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2

都取来,顺便还从私塾捎带了一只墨水毛笔,一起塞给了茅房里的姑爷。
  “姑爷,麻纸来了。您省着点用。”
  不多,一共也就十多张而已。
  她满心期待姑爷能完成自己的自荐大作。
  姑爷真是太勤奋了。
  在茅房里上个厕所,都文思泉涌,忍不住要奋笔疾书一番。
  姑爷这般勤奋,要是不能被皇帝看上,简直没天理了。
  楚天秀惊喜的接过祖儿塞进茅房来的一小叠麻纸,仔细端详了一番,“咦,还真有麻纸!”
  麻纸,是蔡侯纸的老前辈。
  做工粗糙、纤维长硬,偏偏还贵...有点像上坟烧纸钱的那种纸张。
  麻纸其实不太适合用来书写,在古代从未真正流行和普及过。
  说它贵,当然是因为它的制作材料是“麻”。
  麻可是古代战略级的经济作物,是平民用来制作麻衣、步履、绳索的主材料,最重要的生活物资。
  用麻为材料制作纸张,跟人争衣、鞋、绳,材料稀缺,价钱肯定会贵的离谱。
  况且,麻纸这东西又是一次性的东西,写几行字就做废了。
  跟经久耐用的麻衣、步履比,太不经用了,利用价值太低。
  平民谁用得起?自然根本用不起。
  有钱的富户也不太想用麻纸...因为现在的工艺还太粗糙,质量有些糟糕,墨水渗透容易四面扩散,不适合制作成书籍。
  也就少数权贵府邸,买来尝尝新鲜。
  “看来大楚的造纸业,有些落后啊!”
  很快,楚天秀就露出嫌弃。
  不过,麻纸再怎么差,也是纸。总比一根根冰冷硬邦邦的竹厕筹要好啊!
  ...
  很快,楚天秀拍拍_pi_gu出了茅房,束起腰带,整了整衣袍,神清气爽无比。
  就是蹲久了,两条腿有点发麻。
  祖儿左瞧右瞧,脸色有些疑惑。
  姑爷,您用麻纸写的《自荐书》呢?
  藏哪里去了?
  她也不敢问...但是她心头隐隐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
  楚天秀大摇大摆走后。
  她连忙偷朝茅厕瞥了一眼...顿时羞愤,掩目。
  大楚有规,茅房要求‘常具厕筹,不得失阙’,并明文规定:‘不得用文字故纸’。
  连皇宫里用的都是厕筹。
  姑爷您真是胆大包天,也不怕被天下儒生、文人骂死。
  --------
  求收藏+评论+新书投资!


第9章.9 凄苦的贾先生

  贾老先生在花园徘徊,孤影吊形,伤心又黯然。
  他在平王府担任私塾先生,二十年之久,全靠着李氏学子的束脩维持生活。往年平王府的《举荐书》,都是由他代笔,额外挣个润笔费。
  今年损失惨重啊!
  平王府今年的举荐书,没他的份了。二夫人出生文风鼎盛的谢氏门阀,她自己就是个文学高手。
  她也没动笔,居然请了谢氏门阀青年一代,名动金陵城的诗赋高手谢灵云,亲自写了一份《举荐书》。
  在金陵城风云诗人谢灵云面前,哪有他一个老儒表现的份。
  十两银子就这么飞了。
  十两银子,可以买很多猪头肉、花布衣、搓衣板,带回去给婆娘,省的她天天骂自己臭儒挣不到什么银子。
  他想补救一下,一大早匆匆赶来找小昏侯,便指望着这位纨绔侯爷能请他代笔。可是小昏侯这样文学无能之人,居然也不找他代笔,非要自己写。
  今年,算是什么也没捞着。
  这可怎什是好?
  贾生忧心忡忡,想着怎么回去跟婆娘交代。
  他收拾起心情,背负双手,踱步回到王府私塾。
  私塾里的一群五六岁到十余岁的李氏学子们一个个昂着脖子,嗷嗷待哺摸样。
  他正欲上课。
  忽然发现,桌上的一叠麻纸不见了。
  这东西金贵的很,十文一张,一小叠就二百多文铜钱,平王府每个月只会采买一二十张给私塾。
  他自己平时根本舍不得用,都是偶尔给有爵位的李氏子弟练笔。
  学生也不敢随便自取,都是他来发。
  “麻纸呢?”
  贾生面色一沉。
  “贾先生,祖儿小姐拿去了。”
  “对对,我们都看见了。她说姑爷要用麻纸,我们也不敢阻拦。”
  众年幼的学子们,纷纷嚷道。
  贾生心中咯噔一下。
  小昏侯?
  拿麻纸干什么?!
  他忽然想到小昏侯刚说闹肚子,去了王府竹林偏僻一角的茅房。
  他暗叫糟糕,便连忙匆匆去找。
  私塾的李氏学子们正是少年好奇好动,见老先生脸色大变跑出去,他们也连忙好奇跟着去瞧热闹。
  贾生匆匆赶到小竹林茅厕的时候,小昏侯早已经离去,只看到了那些凄凉无比的十张麻纸。
  贾老先生顿时懵了,手指都在颤抖。
  整个人如遭雷噬。
  这辈子就没想过,如此珍贵的麻纸,他连字都舍不得写,会被人用来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你个天打雷劈的小昏侯啊,好好的厕筹不用,居然用私塾教学用的麻纸,来拭秽!有辱斯文,你个斯文败类,我儒生毕生大敌!...定遭天谴!”
  贾生气的哆嗦,一拍大腿,嚎叫一声。
  这个小昏侯!
  这才刚入赘平王府两天,就把这股昏侯府那股纨绔子弟的歪风邪气,带进平王府里来了。
  这可如何了得啊!
  完了!
  他花了二十年心血教育李氏子弟,只恐毁于一旦。
  贾生气的一仰脖子,一口气没上来,顿时昏厥跌倒在茅房外的竹林雪地里。
  “哎呀,不好了,老先生被小昏侯个气过去了!”
  一群少年李氏子弟们正跟在后面瞧热闹,顿时惊的大呼小叫,纷纷乱窜,找大人求救。
  “快救人!”
  好在王府仆人、侍卫众多,很快一大群人赶了来,掐人中,救醒了贾老先生。
  钱大总管听闻私塾的贾生居然被气的昏厥了,十分震惊,他也匆匆过来询问情况。
  “贾先生,何事如此气苦?!”
  贾生醒来,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丧尽天良啊,多珍贵的麻纸,小昏侯居然以纸拭秽。
  大楚律法,旧纸不可用于茅房,更何况是新麻纸!小昏侯怎能如此暴殄天物?钱大总管,你定要跟二夫人说说,好好管束!”
  “这...还请贾先生大人大量,勿要跟小昏侯一般见识。这昏侯一门向来如此,二夫人稍后定会规劝小昏侯,让他以后不得对先生无礼便是!”
  钱大总管十分的为难。
  小侯爷虽然是上门女婿,但他也还是正儿八经的小侯爷,皇上没削他的爵位。
  除非是王爷,没人敢去管小昏侯。
  他是没这胆子。
  二夫人...顶多是长辈的态度冷淡,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