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5


  二夫人眸中微亮,非常欣赏这位谢家子侄。
  谢灵云的才能不高,政治智慧略有欠缺。但是诗赋惊绝,有金陵第一青年诗赋大家的美誉。
  “姑姑...那谢氏这边的举荐...。”
  谢灵云担心的问。
  “放心吧!我跟你那丞相爷爷提了,谢氏门阀今年推你出仕。”
  二夫人淡笑道:“至于你的举荐书,自己写吧。明日把这两份举荐书,一起送公车府去,不要误事。此番朝廷问策,你只需中规中矩答题就行,爷爷会保你出仕一个县令。以你的才学、诗赋,定能得皇上赞赏,日后官至九卿也未尝不可。”
  “是姑姑,侄儿定会抓住这次机会。不打搅姑姑了,先行告辞!”
  谢灵云喜形于色,起身拜别,又向楚天秀躬身拜别。
  谢氏门阀子弟数百之众。
  爷爷谢胡雍主相,光是嫡孙就有几十个,他只是嫡孙之一。但是谢氏每年的举荐出仕的名额却仅有一个。
  若是错过了举荐出仕的最好年纪,谢氏年轻后辈不断的兴起争夺,以后他想出仕,就非常困难了。
  今年,李氏、谢氏相互交换举荐自家子弟出仕的名额,他能拿到这个名额,非常不容易。
  ...
  谢灵云告辞了。
  二夫人谢丽元,终于有空处理楚天秀这位姑爷想支钱的事情了。
  钱大总管将事情,一五一十的禀报给了二夫人。
  她望向小昏侯的面色,也冷淡了下来。
  “你要支三五千两银子,...改善一下生活?”
  她心头冷哼。
  前年王爷借给昏侯府的十万两银子大窟窿,现在还没有填回去呢。
  “要支钱,也不是不行。但咱们平王府家大业大,凡是都要预先精打细算,量入为出,不可随意增加开销,否则用不了几年家产便败掉了。我这一家之母,也要承担责任的。
  王府今年的预算开支都满了,没办法拨这笔银子。
  要不,你直接向王爷请示一下,把这笔开销,安排进明年的预算里去?”
  二夫人冷淡的眼底下,满是戏谑和轻嘲。
  楚天秀快被气晕了。
  钱总管推到二夫人,二夫人又推给王爷,一个推卸一个,就是不愿意给这笔银子。
  哪怕他开口向王爷要钱了,也还要排入明年的开销预算?
  问题是他那娇贵小侯爷的_pi_gu..能等明年吗?
  看来他这平王府的上门女婿,以后是别想从王府要到一两银子了。
  罢了!
  楚天秀心中暗恼,也不想在这王府大厅待下去,起身告辞离去,另想办法弄这笔造纸的银子。
  二夫人却是一副脸色淡然。
  有她这位谢氏门阀第一大才女,目光如炬的二夫人坐镇平王府,小昏侯还想要挥霍败家,做梦吧!
  皇上贬你当平王府的上门赘婿,就是想把你这大纨绔栓住,可不是让你来享福来的。


第12章.12虞儿真.金主

  楚天秀拂袖离开大厅,却又犯愁。
  他想着,要不要回一趟昏侯府,找老昏侯要几千两银子来买造纸作坊。
  但是老昏侯,连一顿晚饭都不肯留他在家吃,怎么看也不像舍得出几千两银子的人。
  祖儿看到楚天秀愁容满面,拉下面子去求二夫人她居然也不给,不由犹豫着道:“姑爷,要不...去问郡主?她可能愿意出!”
  “郡主有钱?”
  楚天秀惊讶。
  “有!”
  祖儿认真的点头。
  郡主可是朝廷册封过的,堪比侯爷,很有钱。
  楚天秀想了想,也只有厚着脸去找自己老婆要这笔钱。
  唉,他这个上门赘婿,看来还是避免不了吃软饭的命啊!
  ...
  虞园。
  一道翩翩倩影,手持二尺宝剑,在庭院空旷的雪地里舞剑,游若惊鸿。
  李虞正在修炼李氏门阀的族传剑术。
  身为平王府子孙,家族世代在战场厮杀,修炼刀剑、骑射是必须,兵书战策更是烂熟于胸。
  楚天秀来到虞园,看到李虞妙曼身姿在雪中起舞,不由看呆了。
  待她停歇下来。
  他这才上前,有些脸红讪讪的提出,想要一笔一千两银子,买下一座麻纸作坊。
  “夫君要买作坊造纸?”
  李虞美目盼兮,收起宝剑,拭去粉额上汗珠,柔笑道:“这是好事啊!笔墨书砚,文人必备之物。
  我们平王府的武风太盛,火气太旺,置办个造纸作坊,为府上添些文脉水木气运也好!”
  她以前在王府私塾上学的时候,用过麻纸练习书写。
  麻纸要比笨重的竹简要轻便许多,是个好东西。
  只是麻纸的成本很高,用的起的人很少。
  偌大的一座金陵城,也只有权贵豪门之家偶尔用用。连大部分家境小富的儒生、文士都用不起麻纸,更别说平民百姓了。
  夫君要买麻纸作坊造麻纸,这是正儿八经的事情,添加王府的文气。
  唯一的担心,怕是麻纸很难卖出去,免不了会亏本。
  但,她还有别的考虑。
  就算买作坊造纸亏了钱,也不是多大的坏事。
  夫君在平王府也没什么事做,一个逍遥闲散的上门小侯爷瞎逛,难免到处惹是生非。
  他向朝廷自荐当官,并非易事。
  她昨日去找项凌公主,公主答应了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但她能否劝动皇帝,还是未知数。
  夫君想要去造纸,总比他无所事事,去金陵城到处结交纨绔,狐朋狗友,要强太多了。
  “就是没银子...二夫人也不给支钱!”
  楚天秀挠头,无奈。
  “王府公账既然不批,那就从我私账拿银子。”
  李虞淡笑道。
  千两银子,对于她这郡主来说,真不算什么钱。
  身为平王独女,每月都从平王府公账上领取一百两银子的例钱,是她出生便有的私房钱。
  日积月攒,除掉开销,二十年下来也积累近万两银子了。
  这只是她的一小笔收入而已。
  她这些年在金陵城的繁华闹市,陆陆续续还置办了十几间店铺,每月都有一些租金。
  最重要的是,她十岁被皇帝册封为郡主。
  她的正式封号是“丹阳郡主”,有一座属于她的封地郡县——丹阳县,私田三百顷,共食邑三千户。
  丹阳县,在金陵皇城上游的一百里位置,乃金陵皇城屏障,大江之锁钥,军略要地。
  将她的封地放在丹阳,可见皇帝和沈太后,对她是何等的喜爱。
  她这位丹阳郡主虽然没有一县的治权,但这三千户食邑的税赋不用上缴朝廷,都归她名下。
  丹阳县内有一座马鞍山,山上还发现了一座铜矿,供她铸铜钱所用。
  没钱自己挖铜铸造。
  所以,她这位丹阳郡主很有钱。
  “我还打算兴建一座更大的造纸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