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5

  李荣位膳桌的主座,二夫人和李虞坐在膳桌两侧,楚天秀则在膳桌的对面。
  数十名仆人们端上三十六盘各色荤素菜肴、美酒、清酱,在旁伺候着。
  “我们一家人许久未一起用膳了,今日难得闲在家,正好一起用膳。”
  李荣并未立刻训斥楚天秀的胡闹,只是朝他笑问道:“贤婿这几日,在王府待的可习惯?”
  “习惯,犹如在侯府。”
  楚天秀笑道。
  二夫人不由露出长辈般关爱的笑容,缓缓的雍容笑道:“王爷甚少在家,有所不知。秀儿这些日子在王府,已经改了不少以前在昏侯府的纨绔风气,心思都在正事。
  这不,前几日造出了新纸...满金陵的儒生士子们都是赞叹,对新纸都是趋之若鹜,来王府求纸。”
  楚天秀听了纳闷。
  二夫人这位谢宰相之女,一向冷傲的很,瞧自己这小昏侯上门女婿横竖不顺眼。
  怎么忽然在王爷面前说起自己的好话来了?
  在王爷面前装好人?
  他不由心里暗嘲了一声。
  “二娘过誉了,夫君只是闲着无事打发时间,改进了一下造纸工艺,区区小事,爹爹忙于朝廷军务,也无需操心这些。”
  李虞却是不咸不淡,说道。
  李荣只是听着,并没表态。
  他很少待在王府,王府里的事情,知道的不多。
  但这桩事情透着蹊跷,小昏侯造纸,令金陵城的儒生士子们趋之若鹜。
  二夫人反常的赞许有加,李虞却一副轻描淡写。
  这跟她们往日的脾气,似乎有些截然相反。
  他要先了解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免误判形势。
  “贤婿最近在造纸?”
  李荣朝楚天秀询问道。
  “是!物美,价廉,非常适合笔墨书写,制作成书籍。哪怕是蝇头小字,也清晰可见,不会像麻纸一样模糊不清。小婿我这几日正在造书,准备写点什么。”
  楚天秀立刻从袖内,取来一本厚厚的纸书,十分热情的推销起来。
  他这两天闲着无事,把一叠百张纸用麻绳编成书籍,寻思着写一本自娱自乐。
  不过,还没有想好写什么,只是在书面右下角,用墨笔写了个“著名诗赋、小说、文学家,小昏侯楚天秀,倾情著作”。
  “全纸..做的书籍?!”
  李荣接过这本纸书来打量。
  这本书,薄不过一寸,不足一斤,却多一达百张纸。
  用蝇头小字记载文字,可以记载的内容之丰富,足足抵得上一百卷数百斤重的竹简。
  他深感震撼。
  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一整本纸书的人来说,是难以想象,这么薄薄的一小本,就能取代一辆牛车那么多的竹简。
  他感到意外的惊喜。
  说到制作书籍,李荣倒是想起了许多年前,一件颇为丢面子的事情。
  他曾经去拜访副相王肃。
  王家也是金陵十大门阀之一,却是几百年的书香世家,家中藏书极丰厚。
  王肃带着他去逛王家的书房,震惊的看到,满满一座大屋子里面一排排的书架,全堆满了厚厚的竹简书籍。
  王肃副相还在他面前炫耀,称王家汗牛充栋,足有一万卷的竹简藏书,看都看不过来。
  “平王,你可知什么叫汗牛充栋?瞧我这满满几大屋子的竹简,用牛来拉可以拉百辆牛车,都要拉出满身大汗来!”
  “老李啊,如今这大楚盛世,天下承平,刀入武库,马归南山。连项氏皇家以前尚武,如今年青人都不提兵戈之事,喜欢上了诗文词赋。你也要会一些舞文弄墨,否则和朝廷年青人,格格不入啊!。”
  “荣老弟,王府里还是要多抄录一些书籍,让自家子弟多读点书。毕竟是这个年代舞刀弄枪的机会少,多读点诗书,子弟们才容易进仕途!”
  王副相这番骄傲的炫耀,这不是摆明了在嘲笑平王府李氏子弟只会舞刀弄枪,书都没有几本嘛!
  “副相家中书简之多,李某叹为观止,自愧不如啊!”
  李荣能说什么呢,只能郁闷而归。
  自从此事之后,这便成他心中一桩心病。
  投了不少银子,在王府私塾上,想要让贾老先生传授李氏子弟们经书文学,在文学上争一口气。
  只是李氏文风不高,子弟不成材,没有一个在金陵城出名的,一直收获寥寥。
  至于平王府的藏书...别提了,他吩咐李氏子弟去金陵各个府邸,去借书来抄录。
  李氏子弟们居然抹不下门阀子弟的面子去求书,嫌背着竹简去抄书太重了,这些年也就抄录了区区千卷竹简而已。
  抄来的,也都是一些烂大街的竹简书,根本没有稀有的珍品古书。
  要是平王府的藏书,全部改用整本的纸书来记载,派人去四处抄书,无疑大为方便。
  一百本纸书,就是一万卷竹简。
  堆起来,还不到一口箱子呢。
  堆满一个房间,要千本纸书吧!
  平王府堆满一个房间,岂不是,一跃成为金陵第一丰厚藏书!
  那时,他邀请王副相来王府参观藏书,还敢在自己面前吹嘘,什么汗牛充栋?!
  李荣摸着这一本纸书,遐想连连,目露赞叹,不由问道:“贤婿啊,这一卷纸书,造价如何?”
  楚天秀瞬间眉头一跳。
  他憋了这么久,逗弄满城的儒生、士子们拼命给他造势,想要引来大买家。
  总算有一条超级大鱼上钩了!
  这下要赚翻了。
  压制心头的激动,立刻伸出一个巴掌,报了一个价,“岳父,这纸论张卖,一张纸的成本...也就五...!”
  他想了一下,咬牙,露出一副十分忍痛神情,拍着胸脯大声道,“五文。这是作坊出厂最低_cheng_ben_jia,我不挣一文钱。
  也就是岳父大人能拿这个价。如果拿去竹简店卖,必须是二十文一张,一文不能少!”
  “一张纸五文铜钱,比麻纸便宜了一半,非常不错了。一本一百页的纸书需要五百文铜钱,足足一个平民小半年的口粮。若是市面上二十文一张纸,这一本纸书便是二两银子。”
  李荣飞快算了一下,琢磨着。
  身为太尉,他对价格是非常敏感的。
  但平王府有钱,也不会在乎这个开销。十本纸书不过是五两银子,千本不过五百两而已。
  他准备购置一批纸书,用来填充平王府的书房。
  不,这太小家子气了。
  干脆在府里造一座书阁,五层阁楼用于藏书。
  造一座金陵城最庞大的藏书阁,藏尽天下书。天下儒生、士子,只管来我李府借书,和李氏子弟切磋技艺。
  那时候,呵呵,王副相,还有谢主相,金陵其余崔、杨、郑等七大门阀,谁跟我李家比比藏书之雄厚,文脉气运之盛!


第21章.21 宅斗小胜,躺赢!

  二夫人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