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30

疼的事情!
  小昏侯楚天秀这个金陵第一大纨绔,没人举荐他,他单独送了一辆牛车的《自荐出仕书》到公车府。
  公车府杨绛大人望而生畏,不敢去审,派人直接拉到丞相府来了。
  丞相府值守的官员们看到,这份史无前例的《自荐书》,都是瞠目结舌,伤透了脑筋。
  小昏侯一个人的自荐书份量,抵得上前面的一百人了。
  这意味着,他们今年审查的工作量,足足是往年的两倍之多。本来岁举的人员名单,今天就可以上报给皇帝的,结果还得耽误一两天。
  但没辙。
  昏侯府的侯爵还在,他们也没有理由,不让小昏侯自荐出仕。
  既然送来了,也不能看都不看直接驳回。小昏侯这个混不吝,万一闹起事来,也让人头痛。
  所以还是得审一审。
  这份整整一车的自荐书,放在最后一个审核。
  “诸位,每人拿一卷,看看文辞是否有问题!若是没什么问题,就直接加进岁举的名单吧!”
  谢胡雍主相随手拿了一卷,吩咐道。
  今日他负责值守。
  副相王肃今日歇假,不在丞相府。
  另有两位长史崔钧国、郑良,以及丞相府众大小的佐官、小吏数十名们。
  众大小官员们各自从一堆竹简里取了一卷观看。
  奇了!
  他们本有些轻视,但这一看,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颇为过瘾。
  小昏侯的脑洞太大,用了数百卷的竹简,全身上下无死角,旁征博引,硬是把自己夸出花来了。
  “这卷是他夸自己脸蛋俊美的,自古以来未有如他这般俊美,整整用了一千字长文,华丽的令人惊叹啊。哪位大人要欣赏这一卷?”
  “下官这里有一卷,夸他的信誉高洁。里面讲了一个他的故事,十年前欠了友人一文铜钱,十年后依然记得归还。
  他管这叫‘君子欠一文,十年必还之’,可见他小昏侯信誉之高洁!郑大人,你那卷可看完?来换一卷。”
  “这卷是讲他神勇之状,写他有一日喝了数十碗烈酒,傍晚景阳冈遇上猛虎,当场厮杀起来,拳拳到肉,一手死扣虎头,一手痛击虎腹。
  啧啧,这画面感简直如在眼前,以刀刻画一般,令人叹为观止...要不是本官见过他的单薄身板,连鸡都杀不死,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但他要是吹嘘自己是小说家,我是绝对信的。你们的那些卷给我看看,他还编了什么故事!”
  忽然。
  “啪”的一声,一卷竹简被重重的摔在桌上。
  众官员们顿时从沉浸欢乐中,惊醒过来,却见平常一副和事佬的谢胡雍主相,满脸的大怒。
  “气死老夫,气死老夫也!”
  谢胡雍主相气的浑身发抖,将竹简摔在桌上,勃然大怒,“小昏侯,他想干什么。想夺本丞相的相位不成?!”
  “谢主相,何以大怒?!”
  长史崔钧国吃惊道。
  “小昏侯说什么了?”
  众官吏们刚才都在喜滋滋的看小昏侯的自荐书,闻言又是吃惊,又是疑惑,明白谢主相气从何来。
  要知道,谢丞相的脾气之好,在朝堂上是出了名的。
  他在朝堂,经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朝廷大小事都是,能混过去就混过去。
  混不过去,便万事都称皇上做主。
  别人骂他糊涂。
  谢主相也笑嘻嘻而过,不予计较。
  所以朝廷上下的官员们,都不太怕得罪这位好脾气的主相。
  什么事,能惹得这位谢丞相,发如此大的脾气?!
  他们连忙拿起谢丞相气愤之下丢掉的竹简,仔细一看。
  谢胡雍主相看的是最后一卷。前面数百卷竹简,全是小昏侯对自己的自吹自擂。
  但唯独小昏侯《自荐书》的最后一卷,非常的不同。
  上面做了一个总结,赫然明明白白的写着:“陛下,臣吾有丞相之资也,愿为陛下分忧!”
  “这...”
  “这么直白?!”
  丞相府的众官吏们无不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小昏侯这是对皇上大刺刺的说,他想当丞相?这是惦记上两位丞相大人的宝座。
  难怪惹的谢胡雍主相这般的气苦。
  他脾气再好,也忍不得别人盯上他辛苦大半辈子才当上的丞相之位。而且盯上他相位的,还是小昏侯这个金陵纨绔子弟。
  “谢大人不必气苦,小昏侯向来如此昏庸胡闹,天下人皆知,皇上也知。我们以资质不符为名,把这份自荐书驳回便是。何必和他怄气!”
  崔钧国连忙拱手道。
  “切不可如此!小昏侯极为难缠,他要是知道谢主相驳回了他的自荐出仕书,定然又要上书闹事。”
  郑良急忙劝道,“他现如今是平王的女婿,丞相府这样驳回了,平王的未免面子不好看。还是将自荐书,交给陛下处理吧。圣上圣明,自有圣裁!”
  平王李荣是小昏侯的岳父。
  谢胡雍主相又是平王李荣的岳父。
  彼此闹起来不好看啊!
  “对!”
  “陛下不喜小昏侯,他定然会亲自驳回小昏侯的自荐书。”
  “就算陛下因为平王的面子,不驳回这自荐书。这不是还有殿试策问吗?
  小昏侯的水平,定然是答不出什么。
  到时候,陛下也不会录用他当官。小昏侯落选了,自然也无话可说,怨不得主相大人。”
  众官吏们顿时醒悟过来。
  小昏侯在金陵城,那是纨绔中的纨绔,非比一般的难缠。
  他们要是无故得罪了小昏侯,难免惹得一身麻烦。要是因此得罪了平王,那就更不划算了。
  还是请皇帝出马,亲自降服他。
  如此最为妥当。
  “哼,明日早朝,本相定然要上奏,狠狠参小昏侯一本!这毛头小子,居然敢在举荐书里,这般戏弄本丞相。”
  谢胡雍怒气难消。


第25章.25 皇帝之怒

  金陵皇宫。
  皇帝项燕然,斜靠在大殿龙椅上,翻阅着桌上对垒的一卷卷沉重竹简奏章,淡淡问道:
  “今年岁举的名单,丞相府那边怎么办事的,还没有送过来?这眼看过两天都要腊八了,朕的腊八殿试,还能不能按期举办了?”
  站在一旁,躬着腰的蔡和大太监,连忙道:“皇上,奴才正午去催了,但听丞相府的崔长史说,今年的举荐书有点多,比往年多了足足一辆牛车。
  似乎...是小昏侯楚天秀送了一车竹简的自荐书,也不知都写了些什么。估计丞相府,是因为此事耽搁了!”
  “哦,居然有这等稀罕事?”
  皇帝项燕然放下竹简奏章,奇道:“朕罚小昏侯入赘平王府,是让他安分,别整日在金陵城惹事生非,闹得鸡飞狗跳,金陵府尹已经告了他几十状了。
  他进了平王府当赘婿还不消停,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