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0


  反正纸放在茅房,旁人也不敢去用。他自己用,一日下来也用不了多少铜钱,一月不过是一二两银子,算不得什么事。
  何必因为这等小事,又惹脸红。”
  李虞不想去管。
  在她看来,终归是几两银子的小事。
  等以后造出的纸多了,再拿些纸去卖,尽量少亏一些钱才是正事。
  ...
  平王府。
  竹林偏僻一角,三个王府仆从老老实实的守在茅房外,满脸的憋红、尴尬和无奈。
  他们被祖儿抓来这里,也不干别的事情,专门看守茅房里的昏侯纸。
  “许用,不许偷!”
  这就是姑爷定下的规矩。
  姑爷是主子,主子的话他们必须听。
  但他们守了半天,也没见人敢上小竹林的茅房,更没人敢学小昏侯用纸拭秽。
  姑爷是敢用,别的下人倒是用麻纸试一试?敢学姑爷的娇贵,不怕被钱大总管给乱棍打死?!
  偷也是没人敢偷的。
  平王府治下严禁,侍卫们几乎都是王爷的亲兵,仆人们都是世世代代为奴仆,没有什么短工、临时工。
  还真没哪个仆人会去偷纸,一旦发现被仗责且不说,丢了王府里的铁饭碗就亏大了。
  他们三个仆人守在茅房外面,无所事事,暗暗叫苦。
  “你们说,姑爷这是怎么想的?他从郡主那里拿了几千两银子专门去造纸,造出来上等珍贵的好纸,却都堆茅房?~!”
  “麻纸都要十文铜钱,这新纸要好上几倍,他也舍得用来拭秽?”
  “唉,昏侯不知纸金贵啊!他哪里懂得我们这些下人,把纸当宝一样供着,连写字都觉得太奢侈了...他竟然...。”
  “以前只听金陵城的书生们说,小昏侯比别的门阀世家子更纨绔,他是金陵四大纨绔之首。前些日初见了姑爷,总觉得这话言过其实。
  这回算是见识过了,金陵第一纨绔还是说轻了,天下第一纨绔才是名副其实啊!”
  “我也听说过,小昏侯曾经一日挥霍一千两银子,几万两银子不到一年就败光了。他哪里在乎,纸金不金贵啊!”
  他们苦瓜着脸,低声议论着。
  这偏僻一角的小竹林也变得热闹起来。
  这件事情在平王府已经飞快的传开了,很多侍卫、仆人都在私底下吃惊的议论,甚至不相信。
  不少人为了求证,特意跑来小竹林看,发现果然有三个仆人在看守茅房,这才相信居然真有此事。
  王府的钱大总管听闻这件离谱的事情,心痛那些纸被浪费,特地来小竹林转了一圈,看看是否真的。
  没想到,茅房外面真有三个仆人在看守,里面还有一叠非常漂亮,从未见过的纸张。
  “你们几个守这茅房干什么呢!”
  钱大总管板着脸。
  “大总管,祖儿小姐说,是姑爷吩咐的,命我等三人在此茅房看守昏侯纸...许用不许偷!”
  一名仆人连忙道。
  钱大总管想了半天,也没憋出什么话来。
  钱是郡主给的。
  纸是姑爷造的。
  他这个二夫人的亲信大总管,实在管不着小昏侯这位主子怎么用纸。
  钱大总管在茅房外懊恼的转悠了几圈,左思右想也没辙,只能回去找二夫人禀报此事。
  ...
  次日,贾生来到王府私塾,却听府上的仆人们都一副神秘兴奋之色,私底下窃窃议论议
  说姑爷的造纸坊,新造出了一种名为“昏侯纸”的新纸。
  品质异常的出色,远胜过以前的麻纸许多倍。
  可惜,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被姑爷丢到茅房里去。
  贾生听了不由吃惊。
  这不是宝玉珠毁于椟吗?
  王府私塾一直缺书写的纸啊,这些纸给他不好啊。
  他匆匆来到虞园,激动的求见小昏侯,还比往日恭敬了许多,“小侯爷!鄙人听说小侯爷的作坊造了一批新纸,品质上乘,远胜于麻纸?!”
  “嗯,是啊!”
  楚天秀淡然。
  “既然是自家产的。还望小侯爷能供应一批,给王府私塾,李氏子弟们抄书之用,以取代笨重不便的竹简。
  李氏子弟一直苦于府中的书籍不多,文气不盛。若有足够的书籍,便能大兴王府文运,更对姑爷好处极多...王爷必定嘉许小侯爷的才干!”
  贾生连忙说些好话。
  “别给本侯拍马屁,嘉许值几个铜钱?!”
  楚天秀想都别想,一口拒绝,“本侯这批纸才刚出来,茅房都不够用。私塾想要纸,可以啊,花钱买便是。
  贾老先生,你去找二夫人,让她拨一笔钱,为王府私塾添置昏侯纸。告诉她,二十文一张,一文也不能少,她要多少我就卖给她多少!”
  私塾需要纸张,这是王府的公事。当然要王府公账上出钱,让他垫钱给私塾供纸,哈,别做梦了。
  贾生懵了。
  没想到小昏侯拒绝的如此断然。
  说什么茅房都不够用,这摆明了就是借口,不想给啊。
  二十文钱一张,抵得上普通一户人家一天的饭钱。大富人家用来抄书都嫌弃太贵,谁还舍得全丢在茅厕?
  小昏侯宁可把纸放在茅房,也不给王府私塾。这分明是气他贾生,气二夫人,不想免费给私塾用,要让王府出大价钱来买。
  但二夫人那么小气的,她肯出一笔大银子给私塾买纸,才怪呢!
  贾生拿不到纸,郁愤告辞,在王府里愤愤不平的转悠。
  他还没见过新纸。
  这纸有这么好吗,居然张口就二十文铜钱?!
  干脆去亲自看看。
  贾生闷头来到王府小竹林的茅房。
  “哎呦,吃错了东西,腹中绞痛,赶紧上趟茅房。”
  他抱着肚子,口中叫唤着,在三名仆人的目瞪口呆来不及阻拦下,成为平王府第一个冲入小竹林茅房的人。
  贾生一看。
  茅房里还真有一小叠新造出来的昏侯纸。
  取来揉了揉。
  他经常用麻纸,当然一眼看得出来,这新纸的品质果然是出奇的好,远胜过麻纸许多倍。
  麻纸太粗糙。
  而这新纸,纤维非常的细腻,质地密实,不会像麻纸一样渗水,墨水书写在上面肯定非常的舒畅。
  明显看出工艺大幅改进了,终于适合笔墨书写,抄录书籍之用。
  一眼看上去。
  洁白如粉雪。
  柔滑又韧性。
  前所未有的好纸啊!
  贾生蹲在茅房里,双手捧着一张散发出淡淡梅香的昏侯纸。
  这是梅香,这是纸香,这是文运大盛之香!
  他一边蹲,一边流泪!
  多好的纸啊!
  这些纸让学子抄录书籍,可以减轻他们背上几十斤、上百斤沉甸甸的负担!
  只需这一小卷百张新纸,轻不过一斤,便可以抄录完一本足足一百卷上百斤重的竹简书籍。
  从此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