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7


  让他外泄自己的饭碗,导致更多人来造麻纸竞争,岂不是断了自家子孙的活路?孙老匠人入了郡主的食邑户口,可也还得干活,靠这门造纸手艺来吃饭。
  就算痛打他一顿,他也不会吭半个字说怎么造麻纸。
  蔡伦造纸术是公开的,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蔡伦把“蔡侯纸”的造纸术,直接献给朝廷,那是因为他是二千石的朝廷九卿_gao_guan。
  他的主业是官员,造纸只是博得名声的小道,自然根本不在意造纸的钱。
  楚天秀也没再问,直接平淡道:“你用石臼捣烂了麻皮之后,纸浆脱脂,用的可是生石灰?切、洗、浸、蒸、捣、打、抄、烘、揭,这_ba_jiu个造纸步骤可有缺漏?”
  孙老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心头大震。
  造麻纸的流程颇为复杂,纸张的优劣完全在于技术细节。而用什么给纸浆脱脂,这是造麻纸最重要的步骤。
  每次用生石灰打浆,都是他亲自动手,用多少量,连三个儿子都不告诉。怕他们人傻被骗,只让他们干捣烂麻皮的粗活。
  造麻纸本就不是什么高深的秘密...一旦了解了关键之处,其它都较为简单了。
  小侯爷连造纸的全部过程都知道。
  楚天秀神情平淡。
  他知道的何止是这些,甚至知道,孙老匠的祖上应该是捣蚕人。
  麻皮造纸最重要的就是捣皮打浆,并且用生石灰脱胶脂。
  不脱胶脂,造出来的就是油纸,可防水,无法吸墨用于书写。
  古人是先掌握了捣蚕丝脱脂的技术,然后无意间发现这种技术可用于捣麻皮,这才造出麻纸来。
  这小部分捣蚕丝人也就便改行造麻纸了。
  “你也无需担心你的饭碗。本小侯爷还看不上你家麻纸术。我买下你家麻纸作坊,是要改造一下麻纸技术,造出更好的纸!你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便是!”
  楚天秀淡淡笑道。
  “您说。”
  孙老匠人哪里还敢在楚天秀面前装资深造纸匠人,心头发麻,满口苦涩。
  他也就能在哪些不懂麻纸关键工艺的人面前,以资深造纸匠人身份自居。小侯爷都知道这些,他的这点家当秘密,在侯爷大人眼里显然也不值钱了。
  楚天秀挥了挥手,让孙老匠的婆娘、三个儿子都退下,独留下孙老匠。
  “麻皮的收购价钱太贵,跟人争麻布衣、麻鞋,成本极高。本侯打算用非常廉价的树皮,竹之类,为造纸材料,进行大规模的造纸。”
  楚天秀沉声道。
  麻是高价值经济作物,光是材料的成本就极高。用来造纸,造出的纸张当然昂贵。
  没几个人用得起!
  大规模造纸,必须用最便宜的材料,随处可见,没人争抢的廉价材料。树皮和竹,量大的用不完,再适合不过了。
  原料成本爆降到原先的百分之一,再加上大型作坊批量造,从而让纸张成本大幅降低。
  孙老匠听了,却是一愣,急忙苦劝道:“小侯爷,万万不可如此。
  您有所不知,小人亲手试过用树皮来捣碎打纸浆,但是这树皮的胶,比麻皮的胶厚多了。
  打浆脱脂,总是脱不干净。
  结果这纸太油,吸不住墨水,连一张都卖不出去。要是大规模造,耗费巨大,卖不出去,那就亏大。”
  小侯爷造纸亏了大本钱,他这造纸匠人还能得好处?恐怕饭碗都要被砸了。


第14章.14 本侯的纸一定要香

  楚天秀听了孙老匠的苦劝,不由颇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看来,古人还是知道,树皮远比麻皮要廉价。如果能够用树皮纤维来造纸,他们自然不会非要用昂贵的麻皮造纸,跟平民百姓争布衣原料。
  但知道归知道,解决不了技术问题。
  树皮里含有大量的木素、果胶、蛋白质,份量远比麻皮高。这直接导致了树皮脱胶打浆的难度,远高于麻皮。
  树皮脱不干净胶脂,造出来就是“油纸”。水都粘不上,更别说墨汁了。无法书写的纸,古人拿它来干嘛?
  造纸需要好碱。
  有了优质的碱,才能造出优质的纸。
  蔡侯纸就是解决了这个关键难点,才得以真正普及造纸术。
  “树皮难脱胶脂,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生石灰的碱性不够。直接改用碱性更强的草木灰来脱浆,效果好许多。”
  楚天秀一笑。
  孙老匠人用的是生石灰。
  蔡伦改用草木灰。
  都是天然存在的碱,石灰和草木灰的碱性强弱的改变,令树皮可以用于造纸,给造纸带来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自蔡伦之后,后世一两千年造纸,几乎都是用草木灰。
  但在这之前,麻纸匠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草木灰的用途。
  “草木灰...这能用吗?”
  孙老匠人一听,心里犯嘀咕。
  这草木灰比生石灰的来源更容易,灶台底下全是草木灰,都不用本钱。
  可是,他没听过,草木灰可以用来替代石灰。
  也不知道这位从来不干粗活的小侯爷,是哪里来的信心?
  “试试便知道!”
  楚天秀道。
  这座麻纸作坊囤积了一些原料,造纸工具也都是现成的。
  他们在简陋的麻纸坊,实验草木灰的效果。
  楚天秀让孙老匠直接用两口大锅,沸水熬煮麻皮,分别加入草木灰和石灰,看看脱胶脂的效果。
  一个时辰之后,两锅麻皮出锅。
  孙老匠人粗糙的手不断搓揉两种麻皮,仔细打量。
  一口锅已经完全脱胶,而另一口锅却只脱了很少量。用草木灰熬煮的麻皮,脱胶的效果,明显要高于生石灰熬煮麻皮。
  他看到两种麻皮的脱脂效果,终于露出惊色。
  改用了草木灰,脱胶效果果然是大幅提升。用来脱树皮的胶脂,效果定然也要比生石灰好太多。
  这就是匠人最心动,梦寐以求的技术啊!
  “好...太好用了!”
  孙老匠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低廉的树皮一旦能够用于造纸,那么造纸的成本大幅降低。
  整个大楚买纸的书生文人,多的如过江之鲫。
  他这小造纸作坊能卖多少纸啊!
  楚天秀笑道,“本侯爷在城外有几十亩荒地,准备造一座大型造纸作坊。已经派人去平整土地,兴建作坊,请一批工人来了。
  孙老匠,你坐镇这新造纸作坊,负责给本侯爷造纸。
  记住,造纸术最关键的技术,此乃本小侯爷的不传之秘,不得外泄,免得有人跟我们争造纸业。”
  他寻思着,时间久了,造纸术最后还是会泄露出去。
  但至少前几年要严防死守。
  把造纸作坊的本钱挣回来...最好还能挣一笔银子给李虞,省的她以为自己这小昏侯,只会胡乱花银子。
  “是,小人定会严加保密!小人亲手造脱脂水。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