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3


  能够投靠当今的国舅爷,众麻纸匠人们当然欢天喜地,无不应承下来。
  可是,改造技术真的很难。
  如果这么容易解决这个艰难无比的问题,他们早就不用昂贵的麻皮为原料来造纸了。
  一日...
  两日...
  三日...
  这座占地一百亩的沈氏大型造纸作坊,已经拔地而起,差不多完工了,可是新纸配方还是没有重大进展。
  沈氏父子两人,亲自在沈氏造纸作坊督工,和众麻纸匠人们一起研究昏侯纸的配方。
  还别说,沈家虽然是皇亲国戚,是世人眼里的暴发户,但沈太后、沈大富这一代都从平民底层起家,依然能吃这份苦。
  只是,吃苦归吃苦,依然是没头苍蝇一样,对昏侯纸的配方一头雾水。
  沈大富甚至派了一些人,去小昏侯造纸作坊附近转悠,打听造纸配方的情报,但是毫无所获。
  坊主孙老匠守的严实,不让其他人插手最关键的脱胶打浆技术,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干。其它的工人,甚至他的儿子,都只干那些粗笨的重活。
  小昏侯作坊甚至还有郡主派去的一些侍卫,在看守大门。谁敢不要命,得罪平王府,进去里面窃取造纸机密?
  好消息没打听到,沈氏父子反而探听到一个噩耗——小昏侯作坊的第二批昏侯纸,已经造好,即将面世。
  这一批昏侯纸的数量非常大。
  大到平王府的茅房恐怕都用不完...既然茅房都用不完了,富余的肯定会拿去卖掉一些。
  昏侯纸一面世,大楚的书生们定然会有一波尝鲜的抢购。
  沈家父子却依然待在沈府造纸作坊,不断的进行纸张的试验,一个个蓬头垢面,像烧炭工一样,心头焦急无比,眼红耳赤。
  死活就是造不出来。
  这可怎么办啊?
  沈大富急的嘴角都起泡了。
  沈家已经砸了一万两银子,上百亩地的新作坊都造好了,十多名匠人和几百名工人嗷嗷叫等着开工,甚至连树皮原料都屯满了一个木屋仓库。
  可就是没想到,小昏侯轻而易举研究出的昏侯纸,他们一群人却还是没研究出一点影子来。
  沈万宝也是急的眼睛赤红...。
  这是他金陵第三大纨绔鼓起勇气,和小昏侯这金陵第一大纨绔,在金陵城造纸擂台,进行的一场旷世大战。
  想要一举斗垮小昏侯,让小昏侯没面子。
  他此刻却是急的挠头....他发现自己,居然上不了战斗擂台。造不出纸来,他还跟小昏侯斗个屁啊。
  最后没辙!
  总不能让沈氏作坊,就这样一直闲着不开工吧。
  沈万宝想到了一个歪招。
  既然麻纸匠人们造不出昏侯纸来。
  那就是对现有的麻纸进行改良,把麻纸的品质提升的更出色,并且大幅压缩麻纸的各种成本。
  这些麻纸匠人各有所长,手里都有一两门独有的绝活,把各种法子凑起来,对麻纸工艺进行改造。
  竭尽全力提升麻纸的品质。
  只是,不管怎么改进,新麻纸终究还是麻纸。
  色泽偏黄。
  质地依然有些粗糙。
  辛辛苦苦改进了不少的工艺,品质提升了一倍。但一眼看上去,依然比漂亮的昏侯纸差了一个大档次。
  “完了...咱们的沈氏纸,成本高,质又低,肯定拼不过昏侯纸!下次遇见小昏侯,定然遭他奚落。”
  沈万宝心哀。
  “万两银子都已经花出去了,总要回本吧。罢了,昏侯纸卖十文的话,咱们就卖个五文。
  我们沈氏纸,底价卖。很多穷书生,出不起高价买昏侯纸,便会来买我们的低价沈氏纸...总能挣一笔钱!”
  沈大富痛惜的咬牙道。
  麻纸的成本尽量压缩,节省工人费,在自家的店铺卖纸,省掉竹简店铺的中间商差价。
  他五枚铜钱的价格卖纸,还是能赚个一两文钱。
  原本指望着,沈氏纸和昏侯纸品质一样,他跟小昏侯打价格战,凭借雄厚财力击败小昏侯的作坊,独吞大楚造纸业。
  到时候他再去请沈太后,给皇帝出主意,“令天下以纸代竹简”。大楚上百郡国的书生们狂求纸,沈府一夜赚个大爆啊!
  可惜无奈,沈氏纸的品质不行。
  现在也只能和小昏侯平分造纸业,让小昏侯去占高档纸,他靠低廉的价钱去占领中、低档。
  两家平分秋色,各吃一口肥肉。


第19章.19 拜访王府者络绎不绝

  金陵城四大纨绔之首小昏侯楚天秀,再一次成为金陵城儒生士子,百姓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原本世人都以为,小昏侯被皇帝贬入赘,遭到这番史无前例的惨痛打击,终于要消停了一会儿了。
  可是没想到,才刚上门入赘没多久,他便又干出了一件轰动性的大事。
  小昏侯拿了李虞郡主的五千两银子,去改造麻纸工艺,造出了新一代的“昏侯纸”。
  你造纸就造纸吧,低调一点,大家也不说你。
  可是,小昏侯偏偏拿纸去填茅房。
  招惹的全金陵城的儒生们,无不对小昏侯这等纨绔行径,恨其不争,高声痛骂。
  但这不是重点。
  市井坊间,最好奇的,无疑是那神秘的“昏侯纸”本身,而这昏侯纸目前只有小竹林才有。
  随后的数日。
  “学生欣闻李敢年兄才学极佳,特来拜访讨教!”
  “在下听说平王府李治陇兄诗赋惊绝,羡慕不已,特来请求指点。”
  金陵城的儒生、士子们,便纷纷打着各种幌子,开始成群结队浩浩荡荡而来,拜访平王府的某位李氏子弟。
  他们谦虚的称,要跟平王府的李氏各位子弟们讨教经书、诗赋。
  李氏子弟哪里想到,居然有这么多金陵城著名的儒生士子来拜访自己,探讨学问,不由诚惶诚恐,探讨起来。
  忽然,他们面色一变。
  “哎呀,肚子痛!”
  “且容小弟,去上一趟小竹林。”
  待这些儒生、士子们从小竹林茅房回来,一个个面色红润,仿佛得胜一般得意洋洋。
  也懒得讨教了,很快便告辞,“此番与兄商谈,受益良多,来日再与兄讨教经书文学!”
  “不敢不敢,欢迎再来!”
  平王府的李氏子弟们一个个面带惭愧,更加谦逊。
  李氏门阀虽是金陵十大门阀之首,但乃是尚武之族,哪里有多少文学底子可以切磋讨教。
  他们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过是金陵城的这些儒生、士子们,名正言顺拜访王府的一个借口。
  这些全冲着小竹林的昏侯纸来的。
  君不见,小竹林外面,还排着一条长长的儒生队伍,一个个翘首以盼,激动的像是去朝见圣贤一样。
  金陵城市井坊间都有了传言,手里没有一张昏侯纸,都没脸去跟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