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29

文运盛世”到来的这一日。
  而文运盛世到来,正是儒教大行其道之日。
  孔氏当引领天下儒生,共举盛世,令儒教彻底发扬光大。
  “恩师,您高看小昏侯了!”
  晁方正却是拱手,浇了一盆冷水,道:“这纸虽好,可是平王府卖价高达二十文铜钱一张,几乎是一户五口的一日口粮,这纸终究只是贵族、官宦、士族子弟们才能用上的奢侈之物。
  众儒生的家境,根本用不起。
  竹简要便宜的多,一卷才一文铜钱。
  一张昏侯纸可以买二十卷竹简。虽然竹简笨重不便,可是总比花一户人家一日的口粮,去买一张纸,要好多了。
  _di_zi以为,等风靡一阵子,新鲜劲过去了,这昏侯纸也就慢慢沉寂了。”
  “二十文铜钱一张?”
  孔寒友一听这价钱,愕然,不由沉默下来。
  价格足足是麻纸的两倍...除了贵族子弟,真没多少人买得起。
  但是天下儒生,绝大部分都是小富出身。花那么大的代价买纸,有些强人所难了。
  没多少人买,这昏侯纸再便利,也无法取代天下竹简。
  孔寒友看向另一个_di_zi,“贤良,你对昏侯纸有何看法?”
  “_di_zi...”
  董贤良拱手,淡然道:“...无看法。”
  孔寒友不由失望,心中刚刚升起的激动,消逝而去。
  希望又破灭了。
  难道这文运盛世,他有生之年看不到任何希望?!
  “不过,_di_zi蹲在小昏侯的造纸作坊大门外,观察了足足两日。帮小昏侯,略微核算了一下造纸成本...颇为令_di_zi惊讶。”
  董贤良不慌不忙道。
  “哦,说来听听。”
  孔寒友惊诧。
  “作坊主匠孙氏一名,_di_zi从其左邻右舍调查得知,其收入约日薪俸一两银子。其余造纸工人约三十名,日薪俸三十文铜钱,每日总工钱大约一两银子。
  造纸原料为树皮、竹等,非常便宜,数十斤树皮一文铜钱...几乎可忽略不计,不到一两。
  所耗的炭火钱、牛力钱,等等,一日约二三两银子左右...估计不用这么多。削完树皮的木材,直接用来烧炭火。
  作坊每日产纸,约一万张,全运送到平王府,以二十文一张的价格,卖给金陵城的权贵大族。
  这造纸作坊的一日支出最多是五两,但卖纸的一日收入却是白银二百两...利润,足足四十倍之巨!”
  董贤良惊叹,又服气的说道。
  如此恐怖的利润,简直难以想象。
  他在计算的时候,一直以为自己算错了,少算了个零。可是不管怎么算,都还是这个结果。
  除了最初建造造纸作坊,花了近几千两银子之外。这作坊,就再也没怎么花过钱了。
  完全是一只金母鸡,每天不断下金蛋。
  “成本开支五两银,收入二百两银?...这,这怎么可能。”
  晁方正听了,也是满脸的错愕。
  调查昏侯纸一事,他们两人是分头行动的。
  他并未去作坊,这几日只是去平王府转了转,打听了一下昏侯纸和小昏侯的种种纨绔作风,颇让他厌恶。
  他也没想到,董贤良居然去造纸作坊,询问工人的薪俸、树皮的收购价。
  “这意味着...”
  晁方正脸色都变了。
  意味着小昏侯这个大纨绔,在疯狂的吃门阀、官宦、贵妇们的血,在干一本万利的买卖。
  被那些儒生们知道,肯定会激动的上书皇上,逼迫小昏侯献出造纸术,或者降低纸价。
  不过,这造纸作坊...是平王府李虞郡主名下的产业,这肯定会招惹平王之怒。
  也未必真有人敢去逼小昏侯。
  “这昏侯纸的真正成本,半文铜板就足够造一张纸,连一文都不到。但竹简的价钱,是一文一卷。
  小昏侯哪怕是把昏侯纸的价钱,降低到一文,他也能吃一半的高额利润,赚大笔的钱财。...可他,他居然开价二十文...这是在抢钱啊!
  唉,这大楚也只有小昏侯,有胆子敢干出这种事情。”
  董贤良叹气道。
  孔寒友再度陷入沉默。
  昏侯纸的成本出奇的便宜,比竹简还便宜。
  那么以纸代简,还有问题吗?
  一卷百页书,不过上百文铜钱。天下儒生、士子,都会第一时间丢弃竹简,改用极为轻便的昏侯纸抄写书籍。
  学子们千里求学,再也不用为无法携带书籍而犯愁了。
  这一切的前提是...小昏侯舍得把纸价降低下来。他的后台太硬,很难逼迫他。
  不管了。
  明日早朝,他便上书陛下,表彰小昏侯的造纸大功,尽量让昏侯纸推广到整个大楚的郡、县、封国。
  让天下文人士子,早日都可以用上昏侯纸。
  孔寒友心意已决。
  “小昏侯造纸,乃是天下奇功。他虽然纨绔,但凭造纸奇功一件,足以抵消早先无数顽劣之事。吾明日早朝,跟陛下奏报此事。
  此事你们就不用再管了...至于昏侯纸的成本,不可入第四人之耳。以免得罪平王和小昏侯。”
  孔寒友正色道,“对了,腊八的殿试策问就快到了。你们二人这几日便在孔府里安心读书,做学问。早日出仕,协助君王,匡扶天下社稷!”
  “是!”
  “_di_zi谨记,定当全力以赴!”
  董贤良、晁方正立刻一起拱手。
  心中都是对恩师无比的感激。
  孔寒友身为御使大夫,手中每年有一个岁举的举荐名额。再加上孔府还有一个名额。
  孔氏身为大楚的大族,府中众多孔氏子弟,都在等着举荐出仕的机会。
  但孔寒友依然将这两个名额,给了他们这两位得意_di_zi。
  此乃恩师之大义也。


第24章.24 主相之怒

  公车府收到的举荐书在初审之后,便交到丞相府去二次审查。审查举荐书中的内容言语,是否有“荒诞乖戾、冒犯圣颜”之处。
  腊月初五。
  皇宫内白雪皑皑,颇为冷清。
  丞相府众官员们都躲在府邸内,烧着炭炉一边审查,总算将整整一辆牛车一百余人的举荐书,给逐一审查完毕。
  “今年不错啊,御史大夫孔大人的爱徒董贤良、晁方正,金陵第一诗赋才子谢灵云、平王府李敢年,都是年青一辈中的翘楚。”
  “呵呵,九卿太常大儒卢梓的_di_zi贾玉,也是金陵有名的年轻才子。大儒萧恭望的_di_zi公孙鸿,今年也举荐出仕。”
  “九卿大农令杨褚大人,举荐的是主父焰。”
  “今年,真是人才济济啊!”
  丞相府邸值守的众官员们都是交口称赞。
  因为所有举荐书,都是王侯、公卿、二千石郡守以上官员举荐上来的。正常情况下,都是不会被驳回。
  但还是有一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