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37

其余“上等、中等”举子,皆派遣为天下各郡、县的底层小吏,历练一番。运气好,立了功,可替补为县令。
  或者在金陵城公车府留用,待朝廷各部门小吏有缺,前去填补空缺,熬资历等提拔升官。
  还有少部分答题最糟糕的“下等”举子,直接被驳回,甚至受罚。
  楚天秀仔细算了一下,感觉自己答题时间不够。
  后世的高考语文作文,写一篇八百字作文,还需要考虑一个小时呢。
  殿试,却仅仅一炷香,约十五分钟的时间来答题。根本没有时间去深思,皇帝一开口,考生便要立刻写答案。
  这要是还能写出一份完美答卷,那肯定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时间这么短,你们都能答的完?”
  楚天秀诧异。
  李敢年一副神秘状,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姑爷,临场应对,肯定是来不及的!这其中的诀窍,在提前押题。”
  “押题?”
  “正是。殿试策问,不会偏离朝政大事、国计民生。只是国政繁多涉及方方面面,数千上万,难以计数...考生唯一取巧的办法,就是押题。
  把去年一年朝廷发生的大事,选个五、六,十余件,分别定下题目。然后自己深思熟路,每一个题目先好写一份‘对策’。
  甚至每一个题,不同角度,正面反面,给出不同的答案。
  待上了殿试,皇上提出策问之后,若是侥幸押中了题。那便可不假思索,直接在一炷香内,一气呵成,写出一份异常完美的答案。”
  李敢年连连点头。
  事先没押中考题,临场发挥想得“优等”,那都是极少数的旷世奇才,方能做到的。
  他脸色有些懊悔,道:“这是殿试策问关键诀窍。能得皇上欣赏的答卷,几乎都是侥幸压中了当年的考题。没押中,那就倒霉了。
  前年我赴考,便是没押中题,脑中乱的一团糊涂,也不知在竹简上写了些什么....希望今年能押中吧!”
  “行,我知道了!”
  楚天秀不由大笑。
  这法子,跟高考考生们的押题作文,简直一模一样啊。只是他们写的是普通作文,皇帝考的是国政。
  难度有着天壤之别。
  押题!
  对于身经百战的后世考生来说,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
  “姑爷,我的经验都在这里了。这押题和答案,每位举子都是各有不同。我且先回去了,今晚再押一两道题。
  您今晚也尽量多押几道,以免在殿试上失了方寸。明日凌晨,我来找姑爷,一同前往皇宫参加殿试。”
  李敢年起身,拱手道。
  两人一起商议押题,这没有多少意义,要是答案一个模子出来。皇帝岂不是会怀疑你们两个在抄卷子。
  “行!你先回去吧。”
  楚天秀点头。
  李敢年躬身告辞,披上箬笠披风,冒着寒雪而去。
  楚天秀在书房内来回踱步,对参加殿试有了一些眉目。
  殿试虽然从未参加过,但押题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押题要准,前提是资料要准。
  他对大楚皇朝,已经有了一些模糊的认识。
  项燕然皇帝治下的大楚皇朝,大约相当于西汉初期。先秦之前的历史没变化,也就这六七十年的历史发生了改变。
  他曾经看过的史料不少。
  平王府除了虞园书房之外,还有一座平王府藏书库,藏书大约数千卷竹简——这是寻常儒生绝对无法拥有的巨量资料。
  但换成百页的纸书,文字量也就几十本的样子吧。
  里面,不乏有一些大楚立国之后的史料。
  现在还早,到晚上有几个时辰的时间。
  楚天秀立刻去藏书库,翻了翻这些竹简,看看里面有没有自己用得上的东西。
  临阵磨刀,不快也光!
  砍人未必够利,亮出来吓唬人还是足够的。
  这一看,果然被他翻到不少史料好东西,看的津津有味。
  古人的思想,就是跟今人截然!很多现代人习以为常的事情,古人却未必如此。
  等到了晚上,楚天秀才心满意足的离开王府藏书库,回去书房美美睡上觉。
  皇帝,你随便出题。
  且看本小昏侯如何应答,让你知道本小昏侯的见识有多强大!
  ====
  下章,估计在0点。


第31章.31 腊八,皇宫赴试!

  腊八。
  丑时,天濛濛尚未亮。
  虞园书房。
  楚天秀在书房床榻上酣睡,睡眼朦胧中,忽然被一双柔玉小手推醒。
  “姑爷,起来了!再不起床,腊八殿试就要错过了。”
  祖儿甜甜腻腻的催促着,床边放着一叠崭新的侯爵衣冠,冕冠、玉簪、侯爵大带。
  “咦,祖儿你回来了?这两天没见你人影。”
  楚天秀纳闷。
  这两天祖儿丫头忽然不见了,少了个人在身边叽叽喳喳,他颇有点不习惯。
  “郡主说了要置办一身小侯爷的新冕服,都要置办齐全,讨个喜头。我两天这不是给姑爷准备参加殿试的衣裳去了嘛。”
  祖儿拉楚天秀起来,帮他穿衣,笑道。
  楚天秀也不知这冕服怎么穿,任由祖儿给他穿戴上。等穿戴整齐,他一照书房内的琉璃铜镜。
  铜镜朦胧婆娑中,只见皮肤白皙,鼻梁挺拔,双眸如珠,唇红齿白,气宇轩昂,眉目含星.....果然是,容颜冠世小昏侯是也!
  楚天秀一时竟然看痴了。
  我,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这么好看!
  金陵城的小姐姐们都爱上我,可怎么办?
  “走啦走啦,郡主还等着呢!”
  祖儿看姑爷自己照镜子居然发痴,她都替姑爷感到满脸害臊。
  痴症。
  无药,唯寒风可治!
  祖儿连忙推他到书房门口。
  楚天秀来到门口,被寒风一吹,顿时一下清醒了过来。
  他这才看见,李虞郡主正披着一袭雪白貂裘披风,粉雕玉琢,茕茕孑立,伫立雪地,说不出的雍容和高贵。
  狄儿撑着一把伞,提着一个朝食篮子,早已经在书房门外等着了。
  李敢年穿着厚袄子披着箬笠,站在雪地里,更是恭候多时。
  还有一辆华丽宽大的马车,五匹雪白骏马拉着,鼻孔“呼哧”喷出寒雾。
  五名王府亲兵骑士,护在座驾两旁。
  李虞看到楚天秀一身崭新小侯爵冕服出来,也是一双美眸闪亮。
  “夫君去参加殿试,皇宫里没有朝食,估计要正午才能用膳。我吩咐伙膳房,早早熬好了一碗莲子腊八粥。你先垫一下肚子,免得饿坏了。”
  狄儿将篮子内的一罐温热的腊八粥,端了出来。
  “娘子想的周到!”
  楚天秀笑着接过来,喝了几大口,腹内顿时暖融融的。
  李虞上前帮楚天秀理了理衣冠,美眸中带着柔光,