一件大事,您可能不会写《举荐文书》。
  这也无妨,小人最是擅长,可为代笔,美言一番。圣上就算不会给您授官,但也会对您更顺眼一些!”
  这举荐书,不是谁都能写好。
  《举荐文书》必须言简意赅、言之有物,文采好,让皇帝一看便觉得此人非常不错,留下一个好印象。
  平王府乃陇西门阀出身,太祖时迁徙金陵,李氏子弟世代尚武,沙场上求取功名利禄,名将辈出,但文采稍逊。
  所以平王府每年举荐子弟出仕,大多都会让他这位饱读诗书的私塾老先生,来代笔润色。
  他贾生满腹诗书、文采横溢,写这种文书,自是信手拈来。
  现在,就是他贾生一年一次展露才华的机会。
  当然,重点还是能得一笔不菲的润笔费...十两银子总是要的。
  对于一个日子过的拮据的老儒生来说,这是一笔不菲的额外收入。反正小昏侯也当不上官,这笔钱他不挣白不挣。
  “哈,贾老先生言之过早。本小侯爷的《自荐书》很快就写完了!我要去茅厕,不跟你闲扯。”
  楚天秀一甩衣袖。
  他哪有功夫去理会这个故意在他面前卖弄本事的老儒。
  正闹肚子,有点内急,只想赶紧上茅房。
  ...
  平王府,竹林偏僻一角。
  茅房。
  楚天秀郁闷。
  小小私塾先生,酸儒一个,居然也敢在本小侯爷面前摆显。自荐文书有什么难的,求职信又不是没写过。
  贾生和鸿门客栈的一群酸儒,连举荐出仕的资格都没有,也就只能酸溜溜的叽叽喳喳,羡慕嫉妒他的份。
  走着瞧吧...本小侯爷正期待,你们这些儒生们,冰雪金陵大裸奔呢。
  半柱香。
  他解完。
  呃...
  哪个...这茅房的...纸呢?
  他瞪大了眼睛。
  只看到茅房的墙壁上,插着一根根长短不一的竹板、木板,它们妖娆多姿,争奇斗艳...似乎在等着他临幸。
  楚天秀懵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严重而恐怖的问题。
  眼前这些竹板,莫名的眼熟,都是些什么玩意?...不会是古代传说中,专门拭秽用的“厕筹”吧?
  用这些搅屎棍,来擦自己的屁屁?
  纸呢?
  完蛋了!
  自己居然忘了,这个大楚朝代,书籍都是用竹简,他在虞园书房里压根就没有见过一张纸。
  竹简就是古代的“纸”,所以竹简被古人用来拭秽?
  难怪后世子孙都喜欢纸来擦屁屁,原来是沿袭这个老传统!!
  楚天秀脸都憋紫了。
  气死我啦!
  老子穿越了两千多年,好不容易成为尊贵的小昏侯,被皇帝贬成上门赘婿也就算了,不跟你老天爷计较。
  现在连上个茅房的纸,都不给我准备好!...老天爷能打个商量,让我穿越的时间,往后挪个几百年吗!
  唉~完蛋球了!
  从此以后,都要用厕筹来伺候我的屁屁。
  这玩意用多了,会不会得痔疮?
  楚天秀左思右想也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能任命的捏着鼻子,两根手指捏了一根最漂亮的厕筹。
  仔细打量一番,看看是否有毛刺。
  他记得那位写过“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南唐后主大诗人李煜,就干过一件离谱的事情。
  李煜和周后信奉佛法,去帮庙里的和尚削厕筹,削完之后在脸上蹭一蹭,看看是否有刺,有刺就再打磨光滑。
  当皇帝还要操心庙里和尚的厕筹有没有刺,这当皇帝是几个意思呢?
  但也可见,天下大事那么多,皇帝也极其糟心屁屁遭罪的事情。
  嗯,还好,这根修长、光滑、无毛刺,估计仆人把它洗干净了,这根不错。
  他小心翼翼的擦屁屁。
  “嘶~!哎呦,我那娇贵的小侯爷_pi_gu!”
  他根本不会用,不小心戳错了地方,痛的一个激灵。
  赶紧丢了那见鬼的厕筹。
  冷静!
  不要动怒!
  我是个现代穿越过来的文明人。
  一定有其它办法,解决这个可恶的问题。
  楚天秀蹲在茅房,陷入沉思...腿都快麻了。
  “祖儿!”
  “在!”
  “问你个问题?”
  “姑爷,您说!”
  祖儿踮起脚跟,站在茅房门外,仔细聆听。
  她知道姑爷一整夜都在写自荐书,姑爷定然是想到了重大的问题,需要人来帮忙一起思考,她必须认真回答。
  “郡主,还有你和狄儿,你们如厕之后,身上...臭怎么办?”
  楚天秀闷问。
  “郡主和我、狄儿姐,每次在如厕之后,会立刻焚香沐浴,身上不会臭啊。...姑爷,您是要我去准备澡盆?”
  祖儿讶然。
  楚天秀掩面无言。
  茅厕后洗澡,这法子倒是简单。就是每次都要洗澡,有点麻烦。
  罢了,不该那样拐弯抹角的问,
  “我不需沐浴,我需要纸!祖儿,赶紧拿纸来救姑爷啊!”
  “好嘞,姑爷要多少?”
  祖儿非常爽快道。
  姑爷说的纸,应该是麻纸。
  她知道哪里有麻纸。
  平王府私塾里有,但数量极少。
  私塾的麻纸,简陋粗糙,偏偏价格又昂贵,是专门用来供李氏门阀的一些高门嫡系,练笔书写所用。
  她以前在王府私塾,陪郡主念过学。虽然没学到什么作诗吟赋的大本事,但是读书识字都懂。
  王府现在没竹简了,姑爷忽然要用麻纸,定然是想到了用麻纸来写《自荐书》。
  “有就行。多多益善,赶紧取来!”
  楚天秀大喜。
  没想到这个世上有纸,喜出望外啊!
  “好嘞!”
  祖儿立刻一溜烟飞奔去私塾。
  她把私塾里所有的十张麻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