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6

坊,多请些一些匠人和工人...这样才能把纸的成本降下来。”
  楚天秀连忙道。
  “没问题。我在金陵城外,有一块数十亩的荒地,正好可以造大作坊。另再给你五千两银子扩建作坊。你手下没什么人,我让狄儿去帮你招人,造作坊吧!”
  李虞随口道。
  她心中飞快的盘算了一下。
  造一座新作坊,估计能让夫君忙活好久,不在平王府和金陵城惹是生非。
  日久天长踏踏实实干些事情,夫君也就能渐渐改掉纨绔、挥霍的习惯。
  说不定,皇帝和世人,也就慢慢忘了小昏侯以前有多纨绔。
  五千两银子若是改掉夫君的纨绔习性,还是很划算的。
  楚天秀顿时大喜,“太好了,我已经想到了一种新的造纸术,能大幅改进麻纸的工艺。不过,这些匠人会不会外泄我的新技术?可有法子约束这些匠人?”
  “我的郡主食邑三千户,可以剔除一些农户,将匠户加入进来。把造纸坊的所有匠人,划入我的食邑户口,他们是我的食邑,自不敢外泄你的造纸术。”
  李虞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又道:“还有,夫君你以后大小事都无需再去找二夫人,缺钱、缺人、缺地跟我说便行了!”
  她丹阳郡主的夫婿,若是什么都要低三下四的去找二夫人请示,想想都气闷。
  楚天秀简直感动的快哭了。
  虞儿大金主太强了。
  手下有钱、有人,还有地。
  他以后再也不用去求二夫人那臭婆娘了。
  “啵~,多谢虞儿娘子!为夫这便造纸去,等造了,先让你们好好享受一下高质量的生活。”
  楚天秀猛的凑近,亲了李虞脸颊一口。
  他转身便拉着祖儿,叫上狄儿,飞奔而去金陵城买麻纸作坊。
  李虞被他亲了一口,呆了一下。
  待她反应过来,粉雕玉琢的脸颊瞬间飞霞,心如鹿撞,轻咬着红唇,气的一跺脚。
  哼,这个登徒子,给他几分好颜色,就蹬鼻子上脸了。两人还没有择吉日举办新婚大礼呢,怎可非礼于她!


第13章.13 麻纸作坊

  长乐街。
  箍桶巷子里瘪窄阴暗,两旁全是低矮的瓦房。巷子里大多是做竹篾、竹筒、竹简的竹匠人家。
  仅有一户孙姓匠户造麻纸。
  巷子两旁瓦房上压着厚厚白雪,屋檐挂下一根根的冰凌。
  窗户不透气,屋内昏暗潮湿,外面地沟污水横流。
  好在,现在是腊月寒冬时节,皑皑白雪覆盖了大地,倒也不闻腥臭。
  匠户地位较低,在金陵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一个屋舍遮风挡雨,这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对居住的环境自然不苛求。
  楚天秀在祖儿的带路下,进了巷子深处,皱着眉头。
  身为一个现代人,他在王府还不觉得卫生差,只是茅房没纸不方便。
  但进了平民区,他立刻本能的感觉金陵城的平民老巷子很不妥当,人口密集,地上太脏了,容易出事。
  得向金陵府尹好好说说,改造一下金陵城的排污沟渠才行。
  不过今天他是来办麻纸作坊的事,这事也不急。
  他们来到了一间麻纸坊前。
  这间麻纸坊,说是作坊,其实就是一间平民屋子。
  屋子里面颇为简陋,屋内外侧堆了很多破旧麻头、破麻履、破麻衣。屋子中间是这户匠人一家老小,睡觉的地方。
  墙上晾着一些干了的麻纸。
  屋子最里面才是在造纸作坊。
  摆放着刀具、石臼、洗纸床,等造纸工具。
  但被一块破布遮挡住,外面看不见。
  这座不大不小的麻纸作坊,足足住着五口人。一对四五十岁的孙匠老夫妻,还有他们的三个二三十余岁的儿子。
  一家上下五口,全靠着这一手麻纸手艺养活着。
  “小的孙老匠,见过小侯爷、小姐!”
  一名穿着破黑袄的干瘪老头站在矮屋门口,面色紧张而拘谨,见到眼前这位锦衣华服贵气的公子和小姐,手足慌张。
  平日那些大户贵人麻纸,都是在长乐街的竹简书店,根本不会来这条瘪介的小巷。
  祖儿已经跟他说了,小侯爷和丹阳郡主,要花一笔银子买下他这座麻纸坊,他们孙氏一家全都入丹阳郡主的食邑户口。
  这户孙姓匠人的麻纸手艺不错,可惜麻纸一直没什么生意,养了三个二三十岁的儿子,也就勉强糊口。
  孙老匠人听过小昏侯的名声,知道这位小侯爷是金陵有名的纨绔子弟。
  小侯爷要连人带麻纸作坊一起买下,他是有疑虑的。
  但好处是可以加入郡主的食邑户口,以后不用再向朝廷交税和徭役,那是很多人羡慕不来的事情。
  孙老匠人没有犹豫,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楚天秀看了一眼他身后几个人。
  孙老匠人连忙介绍,“这是小人的婆娘,平时帮忙打下手,削麻皮什么的。这几个是小人的三个儿子,尚未成婚,跟着小人一起造纸、捣浆。都是一身的力气,干的一手好活!”
  三个汉子衣衫破旧,老实巴交,躲在老爹后面,吭不出半个字来。
  “你家麻纸成本多少,销量如何?”
  楚天秀平淡的问道。
  “一张一尺长的麻纸,采买麻皮的原料成本是三文铜钱,卖给书简店家是五文铜钱。店家售价是十文铜钱。
  这十文可以买十个大炊饼,寻常人家没人买,只能卖给金陵的富贵人家。
  但那些富贵人家也只是偶尔用,嫌弃咱家的这麻纸粗陋,容易渗透墨水。
  咱家辛苦干一个月下来,大概能造一百来张麻纸。一张麻纸成本钱,挣个二百来文铜钱,也只能勉强糊口。”
  孙老匠老老实实,吭吭哧哧的说道。
  他不知道小昏侯买下他家麻纸作坊来干什么,只能实话实说。
  楚天秀微皱眉头,也看得出来,这孙老匠人家的麻纸生意不好。
  这一家五口都穿的破烂,屋子也破旧不堪,朽木土墙。若是麻纸生意好,不至于生活如此窘迫。
  一个月都产不了百来张麻纸,养活二个人还算可以。但还要养活三个能吃的成年汉子,就够呛了。
  “你造麻纸,怎么一个流程?”
  楚天秀随口又道。
  他想知道,孙家的麻纸工艺水平到了什么程度,才好指点一下,改进成真正的蔡侯纸。
  孙老匠却是面色一惊,连忙佝偻着身子,连忙卑微的拱手,脸上露出哀求,“小侯爷,这~,这麻纸造术,是小人家的世代祖传的秘术,吃饭的饭碗。您老就别问了。”
  楚天秀理解孙老匠人此刻惶恐的心思。
  匠人没土地,全靠自己的独门手艺,挣钱糊口。
  孙老匠吃这碗饭,他的三个儿子,甚至以后的子子孙孙都吃这碗饭。
  古代匠人的技术往往世代家传,是吃饭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