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35

天秀瞪大了眼睛,螃蟹一样趴在银箱子上面死死抱住,坚定无比,死活不下来,“不要,娘子,虞儿爱妻!这不是你的银子...这是我的辛苦钱!”
  李虞看他护银心切,不由柔声劝道:“夫君,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今日早朝,皇上已经恩准你参加殿试!”
  “真的?”
  楚天秀目光顿时大亮,连忙道:“这么说来,我那一车竹简起效果了?皇帝果然圣明,还是能看出我浑身闪光点啊!”
  “这倒不是...你的自荐书冒犯了谢丞相,差点被谢丞相给驳回了。
  不过幸好,我早有所料,事先花了不少礼,托了项凌公主,还有我爹,去给皇上说情。还有三公孔大人,他也在朝堂上为你说了很多好话。”
  李虞道。
  楚天秀目光一亮,“真的?”
  “这当然是真的。你说孔大人这么大的官,又帮了这么大的忙,我们总不能没有表示吧?”
  李虞心疼说道:“这些银子,我先拿去用用,帮你疏通关系。以后夫君要用银子,再跟我支便是了。”
  “也罢,疏通关系...好像是要花挺多银子的。”
  楚天秀左思右想,终于忍痛从这口银箱子上面下来。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没有几千两银子去疏通,怕是连小县令都没机会啊!
  为了当上官,这点银子就拿去疏通关系吧。
  以后也不愁没机会,弄到私房钱。
  很快,狄儿唤来几名仆人,把姑爷楚天秀的银箱,全给抬走,送到郡主李虞的银库里去。
  楚天秀痛惜的目光,望着足足一箱温暖的银子,渐渐远去。
  “夫君早歇,明儿便是殿试了,好生准备一下。策问很难,不是轻易能通过的。
  我们王府还有一名子弟李敢年,前几年参加岁举未过,今年再次岁举。他有些赴试的经验、心得。我让他过来,你们交流一下吧。”
  李虞让楚天秀安心准备殿试策问的事情。
  她很快带着狄儿走了。
  路上,她吩咐狄儿道:“我书房还有几百张纸,送去给孔府。虽不知孔大人为何会在朝堂上帮忙,但我们身为晚辈,还是该礼谢一二!”
  “是,郡主您真有办法!”
  狄儿立刻笑着点头。
  姑爷不知怎么想的,居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了“拿银子去疏通”这个借口。
  御史大夫孔寒友,一代大儒,监察百官,谁敢给他送几千两银子啊!
  昏侯纸,文人书房之用,不值几两银子钱,晚辈送些过去表示感谢,反倒是更合适。
  “你家姑爷太能折腾,手里就不能有银子,一有银子他肯定翻天。到时候我也镇不住他了!”
  李虞轻笑道。
  =====
  下章,晚上0点更新。3月到了,求新书投资啊!


第29章.29 虞儿书房(冲榜求票!)

  楚天秀在空荡荡的厢房内,最后深吸一口气,回味那藏宝箱曾经散发的诱人铜臭气味。
  这箱银子,跟自己无缘啊!
  他黯然叹息,终于离去。
  ...
  楚天秀来到了虞园书房。
  李虞说,她去将李氏旁支子弟李敢年叫来,让他们交流一下殿试策问的心得。
  李敢年曾经参加过殿试,知道规矩,了解一下总是好的。
  他便在李虞的书房内等着,一边好奇的翻弄着桌上的简书。
  说来,到了平王府的这些天。
  他第一天忙着拐祖儿翘家出逃,回来又忙着写自荐书,然后这些天造纸更是昏天黑地,根本没仔细打量李虞的这间书房。
  这书房非常大气,屏风山水美人赏桃花图,地面铺着华贵的兽皮地毯,豪无人性。
  随处摆放着精美大气的陶瓷,上面复杂的花纹,都是吹毛求疵级别的工艺。
  桌上琉璃八宝灯台闪烁着烛光,香台檀香,不时飘来一阵熏香,幽香袭人。
  书房墙壁悬挂着各色宝弓、宝剑,以及一些马鞭、马鞍等乘骑之物。
  原本以为只是尚武成风的平王府的装饰品。
  但仔细一看这些弓剑器具颇旧,上面刻着“丹阳郡主”、“虞”、“祖儿”、“狄儿”,“某某年”等字眼。
  楚天秀这才惊觉,李虞郡主和祖儿、狄儿,她们似乎是自幼练武,善骑射和刀剑。
  也不知她们的战斗力有多强。
  书房最内侧靠墙上,才是一座书架,上面堆满了厚厚叠叠的竹简和各色缣帛卷轴。
  “小昏侯”这个纨绔虽然会识字书写,但不太喜看书,都是小时候被私塾先生逼着学了一些。
  所以他的记忆力里并没有多少关于这个时代简书内容的记忆。
  楚天秀不由颇感兴趣,踱步来到书架旁。
  他对大楚皇朝所知甚少。
  除了知道这大楚王朝是西楚霸王项羽,鸿门宴误杀沛公,一统天下诸侯,所立之外,其它方面知道的很少。
  书籍无疑是了解这个朝代最高效的办法。
  楚天秀从书架上,抽出一道很大的缣帛卷轴,打开来,居然是一副古人绘制的《大楚皇朝堪舆地形图》,足足半丈长宽。
  北方的一大片标注“匈奴”,有龙城(匈奴祭扫天地祖先之地)、居延、朔方(先秦旧地,为匈奴据)、焉支山等地。
  西北一角是西域诸国“大月氏、楼兰、龟兹、大宛”。
  东北一角是“鲜卑、乌桓”等。
  中间最大的一片标注着“大楚皇朝”,北接匈奴,南临南海,西达高原,东至东海,大楚皇朝内还有两条弯曲的大江大河。
  境内密密麻麻的城池,遍布大楚皇朝各地,看上去繁华盛世。
  大楚皇朝国都,在金陵皇城,在大江下游。
  在大楚下面,南方还有几个小块,则分别是“南越、夜郎、滇国、哀牢”等小国。
  大体上也能看出,整个大楚皇朝的周边形势。
  楚天秀对古代地图多少有些了解。
  这副堪舆地形图,明显是军用版本,里面把边关驻防的兵营、各地驻军、外国驻军地都标注出来了。
  这种军用地图,非掌军机之重臣,是很难接触到的。
  也只有李荣这样的太尉,才能有这样的军事地图。
  李虞郡主的书房内收藏着这样一副高度机密的军事地图,她习军机兵法?
  只是地图的尺寸偏差很大,跟现代精准地图没法比。
  他闭着眼睛,都能画出一副比这个精准更多的古华夏地形图。
  楚天秀卷起《堪舆地形图》卷轴,又随手从书架随手取竹简,拿在手里随意翻阅。
  书架上有《诗》、《易》、《书》、《礼》、《春秋》,以及《孙子》、《六韬》、《握奇经》、《阴符经》等等先秦时代的竹简。
  不是儒家经典,便是兵家经典。
  看来,李虞郡主是主修“儒、兵”这两家的学说。
  “《诗》?”
  楚天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