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8

,正在卖,而且才五文铜钱。你何不去买些沈氏纸来用?”
  都是纸,想来也差不了多少吧。
  “我见过,那沈氏纸不过就是以前的麻纸,稍微改进了一下而已,过于粗陋,品质相差甚大。侄儿...还是想用昏侯纸!”
  谢灵云连忙诉苦道。
  他经常要出去跟金陵城里的其他门阀、官宦子弟,切磋交流文学。
  一群士子们各个拿雪白漂亮的昏侯纸。
  唯独他谢灵云手里拿着一卷泛黄、粗糙的沈氏纸?
  他还要脸吗?
  谢家丢得起这个人吗!
  沈氏纸五文铜钱,昏侯纸二十文铜钱,也就那么几个铜钱的事情。他图的是昏侯纸的漂亮,又不吝啬这几个铜。
  否则别人还以为他谢氏门阀,宰相之孙,穷的没钱买纸呢。
  “罢了,你回去吧,姑姑派人给送些纸过去。”
  二夫人左思右想,也知道面子对谢氏门阀子弟事关重大,绝不能落人于后,叹了口气。
  为了方便谢家侄儿求学,不至于在众门阀、官宦子弟面前丢面子。
  她也只能放下二夫人的面子,派钱大总管去一趟虞园找小昏侯,均一点昏侯纸纸。
  记得当初小昏侯说过,二十铜一张就能拿到纸。
  ...
  钱大总管得了二夫人的吩咐,去虞园,找姑爷小昏侯求纸。
  正巧,他的本家侄子今天也求到他这里,想要花二十二文铜钱一张纸,拿一批出去倒卖。
  反正姑爷是,谁给银子就给纸。这一转手,一张纸他便白白赚个几文铜钱的差价。
  这钱来的正当,又不贪,又不是受贿,他自然是乐意帮这个忙去找姑爷求纸。
  两件事情干脆一块办了。
  钱大总管来到虞园,却见院内一座厢房门口十分热闹,早就有一群不知是哪个府邸、官宦家族来的丫鬟、嬷嬷,怀里揣着一些鼓鼓囊囊的东西,在排队翘首以盼。
  几个仆人在吆喝着,“排好队,二十文铜钱一张,一包一百张二两银子。不散卖,限购十包!”
  楚天秀翘着二郎腿,坐在庭院的太师椅上,摇着扇子,脚下烘着暖炉,看着这热闹的场面。
  祖儿从暖棚弄来的西瓜,正给他喂西瓜,笑嘻嘻的。
  钱大总管有些奇怪,连忙来到楚天秀旁边,立刻恭笑,“姑爷...那个...小人有点小事...”
  “买纸?”
  楚天秀瞥了钱大总管一眼。
  “对对!”
  钱大总管连忙点头称是。
  “排队吧!”
  楚天秀指了指众丫鬟、嬷嬷们。
  钱大总管朝众人围着的厢房一看,直接傻眼了。
  这厢房内全是一包一包的昏侯纸。
  在厢房的另一旁,却是一口一口打开的藏银箱,里面一枚一枚散乱的银锭子。
  几个仆人们吆喝着,一边收钱,一边拿纸,根本来不及收拾那些银子。
  关看这银锭子的数量,少说也有一千两银子。里面没有一枚铜钱,因为姑爷不散卖纸张。
  “这...这才几天,就收了一千两银子?”
  钱大总管心都一颤。
  他管着平王府的钱粮库房和收支账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分明就是一口聚宝盆啊!
  本来,都可以归二夫人和他管。这里面油水多大,随便挤一点差价出来,都能吃的满嘴流油!
  他心中顿时无比的酸楚。


第23章.23 惊动大儒

  金陵。
  孔府。
  一名六十余岁,身穿三公冕服的白须老者,正肃穆垂坐于正堂上。
  御使大夫孔寒友,孔子十五世孙,大楚皇朝一代大儒。
  作为朝堂监察天下百官的三公之一,孔寒友的权势已经达到巅峰,对加官进爵自然也没什么更多的想法。
  但是,身为孔圣嫡系后裔,他对儒教在大楚的兴盛,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几乎想尽了一切办法,以图推动儒教,成为大楚皇帝亲自册封的国教。
  但当今圣上项燕然,虽对儒教感兴趣,却迟迟未有扶持儒教兴盛的更多举动。
  这让他这位御史大夫,一筹莫展。
  最近金陵城内,一种名为“昏侯纸”的新纸,忽然在诸多门阀、官宦子弟、贵妇小姐之中,神奇的兴盛起来,众多儒生、士子趋之若鹜。
  孔寒友从孔府子弟的口中无意听说此事,立刻敏锐的察觉到,这纸里面很可能蕴含着一个巨大的变化。
  但是未亲眼目睹之前,他还是无法确定这昏侯纸的作用有多大。
  他派了自己最得意的两名_di_zi,董贤良、晁方正,前往调查昏侯纸。
  此时,两名三十余岁的青年已经归来。
  董贤良相貌温厚谦和,鞋上还有许多黑泥,也不知从何处归来。
  晁方正却是锦衣华服,神色张扬,衣裳一尘不染。
  “恩师!您要的昏侯纸,_di_zi已经取来了。”
  董贤良毕恭毕敬上前,躬身,双手奉上十张昏侯纸。
  孔寒友微微点头,接过了这十张昏侯纸。
  身为一代大儒,他对于麻纸,是十分熟悉的,也经常会使用。
  他曾经对麻纸的前景,颇为期待和看好。
  光是“轻便”这一个好处,便胜过笨重的竹简良多。一卷纸书,可以替代一辆牛车的数百卷千斤重的竹简。
  书生带一卷纸书去远游求学,和带一辆牛车出门远游求学,区别有多大,这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麻纸的弊端也非常明显——价格昂贵、粗糙低劣不适制作书籍,导致麻纸诞生之后,根本没多少人买。
  麻纸难当重任。
  需要更出色、更廉价的纸张,才能“以纸代简,开辟文运盛世。”
  而眼前这昏侯纸,“洁白如粉雪,轻薄如蝉翼”,光是这卖相,便堪称是一代纸中圣品。
  孔寒友仔细打量一番,目露奇光。
  随后,他又亲笔书写。
  不论是大字,还是蚊蝇小字,半响之后,也不见墨水有向四周渗透扩散的迹象,品质出奇的好。
  “好纸,好纸啊!洁如粉雪,香气扑鼻。难怪金陵城的众儒生、士子们,会趋之若鹜!”
  孔寒友眸光难忍激动之色,“此纸,若是能取代竹简,乃千秋之第一大功啊。我孔氏一门期待已久的千年文运盛世,终于要来临了!
  《淮南子·本经训》中记载,‘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这是何等的丰功伟绩!如今昏侯纸出世,仅次于苍颉造字之功啊!
  此纸,若能在我大楚广为普及,我儒教圣人教化大道,必定普及天下,令黎民百姓、妇孺知晓。
  小昏侯,立了不世之功!
  吾明日早朝,便上书圣上,嘉奖小昏侯,并下令以纸代简,遍行天下!”
  孔寒友越说越是激动。
  这一天,他苦等太久了,终于等到了一缕曙光出现。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亲眼目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