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18

人只帮衬一些不相干的粗笨活,不让他们参与秘术。”
  孙老匠人连忙。
  楚天秀随后又参观了一下孙老匠的简陋麻纸作坊,看看孙匠人家用的造麻纸术。
  孙家的造麻纸术,简直是粗糙的惨不忍睹。
  孙老匠的老婆负责削剪麻皮。将削好的麻皮,放在一个小池子里浸泡,泡上一个月,耗时极久。
  “以后不要泡了,直接熬煮!”
  楚天秀道。
  然后将泡软的麻皮,捣碎打成纸浆。
  这个活是孙老匠的三个儿子干,用手工石锤,不断的捶打。
  累死人,效率还极低。
  “这手工捶打,以后改成水磨捶打、牛磨捶打!丰水季用水力,枯水季用牛力。”
  楚天秀道。
  最后,是烘纸。
  孙老匠买不起炭火来烘纸,放在屋顶太阳自然晾晒。孙家三个大傻儿子,轮流守着免得被偷。
  若是不出太阳,就无法晒纸。
  这纯粹就是老天爷赏一口饭吃...连续十天、半个月都是阴雨天的话,那就吃糠吧!
  “晒纸,要改成烘烤墙,以炭火烘纸。每天不间断的生产纸张。”
  楚天秀摇头。
  也难怪这间麻纸作坊的月产量,只有一百张麻纸,低的可怜。
  “是是,小侯爷!”
  孙老匠谦卑的跟在楚天秀_pi_gu后面,拼命点头,竖起耳朵倾听,生怕漏了半个字。
  这可是小侯爷传授给他独家绝活,当然要仔细记下,保密的死死的。
  他此刻的信心已经是大增。只要跟着小侯爷埋头苦干,他三个儿子说不定都能娶上老婆。
  楚天秀正准备离开孙匠人家的麻纸坊,忽然又想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对了,最后一个程序,竹席洗纸的时候,在水中加一些香料粉。造出来的纸,一定要有香气!
  回头我派人给你送一点香料过来。这是重中之重,比我上面说的其它都重要!”
  他正色叮嘱道。
  “小侯爷,水中为何要加香料?”
  孙老匠人面色一呆。
  草木灰的神奇效果,他已经完全理解了。其它工艺的改进,他这老匠人一听就明白,心服口服。
  可这香料又是起到什么神奇的作用,比草木灰更有用处?
  再说,这香料贵的离谱啊!
  金陵城的香料,很多都是西域商人冒死运过来的,一两香料一两金,都是达官贵人才用得起。
  往纸里加香料,成本岂不是飞上天,比麻纸成本都高许多。
  “本侯造的纸,当然要闻之心旷神怡,芳香四溢!才能镇压...气运!”
  楚天秀笑道。
  孙老匠还是没明白小昏侯想干什么,他想了一下,小声建议道,“小侯爷,若是纸上生香...其实用花香也行!城外野花多,不费钱。”
  “花香?这个法子也不错,省了香料钱!”
  楚天秀诧异,琢磨了一下,立刻道,“孙老匠,你估算一下,树皮造纸的成本会是多少?”
  “树皮的来料太便宜了,城外郊野取之不尽。小侯爷要的纸上生香,用花瓣也没增加什么成本。
  这种纸的制作成本...小人估计,最高也就麻纸的百分之一成本,剩下的都是匠人、工人费。
  如果是一座大作坊来大量造纸,纸价出奇的便宜。”
  孙老匠人飞快的盘算了一下,满脸都是喜不自禁。
  “行,明日便开工!”
  楚天秀微微点头。
  孙老匠人是造麻纸的行家,世代干这份活,自然懂造纸的成本。
  只要捅破了诀窍,剩下的根本不用楚天秀去多提点。
  他已经吩咐狄儿,去金陵城郊外,立刻开工建造一座庞大的新作坊。
  按照他的设计,要利用河流的水利,造水锤捣浆,以节省人工费用。从各个环节,大幅改良工艺,提高造纸的效率。
  新作坊一旦建成,日夜造纸,产量可以非常大。
  “嗯!城外的作坊还没造好之前,你先在这麻纸坊用新工艺尽快造纸,给我抓紧造出第一批纸,本侯急着用!”
  楚天秀吩咐。
  “是!”
  孙老匠连连点头。
  ...
  随后的几日日子,楚天秀每日带上孙老匠,去金陵城郊的新造纸作坊,亲自指点造纸的全流程。
  因为楚天秀要求最快造好作坊。
  狄儿一口气从金陵城内,请了上百名石匠、木匠,兴建作坊。
  造纸所需要的切皮、洗涤、浸草木灰、蒸煮、捣碎、打浆、抄纸、烘晒纸、揭纸的各种刀具、蒸煮、烘烤工具,同时开工建造。
  其实蔡侯纸的工具,非常简单。
  最大的工具,也就是水磨锤和牛磨锤。丰水季节,用水力石锤捣碎树皮制浆,旱季,则用牛力碾压原料打浆。
  房子都是木头搭建的茅屋。
  新造纸作坊的兴建速度非常快,短短两日便见雏形。
  把新造纸作坊所需的工具配齐,也就花了两千两银子不到。
  孙老匠跟在小侯爷后面,倾听小昏侯对造纸的每一个细节的指点,兴奋无比。小侯爷太厉害了,简直就是神人。
  他这一两天功夫,学到的新技术,比他半辈子积累的还多。
  新造出的水利石锤,只需一人操作,便抵得上十个大汉累死累活的手工捣浆。
  他三个儿子一起捣浆,便抵得上原先三十多个人工的人力。
  熬树皮,大幅加快脱胶脂的速度。建了好几堵几十丈长的炭火墙,用来烘晒纸张,不管阴晴,日夜不停的出纸。
  新造纸作坊一旦建成,出纸的速度简直难以想象。


第15章.15 “昏侯纸”横空出世(求推荐票!)

  楚天秀带着狄儿、祖儿,在金陵城外,顶着腊月的严寒风雪,建好一座数十亩地的新造纸作坊,督工了每个造纸环节。
  随后,他让孙老匠当坊主,狄儿派人监工,自己则做个甩手掌柜。
  孙老匠人办事十分谨小慎微,脑子也挺灵活,已经归入了李虞的食邑户口,交给他去做也放心。
  ...
  只过了几日,一晃到了腊月,孙老匠人便带着一叠新纸,匆匆来平王府求见楚天秀。
  小侯爷之前吩咐了,要以最快速度,向他供应一批纸张。
  孙老匠自然是不敢怠慢,抓紧赶工,向楚天秀献纸。
  书房内。
  “小侯爷,第一批纸造出来了。”
  孙老匠佝着身子,激动的有些颤抖,双手献上一小叠新纸,“这第一批一百多张纸,在麻纸坊造的,用了一些以前剩下的麻皮纸浆,又加了许多破麻绳、破渔网和旧树皮什么的,成本减了七八成。
  然后用您传授的改进草木灰工艺,以蒸煮和烘纸之法,最快速造出来的样品。
  时间短,成本低廉,质量尤其上乘。这市面上绝无仅有的好纸。这样一张好纸,哪怕卖个十五、二十文铜钱,也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