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4

他老人家经验丰富,应该知道怎么处理这份自荐书。”
  “是,公车令大人!”
  小吏们得了吩咐,苦着脸又把搬下来的竹简搬上车,拉到宫里的丞相府去。
  ...
  楚天秀忙着弄纸,他需要更多的纸,解决茅房之急用。
  私塾的麻纸,肯定是不能再去动了。
  再去取纸,贾生这老酸儒,非气的找他拼命不可。不小心把贾生给气死了,岂不成了他穿越人生,高尚德操里的一大污点!
  况且私塾一月也才十多张,根本不够用。
  麻纸,质劣,偏偏还又贵的离谱。
  他记得,蔡伦以麻纸为基础,改造发明出了蔡侯纸,令纸张的品质大幅上升,成本也大幅降低。
  纸终于彻底取代了笨重的竹简,流行后世两千年之久。
  楚天秀也没指望造纸,能替自己挣银子。
  身为上门的赘婿,他是没有私人财产的,不去想什么挣钱的事情。
  但平王府也不能薄待他小昏侯,总要给他提供最低的生活保障水准——纸,把茅房堆满吧!
  “本小侯爷花点心思,把蔡侯纸发明出来?品质好,产量极高,关键是价钱还非常便宜。这样,我就算把王府所有厕所都堆满纸,也绰绰有余。这辈子再也不用为上茅房操心了。”
  楚天秀想到这里,顿时拿定了主意。
  他需要一座麻纸作坊,娴熟的麻纸匠人,来改进造纸工艺。
  他立刻叫来祖儿,商量造纸一事。
  祖儿对麻纸了解不少。
  她说在长乐街的箍桶巷,有一座巧匠坊,聚集了众多的各行业匠人。其中有一间小型的麻纸作坊,平王府的麻纸,就是从这个作坊生产出来的。
  只是作坊的麻纸产量很低,放在竹简店铺售卖,只有高门贵族,才会少量买来试试鲜。
  姑爷想要造纸,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把这间小作坊买下来,有几个匠人,又有场地,便可以自己造纸了。
  不过,要买下一座小型的麻纸作坊...估计需要一大笔银子。
  至少需要几百、上千两银子,才能买下这间小麻纸作坊。否则,人家麻纸作坊主,凭什么要把作坊卖给你?!
  银子啊!
  楚天秀立刻头疼起来。
  他不仅要买下一座小小的麻纸作坊,还要将它扩建升级为一座大规模的造纸作坊。
  这需要有大块的空地,聘请一批掌握造麻纸技术的娴熟匠人,造出一批造纸工具——归根结底,就是一大笔银子,才能办成这件事。
  要投几千两银子的钱,进行造纸工艺升级,兴建更大的作坊,采购造纸的原料,扩大生产规模。
  可这笔钱从哪里来?
  换成以前花天酒地的小昏侯,几万两银子都打水漂了,根本不会愁这几千两银子的开销。可对于上门赘婿的他来说,成了一个大难题。
  他没有“嫁妆”。
  古代女子上门,都会带些嫁妆,算是女方自行使用的私财,男方家不可动用。
  有的赘婿上门,有时也会带点个人的小财货。
  可是昏侯府一毛不拔,老昏侯一棒子打昏他,送到平王府,他身上一文铜板的私人财产都没有。
  丫头祖儿兜里,供她使用的最后那两枚铜板,也换一杯冷酒喝掉了。
  这笔造作坊的银子,只能找平王府出。
  楚天秀思来想去,只能让祖儿,去把平王府管事的钱大总管找来,让他从王府的账房,拨个三五千两银子出来使唤。


第11章.11 冷淡的二夫人

  祖儿把钱大总管叫来虞园,听候姑爷的吩咐。
  钱大总管是二夫人从谢氏门阀带过来的亲信手下,如今在平王府管着上上下下一众杂务,实权颇重。
  楚天秀在书房太师椅坐着,喝着一盏香茶,朝钱大总管道:“本侯要从帐房支三五千两银子,改善一下生活。”
  这点小钱,对财大气粗的平王府来说,也不算什么大开销。
  钱大总管心中虽然对这位上门姑爷小昏侯不以为然,但主仆分明,面子上的毕恭毕敬,还是做得十足的。
  他躬着身子,倾耳听着,闻言顿时吃了一惊,“姑爷,要三~,三五千两银子..改善生活?”
  这可是近五千两银子啊,王府数百名仆从们一年的开支了。
  他有些怀疑自己听错数目。但是看小昏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应该是一点都没错,就是要三五千两银子。
  钱大总管顿时暗自咋舌。
  昏侯府诞生的金陵四大纨绔之首!
  穷奢极欲啊!
  难怪昏侯府雄厚的家产,甚至连四处借来的银子,全都被小昏侯彻底败光。
  昏侯府已经被他给挥霍空了,现在看上了平王府的家产。
  这才上门三天呢,小昏侯一开口要三五千两银子的“小钱”。平王府虽然有钱,可是一次三五千两银子,也经不住他的败啊!
  不过,平王府可不是昏侯府,财政大权被二夫人捏的死死的。小昏侯上了王府的门,还想败家挥霍,那是断然不行的。
  但是,他一个总管不能,也不敢对此说什么。
  钱大总管立刻露出为难之色,果断推卸道:“姑爷,小人只能负责十两银子以下的小开销,超过百两银子都要请示二夫人做主。平王府规矩严,请姑爷体谅,找二夫人批这笔银子!”
  二夫人是平王府的主妇,只有她这位主子,才能管束小昏侯这个上门女婿。
  平王事务繁忙,根本不管王府里的开销琐事,府里的大笔开销都是二夫人说了算。
  “就这三五千银子,还要去问二夫人要?”
  楚天秀无奈,“罢了,带我去找她吧!”
  自己没钱,就是这么麻烦。
  以前在昏侯府,几万两银子,小昏侯哪里需要问别人,也就是挥一挥手的事情。
  眼下才三五千两银子的开销,就要他亲自舍下小昏侯的脸去求人。
  而且自打他上了门,二夫人的脸色便难看的很。他根本不想去见她,可是...兜里没钱,只有找这位脸色难看的二夫人啊!
  ...
  片刻。
  楚天秀带着祖儿,和钱大总管,一起来到了王府正厅。
  却见二夫人正在招待客人,金陵十大门阀之一谢氏门阀的子弟谢灵云,将楚天秀这位姑爷晾在一旁。
  楚天秀倒也不急,在旁边待着。
  二夫人谢丽元和她这位侄儿,在商量李氏、谢氏两大门阀,彼此相互举荐子弟参加朝廷岁举的事情。
  “姑姑,您看侄儿这份为李敢年写的《举荐书》写的如何?”
  谢灵云恭敬道。
  李敢年是平王李荣的一位旁支侄子,也是李氏门阀今年推举出来出仕的举子。
  二夫人特意找他这位谢氏才子代笔,为李氏子弟写了一份《举荐书》。
  “嗯,不错。文字短小精悍,炫丽雄奇,将举荐书写的犹如诗赋一般,非常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