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31

然写一辆牛车自荐书出仕,这想当官想疯了?!
  难道他家缺镜子吗?朕有不少,你明日派人给他送一面铜镜过去,吩咐他洗干净脸,日三醒其身。”
  “是!”
  蔡和大太监听出皇帝的调侃,只能尴尬的讪讪笑道:“这小昏侯...行事异于常人,确实有些糊涂。”
  “听说,他有个绰号,是什么金陵城四大纨绔之首。可有此事?”
  项燕然又随口平淡的问道。
  “这~,皇上,确有此传闻。不过,这都是市井坊间的玩笑之言,当不得太真。”
  蔡和太监犹豫了一刹那。
  当皇上既然提了这事,他知道瞒不住,只能点头。
  “哦,这么说,金陵四大纨绔确有其事了?朕的天歌,他排在金陵四大纨绔之末?”
  项燕然语气冷淡。
  蔡和太监顿时吓得两腿一软。
  他最怕的,就是皇帝问及金陵四大纨绔的其他几个人是谁。
  前面三个无所谓。
  但金陵四大纨绔最后一个,便是太子项天歌。
  皇上若是知道此事,岂不大为动怒!
  堂堂皇子竟然成为金陵四大纨绔之一,太子东宫的那些大小官员,少傅等,是怎么教育太子的?定然受到牵连。
  皇帝一怒,指不定多少人头落地。
  “皇上息怒。”
  蔡和大太监连忙跪地,磕头,急道:“皇上圣明,以黄老之道治天下,轻徭薄赋,海内殷富,国力充实。
  百姓安居乐业,民风朴实。
  这所谓纨绔之说...也就是几个王侯子弟们一起在酒楼喝酒,偶有小打小闹之类的小事。
  市井间的好事之徒见了,为图一乐,将小昏侯楚天秀、驸马谢安然、沈府沈万宝和太子爷,戏称为金陵四大纨绔。
  但他们断然不敢做那伤天害理的事情。金陵府尹虽屡屡告小昏侯的状,但小昏侯也未曾伤过一个百姓的性命...也就是富家侯爷,一掷千金花,声色犬马而已。
  太子更是冤枉,不过是凑数而已。
  他年不过十四余岁,正是天真淳朴之时,整日在东宫学习为政之道,甚少出宫。
  被那些市井的好事之徒,为了证明金陵四大纨绔名如其实,硬是拉来凑了个四数。”
  项燕然却是面色冷然。
  冰冷的目光,让匍匐在地的蔡和大太监浑身发冷。
  “自太祖霸王开朝以来,大楚皇朝历代皇帝各个骁勇善战,勇猛无敌,都是天下第一。
  朕在十四五岁的时候,便已经在太后的帮扶下登基称帝,统御天下,杀人盈野。
  我项燕然的儿子,东宫太子,天歌就算是个纨绔,也该天下第一。
  居然排在四大纨绔最后一位,这是丢我项氏皇族的脸吗?”
  “啊...?”
  蔡和抬起头,终于醒悟过来。
  皇帝恼的不是项天歌是否纨绔,而是恼太子居然排在最末位。
  蔡和顿时哭笑不得,只能一五一十的禀道:“皇上...奴才略有耳闻,这四大纨绔的排序,还真有些讲究。
  小昏侯楚天秀无法无天,他爹老昏侯都压不住他,他娘和奶奶更是宠之无度,头顶无人可管束,故而排第一位。
  虽然他被皇上贬为了平王府的上门女婿,但时间尚短,也不知道平王、丹阳郡主,能否管住他,压他一头。
  驸马谢安然最怕项凌公主,公主一句话,他便乖乖听命。头上有一人可管束,故而排第二位。
  沈万宝怕他爹沈大富和沈太后,头上有两人可管束,排第三。
  至于太子,他最是怕您,还有姐姐项凌公主,以及沈太后,能镇住太子的有三位之多,所以排第四。
  这四大纨绔的排序,不全是以自身实力,而是看谁最为无人可制。这一排,无法无天的小昏侯得第一名,名至实归。”
  “原来如是...天歌排第四,看来倒也情有可原。”
  项燕然终于明白过来。
  他的怒气,消了一大半。
  至少东宫太子,还是会敬畏三人,这也不算是错。
  “传朕旨意,申斥太子,令其闭门思过两日,准备殿试策问。他在东宫学了这么久,也该有点长进了。
  策问之日,他与其他百名举子,一同答题。若是不能令朕满意,加罚其禁足半月,不得出东宫。”
  项燕然道。
  “是!”
  “还有小昏侯这纨绔子,朕罚他去平王府当赘婿,居然还不消停一下,居然想自荐出仕为官。
  他想干什么,当小昏侯还不过瘾,想当昏官不成?
  明日早朝,让丞相府抓紧把岁举的名单交上来,朕要看看,朕的王侯公卿、二千石官员们,都举荐一些什么人上来。
  还有,把小昏侯的自荐书也一并交上来看看,朕要看看。他居然写了一牛车的自荐书,都写了些什么玩意,令朕的丞相府如此为难。”
  “是!”
  蔡和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还好皇上没真动怒,太子这关总算是过了。
  他得去跟崔皇后报个消息,这段时间让太子少出东宫,免得又惹是非。


第26章.26 臣有简上奏

  皇宫。
  破晓卯时,初露曙光,金銮殿前白雪一片。
  三公丞相谢胡雍、太尉李荣、御史大夫孔寒,率领众文武百官披着厚厚的裘袄朝服,陆续入殿早朝,位列大殿两侧。
  “皇上驾到!”
  蔡和大太监尖细的声音,在肃静的大殿内回荡。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躬礼觐见。
  “众卿平身!赐三公座。”
  项燕然在众太监、侍从护送下,在金銮宝座坐下,命太监给三公大臣赐座,淡声道:“众卿可有奏报?”
  文武众臣垂手而立,一片肃穆,按照朝廷惯例,都是由三公领衔奏报天下军政要务,然后众臣商议,皇帝裁决。
  不过,今日与往常的早朝有些不同。
  殿内多了一辆牛车的竹简,是十名禁卫军抬近殿内的。
  众臣们看到这一车竹简,都是窃窃私语,面色古怪。
  有些大臣知道是怎么回事,想笑又不敢笑,只等着看谢丞相怎么告小昏侯的状。
  小昏侯在最后一卷竹简,以丞相之才自居,把谢主相给气的差点把竹简都给砸了。
  平王李荣的上门女婿,谢主相的外孙女婿小昏侯,这次惹祸,恐怕又要挨皇帝的惩罚了。
  “老臣,有简奏报!”
  谢胡雍立刻起身,缓步出列,递上一份竹简,“今年‘岁举’名单已经草拟,请圣上过目,定夺。”
  每年从冬至日开始,腊八殿试结束的岁举,是朝廷一年之始的头等大事,也是丞相府首要政务。
  这份考生名单是谢主相亲自审核,草拟的。但考生最后是否允许参加殿试,还是要皇帝来裁决。
  立刻有柱下太监,从谢主相手里接过岁举名单,呈给皇帝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