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2

斯文扫地!”
  “好,同往!”
  众儒生们无不激动,相约时间,准备去拜访平王府。
  ...
  沈府。
  沈大富自从上回去昏侯府讨债,被小昏侯给气的吐白沫,便躺在家休养,整天嘴里念念叨叨,想着如何“复仇”。
  他早已经派手下家丁,紧盯着小昏侯的举动。
  惊奇的发现小昏侯这几日在忙着兴建作坊造纸。
  让他掉下巴的是,小昏侯居然造新纸成功了,太离谱了。
  坊间的儒生们都在传言,昏侯纸要比麻纸出色好多倍,已经可以用来制作书籍。
  沈大富不由琢磨起来。
  小昏侯看来还是有点能耐啊,难怪比他儿子沈万宝的纨绔排名前了两位!
  这一琢磨。
  这让沈大富这个掉进钱眼里的商人,嗅到了一丝与众不同的商机。
  纸能制作书籍了,造纸业要一片欣荣了?
  纸张一旦能够取代竹简,所有竹简都会被替换掉。
  朝廷要用大量的纸,替换库房中无数古籍。
  全国一百多个郡国的县衙、私塾,整个大楚皇朝数不清的读书人,全都要来买纸...这是多大的销量啊!
  “这笔生意可以干,大赚一笔银子!”
  沈大富有些兴奋起来。
  可他迟迟不见儿子沈万宝那边有任何进展,不由有些急了,“儿崽,爹给了你五万两银子。怎么没见你有什么动静啊,抓紧动手啊?”
  “爹,您是不知道,我这不在观察,找出手的时机吗?...也没发现小昏侯露出破绽啊。”
  沈万宝满脸尴笑。
  他这些天忙着和驸马爷谢安然去逛秦淮河画舫潇洒,哪有空去想斗小昏侯楚天秀这样伤脑筋的事情。
  他这金陵城第三纨绔,一旦和楚天秀这金陵城第一纨绔开战,整个金陵城都不得安生,鸡飞狗跳,鬼哭狼嚎。
  累死累活划不来啊!
  再说,离他向老爹保证的三个月还早呢!
  到时候爹早就把这事忘了。
  沈大财目中喷火,深吸一口气,“废物,眼前便有一个大好的机会,你没有发现?!”
  “什么机会?”
  “昏侯纸,听说没有?”
  “早听说了,小昏侯最近在埋头鼓捣昏侯纸,还拿去填茅房,这事被金陵城的读书人骂的狗血淋头呢!...不过,骂他也没用,小昏侯脸皮厚,不在乎。”
  沈万宝疑惑。
  老爹说这事干什么?!
  沈大富激动道,“你别管那群酸儒骂不骂,眼下这昏侯纸现在已经有轰动金陵城的势头,很大可能取代竹简,流行于世。
  我们沈家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也赶紧去盖作坊造纸。只要击垮小昏侯的造纸作坊,独霸造纸业,就能大赚一笔啊!”
  “爹,您糊涂了吧。咱家是江南第一绸缎商,还有一座铜山,缺钱只管铸钱就是,何必去挣造纸这点辛苦钱?!”
  沈万宝不由瞪眼。
  “混账东西,金山银山也有吃空的一天!咱家那座铜山,已经挖了几十年了,还能挖铜铸造几年啊?谁不知道,咱家的江南第一绸缎商,那是沈太后撑腰。否则哪里轮得到咱家当这江南第一绸缎商!”
  沈大财主大怒,“我们要拿出点能耐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只要造出‘沈氏纸’,供天下读书人使用,定然可以一举名震天下。
  咱们沈家的名声,从此在天下读书人眼里打响了。省的他们老是说我们沈家暴发户,全靠着太后的荫泽,没有一点自己的本事。”
  “咦...这也是啊!”
  沈万宝目光大亮,终于被老爹说动心了。
  金钱什么的,在他眼里全是粪土!不挥霍掉,他心里总是痒痒难受。
  但是,他在乎名气啊!
  他沈万宝这金陵第三纨绔的名头,矮了小昏侯一大截。不能这一辈子都被小昏侯给压得死死的,一定要翻身压过去。
  沈氏纸一旦通行天下,他沈万宝名气一飞冲天,天下谁人还识得小昏侯!
  “好!我立刻召集金陵城里的匠人,一万两银子砸下去,去赶建一座巨型造纸作坊,研究出新纸配方来。他小昏侯能造出来,咱沈家也一样能。
  昏侯纸要是卖十文的话,咱们沈氏纸便卖九文,八文。不管他什么价,硬是要低他一文铜钱。
  反正我们沈家财力雄厚。不惜血钱都能逼死他,让他一张纸都卖不出去!亏死他,亏死他!”
  沈万宝大乐。
  这是一个好机会,为了这名气,他要跟小昏侯狠狠斗上一场!
  “对,就该这么干!用银子,狠狠砸死小昏侯的作坊!我沈家的沈氏纸,要独霸天下!”
  沈大富痛快大笑。


第18章.18 沈府重金造纸!

  沈氏父子心急火燎。
  昏侯纸这才刚刚面世,这波风潮刚从平王府传出,已经在金陵城的儒生们中间掀起一波骚动,许多读书人都在求纸。
  看这形势风头,纸的潜力巨大,大有取代竹简之势。
  必须赶在纸张大火,全面取代竹简之前,把沈氏造纸作坊新建起来。
  大量产纸,一二十枚铜板一张纸,既能赚个盘满钵满,又能让沈氏名扬天下。
  这种好事情,百年难得遇上。
  沈万宝一咬牙,豪气的拿了一万两银子出来,在金陵城郊外买了一百亩的荒地,开工建造巨型作坊,比小昏侯的数十亩作坊规模还更大。
  沈大富将当初被请去造小昏侯作坊的那上百名木匠、石匠,全请过来了,原样照搬建一座作坊。
  这些匠人都是老手,手里做过一遍的活,能直接大量造出来。
  小昏侯作坊用的水磨锤、大煮锅、抄水池、烘纸墙等工具,他们也一模一样造出来,甚至数量更多。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昏侯纸的工艺配方,跟以前的麻纸已经截然不同,得到大幅改进。
  这才是昏侯纸的绝密独门技术,作坊里的工具只是为了大规模产纸而已。
  沈氏父子二人自己不懂造纸,便重金请来了金陵城里的十几名麻纸匠人,一起来研究昏侯纸,想要破解其中的奥秘。
  麻纸匠人们看到沈家找来的一张精良无比的昏侯纸,都是惊叹。
  “听说昏侯纸用的并非麻皮,而是树皮。”
  “真有此事?树皮极为低廉,可以让纸的成本大幅下降。”
  “真的。昏侯作坊已经在大量收购树皮,几百斤几千斤的大量收购。城里一些贫民百姓,闻风而动,都冒着风雪去郊外伐木削树皮挣钱。”
  “但是树皮的胶脂非常厚,他是怎么给树皮脱胶脂的?”
  “这就是关键了!”
  麻纸匠人们都十分惊奇,百思不得其解,苦苦研究。
  沈府给了他们每家五百两银子的作坊购置费,把自家的独门技术贡献出来。还许诺,聘请他们为沈府作坊的造纸匠,世代为沈家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