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3

能真去管束、训斥小侯爷。
  否则以小昏侯的纨绔性子,他非要大闹不可。
  要是闹大了,别人只说平王府肚量小,欺负上门女婿,平王府也不好做人啊。
  “也罢!王府也管不了这个小昏侯...请钱大总管转告二夫人,自小昏侯进了平王府,私塾已是不得安生。贾某迟早要被他气死,待不下去了,唯有请辞私塾先生!告辞!”
  贾生听出了钱大总管的为难,十分骨气,辞去私塾先生一职。
  “唉!贾先生回去消消气。”
  钱大总管拱手,竟然也未挽留。
  平王府上下的仆人、侍从们,都是震惊的窃窃私语,十分震惊。
  久闻小昏侯横行金陵城,但他们也没见识过。
  今日他们才亲眼看到,小昏侯的战力如此之强悍,一出手就把平王府待了二十年的私塾老先生给气晕气跑了!
  ...
  楚天秀回到虞园。
  仆人新采购的竹简,终于送到了。
  贾生请辞的消息,更是在王府传的沸沸扬扬,传到了祖儿耳中。
  祖儿大惊失色,匆匆来告诉楚天秀,“姑爷,大事不好!...贾老先生去了小竹林,被气晕过去。他醒来,说要辞去私塾先生一职!”
  “呀...战斗力这么弱?”
  楚天秀挠了挠头,继续写《自荐书》,有些心虚。
  自己不过是在茅房用了麻纸,就把贾老先生给气晕过去,还愤怒的向二夫人请辞,不再担任王府的私塾先生了。
  看来私塾的纸,是不能去拿了啊!
  楚天秀用了一个白天,终于把自己的这份《自荐出仕书》写完,然后派人交到皇宫的公车府,满心期待着皇帝主持的考核。
  离腊八的考核,还有些时候,等消息吧。
  ...
  次日。
  贾生鼻青脸肿又回来私塾任教,压根没提昨日请辞之事。好像昨天的大事,没发生过一样。
  楚天秀出了书房透气,走在王府小径,再次看到贾生灰溜溜而过的寒酸身影,不由惊诧。
  他疑惑对祖儿说,“这老儒昨天这么心高傲气的离职而去,怎么今儿还厚着脸皮回王府,他不打算请辞了?!”
  祖儿却是歪着头,想一下,瞬间明白了过来,“肯定是没钱闹得。咱们王府私塾子弟,束脩出的价钱高,一个月挣不少银子呢。昨天钱大总管没开口挽留他,就知道他是一时气愤,肯定舍不得走,会自己回来。”
  楚天秀微微点头,还是纳闷,“他怎么鼻青脸肿?”
  在雪地里气昏倒,不至于鼻青脸肿吧。
  他小昏侯虽然行事纨绔,也不至于梦游去揍一个老书生。
  “定然他婆娘揍的!他婆娘足有两百多斤,胳膊比树干还粗,打起架来可凶了,在长乐街那是举街闻名的悍妇,谁都怕她!
  丢了王府私塾这份工,先生能去哪家挣更多银子?他婆娘不削他,削谁?他能不会乖乖来么!”
  祖儿嬉笑道。
  “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楚天秀深感同情。
  一时,他竟有些满足。
  郡主李虞虽然也骄傲的像小凤凰一样,但她娇姿婀娜,宛若无骨,至少没有二百斤的彪悍体重不是。
  暖房丫鬟,祖儿可爱又乖巧。
  李虞的另一个丫鬟狄儿,那也是妩媚动人,天生一副狐美人胚子。
  这么算起来,自己这平王府的上门赘婿,还算是挺享福了。
  既然贾老先生回私塾了,这场风波也算过去。
  楚天秀不再想这件事情。
  他的心思又回到了纸上。
  茅房没有纸,这是他面临的最急迫的严峻考验,赶紧去解决,一天也不能耽搁了。
  ----
  求收藏+推荐!


第10章.10 公车府和造纸钱

  皇宫。
  腊月将至,皑皑白雪覆盖大地。
  这日一大早,寒风萧瑟,一头壮硕的大青牛拉着一个大板车,在地上撵出两道长长的雪痕,来到皇宫的公车府前。
  牛车里竹简堆积的满满的,大青牛都喘着粗气歇息,快拉不动。
  几名小吏浑身是汗,正在往公车府里搬运这些竹简。
  每逢岁举,全国各地来的举子都要把各自的举荐书,一起交到公车府,等待朝廷的审核,朝廷审核过了方准许参加腊月初八举行的考核。
  这显然是举子的举荐书。
  正巧,一名三十余岁披着厚袄子的青年官员走了出来,见满满一车竹简,笑道:“咦,今年的举荐书,这么快全都齐了?好像比往年好像多了点啊!”
  公车令杨绛,公车府的第一把手。
  小吏憋着红脸,拱手道:“回公车令大人,这只是一份《自荐出仕书》,刚刚从平王府拉过来的...您还是自己看吧!”
  “一份举荐书?”
  公车令杨绛吃了一惊。
  这整整的一牛车,至少有数百卷竹简之多,够上百人用了,怎么可能只是一份自荐书?
  谁能写一牛车的自荐书!
  但是从平王府拉过来的自荐书,他也不敢怠慢,拿起一卷竹简。
  却见这卷竹简上,用了足足一卷,辞藻华丽,赞美自己小昏侯脸蛋的俊美。
  自比《诗经》记载的春秋第一美男子都,“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杨绛呆了半响。
  又拿起一卷。
  这一卷,旁征博引,痛骂商纣王酒池肉林,把自古以来的纨绔骂了一个遍,然后对比自己这个小昏侯,也就花了点小银子,是何等的节俭。
  “这...!”
  杨绛瞠目结舌,望着眼前的满满一牛车。
  全是小昏侯的《自荐出仕书》?
  他是认得小昏侯,有数面之交。
  以前只知小昏侯纨绔作风,从不知他的文笔居然如此雄丽!
  他见过有人自夸的。
  但是从未见过有人用满满的数百卷竹简,把自己浑身上下每一处,无死角的自夸成花。
  这是何等文采,才能洋洋洒洒,写满这数百卷竹简?
  杨绛飞快的看了十卷之后,每卷都不重样,花样翻新的编,彻底服了,叹服的五体投地。
  自愧不如啊!
  自大楚行举荐制以来,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当年他写举荐书,厚着脸皮写了几行自赞,便没脸再多写。
  小昏侯能写满数百卷竹简,可以砌成金陵城一堵墙。若将这满车竹简制成竹箭,都可射退一波千骑匈奴兵了。
  按理,公车府要对举荐书的每一句话都审核一遍,以防有不妥之处,无意间触怒圣上。
  但杨绛对这份自荐书已经是望而生畏,不敢去审这份自荐书。
  还是让丞相府去审,最后将这一牛车送皇帝批复,是否允许小昏侯参加殿试。
  他赶紧吩咐小吏,“别搬了。公车府处理不了,这道自荐书直接拉去丞相府吧!...请谢主相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