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4

儒生打招呼了。
  这是炫耀的资本啊!
  ...
  这日,平王李荣正在府中歇假,见一群群的年青儒生、士子们,在李氏子弟的陪同下,在王府里进进出出,竟有络绎不绝之势。
  他惊诧之余,不由大慰。
  “本王在平王府建私塾,供我金陵李氏众子弟读书,请贾老先生在私塾苦心教授长达二十年之久。
  今日终于得见,金陵城的文人士子们争相来我平王府拜访,和我李氏子弟讨教文学。可见我平王府的文风大盛,不同往昔了。
  我平王府不仅武风鼎盛,更兼有文脉气象,大幸之事啊!”
  李荣站在王府堂前,见到远处往来的儒生士子们,不时朝他恭敬的鞠躬行礼,心中感慨。
  不过,让他略为疑惑的是。
  这些士子、儒生们要告辞离去之前,似乎都有些肚子不适,都往偏僻的小竹林方向的茅房去了。
  莫非,是王府上招待客人的茶水有问题,让这些文人才子们都闹肚子?
  李荣皱眉。
  这可不行。
  众青年儒生士子前来王府拜访,和李氏子弟切磋文学,乃是大好事。因为茶水把好事变成坏事,岂不是成了平王府的大笑话?
  李荣立刻遣人叫来钱大总管,面色严肃的过问平王府的井水可有问题,可有异味,为何这么多儒生士子们在王府闹肚子?
  “王爷...这...跟井水无关啊!”
  钱大总管顿时惊吓的一副面色猪肝,一副唯唯诺诺,不知该如何向王爷解释这件事情。
  “怎么,有何事藏着掖着,本王不知道?”
  “王爷,他们...其实是为昏侯纸而来。”
  “昏侯纸,是何物?”
  李荣疑惑。
  “王爷忙着朝廷要务,极少在府中,有所不知。姑爷上门之后,找郡主要了几千两银子去造了一种新纸,此纸质地颇佳,适合书写,取名为昏侯纸。
  但姑爷也不卖纸,只是命人将昏侯纸放在小竹林的茅房当拭秽的纸具,随意取用,一文不花。
  金陵城的儒生士子们风闻昏侯纸质地极佳,可以制作成轻便的书籍。一个个求纸心切,想要一睹真容。
  儒生、士子们前来平王府偷纸,已经成金陵城...一时风潮!”
  钱大总管面色发苦,一五一十的禀报。
  小昏侯虽曾经明令,“许用不许偷”,甚至派了三个仆人守住茅房。
  可是,这能管束的了金陵城的这些儒生、士子们吗?!
  儒生们充满了不屑,就是要和小昏侯对着干。你说不许偷,我就偏偏要来“借”。
  士子们也毫不在意。
  王府的仆人能去搜他们的身吗?
  这些士子里面,可是有金陵十大门阀、朝廷_gao_guan的子弟,各个金贵得很。总不至于为了这几十个铜板的纸,得罪这一群士子们吧。
  甚至连小昏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这事。
  他们这些仆从们就更不愿意去管了,只当自己眼瞎了,什么都没看见。
  王府上发生这种大事,金陵城的儒生风闻而来王府上茅房。钱大总管也管不了,感觉自己都没脸出去见人了。
  “天下...竟有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李荣神情错愕。
  小昏侯花了几千两银子,造出了一种好纸,这本是一件大好事。小昏侯却将纸,丢到小竹林茅房当纸具?
  众儒生士子们争相来拜访李氏子弟,前来讨教文学,这本也是一件他期盼已久的大好事...结果,这全都是找借口,就是为了去小竹林偷纸?跟李府文脉没有半点关系!
  平王府的名声....岂不是跟着昏侯纸,成了金陵城门阀士族、百姓们,津津乐道的荒诞话题?!
  他平日忙着太尉府的军政,对小昏侯楚天秀了解的不多。
  小昏侯没上平王府的门,他也没觉得昏侯府有什么纨绔。
  这忽然间感觉有了切身体会,小昏侯这位上门女婿才来几天就出了这样的大事,还真是...金陵第一纨绔!
  “二夫人呢?她在府里,就没管管?”
  李荣奇怪道。
  钱大总管这个下人,自是不敢管。
  但二夫人谢丽元,乃是平王府女主人,总能管一管女婿吧。
  “二夫人哪里管得了啊!姑爷可是小昏侯,郡主的夫君,王府上下哪敢半点怠慢他,都当爷一样供着。他性子倔,纵然是将王府捅了一个窟窿,二夫人也不敢去管,只能赔笑啊!”
  钱大总管顿时叫苦,趁机加油添醋的告了一状。
  “去,将二夫人、郡主和小昏侯都叫来。整个金陵城,怕是已经在议论我们平王府了。此事涉及到我平王府的声望,不可等闲视之。”
  李荣皱着眉,道。
  “是!小的这便去请几位主子。”
  钱大总管快步离开王府正厅,乐开了花,王爷总算要亲自出手管一管这纨绔的小昏侯了。


第20章.20 岳父大人的心病

  平王府。
  正午时分,恰是午膳时间。
  楚天秀来到正厅,见到膳桌首席,端坐着一名年约四五十岁,身穿金边锦袍,面相英武的青须男子。
  正是当今皇帝项燕然最信任的义弟,执掌天下军政事务,武官之首,品秩万石,金印紫绶,权倾朝野的太尉,平王李荣。
  在大楚王朝,平王李荣无疑是一尊军神。
  十余年前,皇帝项燕然率领二十万大军御驾亲征匈奴,御驾脱离主力,不慎被匈奴大军围困于边城。
  李荣率一千李氏子弟和五万铁骑,拼死杀入数十万匈奴重骑包围圈,将皇帝项燕然御驾救出重围,成为传奇般的存在。
  楚天秀以前还是“小昏侯”的时候,曾在皇宫里见过李荣,对这位军神一直深感敬佩无比。
  只是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平王的上门女婿。
  不过,自打楚天秀进了平王府,还是头一次在府内见到这位忙碌的岳父大人。
  李虞和楚天秀是一起从虞园过来的,也不知道李荣为何派钱大总管,召唤他们过来用膳。
  但是,看到二夫人也在,一副淡然的神色。
  楚天秀顿时感觉到,这几天的昏侯纸一事,有人怕是要向王爷告状了。王爷这才让钱总管,将他们招过来。
  “虞儿,见过爹爹!”
  李虞朝李荣一礼,瞥了一眼二夫人,便自行落座。
  她冷清的眸中,已经充满了警惕。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楚天秀拜见。
  李荣微微点头,让他们三人入座。
  既然已经是午膳时间,当然是边吃边谈。
  能在平王府正厅入席膳桌的,只有王爷李荣、二夫人谢丽元、郡主李虞,以及楚天秀这位上门姑爷。
  王府内的其余李氏子弟,人数颇多,但都是旁支,都不能在王府正厅用膳。其余侍卫、仆人,更是不能随意进入正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